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12.夜间的悸动

可是想归想,真正的做起来又是另一件事。出院后的第一件事是我们一行三个人出去吃了一顿大餐。我一向对吃的不是太敏感,但一想着自己确实麻烦了他们两个,也就大方的说自己买单。

吃饭还是次要的,最主要的是我把最近发生的事和其中的一些猜想告诉了他们俩,但记忆丢失这件事并没有在叙述中。

我边说边观察着他们的表情,向洛似乎对这些东西很感兴趣,时不时的打断我的话,而一旁的黄奕手里拿着筷子,一副不在乎的样子。

“姐姐,我感觉我听着好像是悬疑大片啊”向洛边吃边聊,“你们可不能丢下我一个人”

向洛又继续说,“那么照姐姐的分析,现在暗中有两股势力,一个是帮我们的,一个是坏人咯,不过我相信叔叔肯定是好人啦。”

我点了点头,笑了笑,似乎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笑过了。向洛口中的叔叔就是我的大舅,这和我的想法不谋而合。

“傻婷婷,你为什么一定要去塔克拉玛干沙漠?”一直在吃饭的黄奕抬起来头,看着我。

这家伙,明明是扮猪吃老虎。我刚才和他们说的都是我之前的猜想,但唯独没说的就是去塔克拉玛干沙漠的原因,我难不成告诉他,在那里可能能找到我的记忆?不知道为什么,每每谈到记忆这个问题,我就说不下去,也许这个只能成为我心中的梦魇。

一旁的向洛也是看着我,露出不解的神情。

“你为什么要去?”我反问。

向洛立马回答我,“因为探险呗”。

我看了下黄奕,欲言又止。随即慌忙的跟话“对啊,因为探险,年轻啊,我就想去玩玩,怎么了,黄公子,不敢了?”

如果黄奕要是在问起来,我就真不知道怎么说了。

他似乎已经看出来了我不想说,顺着我给的台阶“who怕who啊!本公子从来就没怕过什么”

向洛看我们这样,开心的站了起来,举了举手中的果汁,“干杯,干杯”

我和黄奕同时起身,互相举起酒杯。

“以后我们就是一个团队了”黄奕说。

我真的没有想到黄奕会开口说这句话,一时间竟然忘了怎么接话。只能跟着向洛的后面说着“好啊,好啊。”

三只酒杯又再一次碰到了一起。这场酒桌子上,我和黄奕各怀着鬼胎。只有向洛一个人单纯的认为这次旅行只是一次探险。我和黄奕都能看出来,这明明是一个局,而且深不可测,可能一个小失误都会身败名裂。我因为记忆的原因,必需要去破局,而黄奕呢?

我抬头看看他,正巧看到他也在看我,双目对视,一笑而过。也许我和他此刻都在想着对方为什么要去。顿时就觉得我和他是同一类人,在最青春的时光里选择最难走的路,而且毫无退路可言。

我们两个都是很想像向洛那样,做一个单纯的人,只是偏偏命运不待。

喝了很多,我感到了肚子的饱感。饭局的后半段,我和黄奕都很少说话,向洛倒是变得很开心,一直在和我们说他以前在大学的故事,被谁谁谁追过,爱过谁谁,我时不时的插插话,黄奕倒是好,只顾着吃,一句话也不说。

走在回去路上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向洛走在前面,我和黄奕在后面走着。

他突然问我,“你说那老不死的会不会根本和这件事没有关系”

感情他后来一直在思考着之前我说的事,怪不得一直不说话。我笑笑了,和他说“不管我大舅扮演什么角色,这场局已经开始了,我身后有两个人在博弈,虽然我不知道他们的目的,但至少在落幕的时候,我们能知道真相,而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跟着线索,照顾好自己,一起走下去。”

他听了之后点了点头,表情有点奇怪。

“对了,我们是一个团队嘛”我意识到我刚才的话有些歧义,慌忙的补充,“哦,我想起一件事,或许,我们有机会可以提前知道线索”

我走过去,在黄奕的耳边轻轻的把我之前的计划告诉了他。看起来这个姿势,有点像小情侣一样。

瞬间气氛就变得尴尬了起来。

“额……刚才……刚才……我只是想告诉你我的计划而已”刚才可能脑中风了,立马转移话题“感觉怎么样?”

“怎么样?挺好的啊,一切都挺好”

我一时间觉得他这话有问题,慌忙开口“啊,你这什么意思啊”

“什么什么意思啊,挺好啊”他看着我,装着一脸茫然的样子。

……

走在前面的向洛已经不见了踪影。我和黄奕又开了几个玩笑,每次都是我以失败告终。

“下次小心点”黄奕突然收起之前的玩笑,变得严肃了起来,盯着我的眼睛和我说,“毕竟我们是一个team,有什么事也要一起承担”

天色已经深了起来,巷道里静悄悄的,隔壁大厦霓虹灯的尾脚正好散落在这里,似现实又似梦幻,我和他就这样双目对视,透过他深邃的眼眸,仿佛能看见此间少年奋力抵抗生活的样子,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喜欢上了这种单纯的感觉,因为太像了,我和他太像了。相似也许是上天赐给我们最好的礼物吧。

我回过神,将目光从他的眼眸里移出,转向远处大厦刺眼的光亮。胸腔里的心跳动的声音,在这静谧的巷子里,听的很清楚。

“嗯,”我默认了他的话语,向前走。

他跟着我的脚步,巷子里还是静悄悄的,彼此有节奏的脚步听的很清楚,甚至连微弱的呼吸声也能听见。

一直到回宾馆,彼此都没有说过话。相遇的情景好像就在昨天,一开始我觉得他放荡不羁,后来才慢慢的觉得其实他是一个心特别细,特别会关心人的一个男孩。之前,我以后之后的时光都会生活在尔虞我诈之中,没有想到,这一晚上的懵懂,让我对未来的生活也有了一点点的期待。

推开房间门的之后,我找到我之前保存下来的文字,那些文件在衣服的隔层了,如果不是有人仔细观察,是不可能被发现的。我确定一下,没有人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