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10.死局逃生

一时间也没有想到什么到底是为什么,反倒是已经走到了尽头。楼梯的尽头是一个小屋子,说是小屋子其实也不小,就是设施有点简陋,里面除了一个储物柜什么都没有。

这和我刚进来的时候想的差别很大,在我的脑海里这下面应该是一个巨大的实验室。

储物柜里面零散的放了许多的文件,由于手机刚才的电量已经不多了,所以只能选择把所有的东西折在一起,放在贴身的位置,准备出去后在看。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我觉得这地方还是不对劲,又仔细看了看,没有任何的不同,但是隐约之间觉得这里应该不止这些。

如果这里真的按照沙桂疗养院建造的,那按照大舅的图纸来看,下面应该是一个实验室,但是现在就一个房间,很不合理。

那个实验室在哪里?思考这个问题没有答案后,绕着这个房间转了一圈,因为之前二楼的原因,着重看了四周有没有暗门,隐藏的机关,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

那就只能暴力破解了,就像以前破解单机游戏一样。

如果说有什么东西的话,那就在墙后面。敲了敲墙面,没有空洞的声音。同时心里暗暗骂自己蠢,就算后面是空的,凭借砖的厚度,我也敲不响啊。我仔细的想了下,如果后面有空间,那就是有一个可以解开的谜团的钥匙,如果没有,那四周也是泥,没有什么其他的危险。

想罢,我去把刚才的储物柜的门合上拿了起来,不是很重,一时间心里也没底,不知道能不能打一个洞出来。

小房子里十分安静,储物柜击打墙面的声音格外的刺耳,听着非常难受。随着声音的慢慢的变化,我意识到,可能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

“彭~”

“噗~”

一声巨响,整个墙体全部倒塌。也不能说墙体,反到给我的感觉是我面前的墙是一块有机玻璃。只是,却没有任何的思考空间,因为随着墙体的倒塌,河水瞬间涌入房间里。

人在那种紧急的时刻几乎没有任何的反应空间,拼命地想喊救命,可是河水瞬间已经灌入了口腔,连声音也发不出来。

接踵而至的就是大脑极度缺氧,易产生幻觉,整个身体被汹涌的河水卷起来,像更深处卷去。

这几乎是一个必死局。几秒钟过后意识就开始模糊不清,此时的“我”应该说不能是“我”,只是一个单纯的意识体。接着就是各种记忆涌入脑海里,人们常说,人死之前,会像过电影一样把一生经历的记忆回放一遍。难道这就是吗?

后来就再也没有了意识,本能的感觉到河水的冰冷,以及死亡的恐惧。

…………

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里。浑身插满了各种管子,全身酸痛,一丝的力气也没有。

“我没死?”一种死后逃生的喜悦油然而生。

“姐姐,你终于醒了啊,你都昏迷三天了”

向洛的声音传来,我才注意到我此时所处的位置,一间单人病房,设施不错。向洛站在我旁边,一双大眼睛看着我。而在另一旁,黄奕的用手放在床榻上,脸放在上面,一副睡觉的样子,从我的角度看上去,挺萌的。

我一直没有仔细观察过黄奕。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相貌,带着一点点调皮,调皮中又藏着坚毅,除了他经常嘲讽我之外,优点其实挺多的。我看人挺准的,这类人一般都会有着不同的经历,我开始对他过去的经历感到兴趣。像我这样的女孩,一旦对某种事物有兴趣,那一定会深深的挖下去。

可能是向洛的声音吵到了他,一旁睡觉的黄奕揉了揉眼。我以为他会嘲讽我。

“傻婷婷,你可真厉害啊,一个人也会去探险了,你知道有多危险吗?”黄奕的声音说的很大,但语句里藏不住的关心。他的神色看起来很疲惫,应该是最近几天很累。

我很想和他解释清楚,只不过由于河水灌入口腔的原因,不能发声,几天之后才能说话。

“你吼什么啊!你没看姐姐需要休息嘛。”向洛满脸不爽的说。

黄奕也是不输气势:“我怎么了,说说不行啊”

他们两斗嘴的样子,有点好笑。原本冷清的房间,也变得欢声笑语了起来,一瞬间,我有点喜欢上这样的感觉,只是那些谜团压在心里,很重。

从他们的交谈中,我渐渐了解到我被河水卷起后发生的事,其中处处透露着神秘的色彩。

那天我走之后,黄奕陪着向洛逛了一整天的街。

“姐姐是不是去约会了啊?那么晚还没回来。”向洛坐在沙发上,翘着两只大长腿。他们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黄奕盯着她的大长腿,略微调侃道“向洛小姐,你知道吗?你现在是在玩火啊”

“哇哇哇,你没有大长腿你,你就欺负我。”向洛随手拿起沙发旁的枕头扔了过去,“你是不是喜欢姐姐,我说你们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哈”

说这话的时候,向洛的脸上闪现出一瞬间忧愁的神色。

“呦,郎才本公子倒是接受了”

滴滴滴~

就在黄奕还想着调戏的时候,他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你看你看,那小妞给我发短信了”一边说一半打开信息。向洛也探起了一个脑袋围了过来。

短信的内容很简单

“救命,速来”后面是一串地址。

之后就是黄奕带着向洛一路寻找,终于在一处河流找到了我。据当时她们说,找到我的时候,我还在河上面飘着,幸好下面是一个储物柜当成了悬浮物,不然我早就死翘翘了。

虽然他们两和我说的时候,语言都很平淡,但是,我还是能够感觉到其中的惊险,就和之前我在河水来临之前的感觉一模一样。

这件事也成为我心里一个警钟,自己还是需要时时刻刻保持警惕。也正是因为这件事,在后来无数次濒临死亡的时候,自己都保持了极度的冷静,一次一次死里逃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