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29.沙家

养父后来说的事情和我先前了解的几乎没有什么区别,我摆出了一副很无聊的样子,他看到后,像是明白了什么,随即话题一转,竟说起了三大家族的事情。我不知道他说的这个话题是什么意思,只好慢慢听下去。

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是一个处处是机会的时间点,当时京城势力错综复杂,各种小鱼小虾在一个大染缸里,摸爬滚打,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的日子也是时常的发生。

而在这种背景下,当时的京城又有三大家族凌驾于这些小虾米之上,俨然是一副鲨鱼的嘴脸。他们分别是李家,张家和沙家,形成三足鼎立的局势。

三大家族最有实力的莫过于李家,老爷子虽然已经高位子上退了下来,可是名望反倒是略微上涨,其身下的三个孩子在政界都有着不小名气,特别是其二儿子,李杰南,地位很高,甚至隐约有超过老爷子的势头,这可是让李老头子甚是欣慰,与同一辈老人聊天的时候傲气也多了几分。

相比于李家,张家也是一个深不可测的的家族。与李家不一样的是,张家的人一直都是在商道上,涉及了地产等一系列的行业。自古有人说,商人怕当官的,所以在外界看来,李家要稳稳的胜过一头。可是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这两家伯仲之间。

至于三大家族之一的沙家,那就显得十分神秘了。和其他两家不同的是,沙家是在几十年前来到京城的,可是手段却是惊为天人,小鱼吃大鱼,最终在众多不入流的家族中脱颖而出,成为一流家族。所以说,虽然沙家没有张,李两家背景深厚,但也是一个不容小觑的家族。

说起沙家的崛起的那就不能不提一个人——沙景义。

沙家是一个中国南方的一个的家族,祖上是清朝的状元,到现在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了,但是一直没有什么大动作,一直到沙景义的出现。

沙家子弟三人,老大景洪,老二景胜和老三景义。

老大和老二都是读书人士,虽然说那个年代读书人士的地位不高,但也是是一个入流的身份。

况且状元世家的沙家一向以“文可治国平天下”的理念,对文人墨客一些是乐言相待。早年沙老爷子就开过几次茶道会,五湖四海的文人都有参加过。

按照古代的传统,沙老爷子自然是对两人爱不绝口,早早地就把接班人交给了景洪。老二也是表现得恭恭敬敬,明面上没有一点违背的意思。

而老三景义并不是一个文人,相反还是一个实打实的混青帮的人。明面上说的是青帮,其实背后也就是黑社会。年纪轻轻就在南部的黑社会里混的风声水起。

不过哪怕是混的再好,在老爷子眼里也是不入流的存在。老爷子每每提到老三的时候,总是生气,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也就是因为这个,老三也几乎除了逢年过节回来,其他时候根本找不到身影。

几年后,沙老爷子寿终正寝。

沙老爷子死后,按理来说老大景洪理所当然的成为家主。可是没过多久,老二景胜的獠牙就暴露了出来,暗中收买了七八成当时家里地位高的人。

本来是一场冷战即将开始,没想到是几个月之后,老大景洪因为涉嫌故人杀人被逮捕,同年,老二因车祸去世,嫌疑人也当场去世。

就这样,老三景义开始逐渐显露在外人的视角里。一开始,背地里还有不少人说,老大,老二的死和老三有关。可是随着沙家的崛起,那代人死都死了,活着的也过得不顺,这件事也逐渐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渐渐淡出人们的视角。

沙老爷子也不会想到,他圆圆满满的撒手不管,到最后尽然变成他最不想见到的样子。至于那两个人,恐怕也只有在阴间才能申冤了。

不过就算是沙老爷子在天有灵,也算是欣慰了。

自从沙景义站稳脚跟之后,黑面和白面一起发展,雷厉风行,很快就成为了当时南部最大的势力之一。

但是沙景义为什么北上?他自己没说,别人也不敢问。

当时很多人推测说是为了他的妻子,都说自古英雄过不了美人关,倒也不是没有道理。沙景义的妻子很是神秘,外面没有一点和她有关的资料,唯一知道的就是她是来之北边。

沙景义去了北边之后,也是屡屡受挫。毕竟北方不必南方,天子脚下,况且沙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跟黑道的有很大的关系,想发展自然不易。

没想到的是,几年后,沙家已经成为了和张家,李家并驾齐驱的家族。虽然说和景义个人手段脱不开关系,可是在京城的大染缸里,一个人就算有通天本领也不能改变什么,所以外界一直盛传沙家是有贵人相助。不过不管怎么样,沙家成为三大家族之一是铁板上钉钉,不可能改变的一件事了。

唯一可能有遗憾的事,便是景义门下只有一千金,名为沙宛央。宛央出自——《诗经·秦风·蒹葭》中的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寓意是人中龙凤,温婉和顺,落落大方之义。

这名字到和她的身世一样,一出生便是人中龙凤。也只有像沙景义那种人,才能给女儿娶这样的名字。不过想来一个靠沙景义一个人拼出来的家族最后还是要拱手相让,倒也不免让人心生遗憾。

后来沙家的人在政商两界都是颇有名气,在当时的京城也称得上是也稳稳坐住一流的家族。即便是在沙宛央的带领下,沙家也是一直没有落后,可谓是巾帼不让须眉。

不过这最近这些年沙家像是过得不太好,一来是面临着后继无人的局面,二来是沙宛央毕竟也老了。

“阿弥陀佛,世事难料”

我听完之后,这次情绪倒是没有什么办法。没有想到我的母亲竟然是那样一个人,我一直想要成为的那种人,我不傻,我自然明白她们不来认我的原因,自然不会有什么抱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