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32.重回

之后的几天时间里,独身一个去皖北很多地方逛了一圈,将自己的情绪隐藏在最深处,仿佛前些天的7事情就像是一场梦,梦醒之后,变什么都没有了。

经历了一系列的事情之后,我意识到自己得加快节奏了,要不然可能会出现预料之外的事情,更重要的是,我打心眼里对那些秘密有着好奇心,而且还关乎自己的问题,之后,便快速的赶了回去。

当我再次见到黄奕他们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将近有一个月。见到他们之后,我第一时间将之前飞机上的事情简略的说了一下,带着肢体语言,包括我的猜想。几乎所有的内容都说了,包括之前隐藏的东西。其实本来打算我是不说的,但是发现如果有些人物不说,这些事情根本不能联系到一起。

听完之后,他们一阵唏嘘,认为自己在看一场电影,同时也为我的遭遇难过。我很少被人安慰过,一时间自己的情感也很丰富。只不过由于自己经历多了,到也没有什么外在的变化。

向洛还是一副嘻嘻哈哈的样子,仿佛什么事都和她没有关系。黄奕很认真的听完了我的叙述之后,便躺在沙发上陷入了沉思,可能是被我的叙述吸引了,自己要是当一个编剧怕是能行。

我在一旁偷偷的观察着她,原本显白的皮肤现在被太阳晒的有点黑,脸部也让西北的风沙变得粗糙了不少,一双大眼睛还是迷人。不过仔细看看,到比以前显得更加成熟了,而且以前的神秘感也被隐藏在深处,不仔细看不出来。

我打断了他的沉思,小声问“离开的一个月你们干嘛呢?有没有想本公主呢?”

他告诉我带着小丫头一个月整个就是吃吃喝喝,还特地夸了西北说,这里吃到了很多内地没有吃过的东西,而且乌鲁木齐也和别的市不太一样。

我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又继续调侃到“另一个问题呢?”

“什么问题?”

我连一个眼神都懒得给他。

“哼”

黄奕回答说,“喔,我想你干嘛啊,这里有吃有喝,怎么会想你”

我坐在沙发上的身体一僵,只是一瞬间,“哦,我就知道。”

我心里微微汗颜,心里有一种想把莫名冲动,这家伙是故意的吧?骗骗本姑娘能死吗?

黄奕转过身来,眯了眯眼睛:“嗯吧,你还是自知之明的。”

我转过头去,不在言语。

黄奕像是玩够了,挠挠头一笑,解释道:“这是当初你自己不让我去的,现在反而怨起了我来。再说,不是什么事都难不倒我家的傻婷婷嘛?”

呸,你家?怎么变成你家了,我听了心情瞬间爆棚。不过黄奕说的挺有道理的,一瞬间也没有什么话好说。

黄奕像是明白了我的窘境,继续说“不过这几天也有很多的发现的”

就你们会有什么发现,我在心里鄙视他们,不过表面上还是接了他的话。

“嗯?什么”

正说着,向洛走了过来,他走到我后面,两只小手搭在我的肩膀上,笑嘻嘻的和我说,前几天她和黄奕一起去了之前我说的乌鲁木齐疗养院,结果到哪里什么都没有。

“什么都没有?”我并不知道这说的什么意思,继而惊讶,“怎么可能。”

“要不是黄毅说姐姐说的没错,我们才不会去哪里呢”向洛朝我眨眨眼睛,又看看了黄奕,接着说“黄奕,你是不是喜欢沙姐姐啊,要不然……”

向洛的话没有说完,后面的意思自然显而易见,我在心里也有点期待这个答案。

没想到黄奕视而不见刚才向洛说的话。

“我们去了你说的那个地方之后,周围什么都没有。后来,又仔细找了找周围的线索,也是什么都没有,而且看周围的环境,也不像有什么破坏的样子。”黄奕喝了口水,“所以我们就在想,是不是你去的不是这个地方。”

“周围有水库吗?”

一旁的向洛撇了撇小嘴。

“有”

我告诉他们俩“不可能啊”

同时心里也十分的惊异,倘若不是这样的话,那又该怎么解释。

“有没有可能是当时司机的问题,导致你去的地方根本不是那个地方”黄奕在一旁说,“在布置一个那样的房屋也不是没有可能”

黄奕说的观点很有道理,就我们目前了解的信息,已经我之前在疗养院里的真实感受,都觉得幕后的人不一般,有这种操作也有可能。

但是,从另一点来说,也着实说不通。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我得到的那些东西,只是对我的猜想有了影响,并没有其他的作用,为了短暂的迷惑一会,弄这么大的规模,着实是不合理。

当然,就目前而言,这可能是最好的推理了。

想到这,就不在多想了,我已经明白了有些谜团怎么想都没有用,想多了还头疼。

“你们之后有什么打算”我问他们两。

他们的回答没有出乎我的意料,我告诉他们,我们两天后出发,而在这两天时间里,我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甚至是能让我提前得知一些东西。

晚上的时候,向洛提议我们一起出去吃个饭,我本来就已经很累了,但是也不好拒绝,黄奕那人肯定不会多说什么。

就这样,我们一行三个人又出去吃了一顿饭,这次到没有当初的尴尬,一顿饭有吃有笑,时不时的说出几句笑话,逗得我们也是大笑三声。

……

此时。

在某个不知名的地方,两个老人正不知道谈些什么。

这两个人眉角间和沙婷婷很是相似,特别是其中一个老人,有种莫名的熟悉。

如果此时有人在这里的话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这两个人对于我来说太过于熟悉,而其中的一个人甚至在某个地方我还见过。

“呵呵,怎么还没死”其中一个老人说。

“呦哩,你不死我怎么会死。不过那女娃子怕是看出了什么了。”

话音一落,便没有了声音,似乎一切都为发生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