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4.另一封信

“大舅家的房子是三间并排的瓦房,我因为心中有很多的问题想去了解,所以过来寻找大舅,只是没想到大舅已经离开近一个月了,留下黄奕在等我。通过简短的交流,我对黄奕有了一个简单的了解,表面上有点皮,但却是看不透的一个人”

透过昏白的灯光,我习惯每天晚上睡觉之前想一下一天发生的事。这几天发生的事有太多的疑点,却始终抓不住关键的问题。

案台上放着一封信,是黄奕交给我的。他说,找个地方一个人看。其实我根本不相信他的话,虽然没有证据,但总觉得他应该看过这封信了。

我从床上爬起来,走了几步,将桌子上的信拿了起来。希望这封信应该有我想知道的东西。

信封里面里面分别用三个黑色薄膜包裹着三样东西。

“咦……这里面放的东西真多了”

倒不是我惊奇,在没打开之前,我猜测里面顶多是一封信,信封丝毫没有凸出来的感觉。况且一般来说,信里面很少能装下这么多东西。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羊皮纸。因为年代久远,图上的的内容很多地方都已经模糊了,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咦~”

我又惊讶的叫了一声,因为在地图的右下角,有段话是人为加上去的,字迹非常潦草,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什么意思。

幸好本小姐以前写字的时候也别有特色,一眼就认出了上面大概是两个多位数的数字。是经度和纬度。我在百度上把这几个数字输进去那一刻,如果有旁人在的话,一定会看到我此时露出的表情。

定位是在塔克拉玛干沙漠。

…………

第二天。

“我说你这是什么意思,是想收买本小姐嘛?”看着桌上黑糊糊的东西,有点反胃,“正宗黑暗料理,炭炒西红柿”。

黄奕一边吃一遍说,口水都快要喷到菜里了“嘿嘿,刚才看菜园有两个西红柿”

说实话,我还是挺感动的,毕竟在我的记忆里还没有人照顾过我。但本小姐实在没有勇气吃这个,士可杀不可辱呐。

看我不吃饭,黄奕一边数落我,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一封信,说这是我大舅给他的。我问他里面有什么。他回答我说,里面有一张地图,是关于塔克拉玛干沙漠的,好像里面有什么东西。

我听了顿时有想发火的感觉,感情你没我大,反到教育起我了,本小姐还没发话呢。不过后来的话倒是引起了我的思考,本以为大舅是一个淳朴的人,可是这一系列的事看起来这明明就是一个局。

黄奕盯着手中的信,自言自语道:“你说那老家伙是什么意思,非要让我去这个鬼地方,要出了什么事,爷这下辈子该怎么办,是吧,小妞。”

“管谁叫小妞呢?叫姐,姐!懂不?”我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毕竟狗嘴长在狗身上,又问他关于大舅的这封信里的内容。

他让我自己看,我说什么也不肯。昨天刚来的时候黄奕就让我看这封信,还特地嘱咐我一个人看,如今他又那么轻易的让我看另一封信,总感觉有点不对。

黄奕看我坚持不看,也没有多说什么,把信又装回去之后,开始和我说这封信的内容。

信里面有两样东西,一个是和我一样的羊皮卷,里面是一张地图,他说他是学地理学的,对地图有敏感,一下子就认出那是塔克拉玛干沙漠。里面还有一封信,大概是说让他等我,然后把另一封信交给你。然后又说了一大堆废话。

又是羊皮卷,我有点纳闷,搁到现在,这恐怕也算是文物了吧。如果黄奕说的没错的话,那么那封羊皮卷应该肯定不一样,要不然要能一眼认出来,恐怕是见鬼了。

“嗯?你之前不是说是大舅打电话找你的嘛?”从他刚刚的叙事里,我还是发现了一点问题。

黄奕摇摇头,对我说道:“你大舅是给我打电话,可是没说什么事啊,来之后我发现了这封信才等你的,要不然本大爷早就回去了。”

我一听是这话,心里就翻了起来,虽然说他说的看似滴水不漏,但细想起来还是有很多问题。不过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想多了,自从昨晚来到这里,感觉自己就想的特别多,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我随手从包里拿出零食,吃了起来。没想到他看我吃,伸手就来抢,和他在房间里跑了许久,累了就把零食丢给他,内心深处还是向往这样的生活的,只是自从昨晚上看过那半封信的时候,塔克拉玛干沙漠,成为了我必去的地方。

我又丢了一块饼干给他,继而问他,你是怎么认识我大舅的,其实我挺好奇的,在我的心目里像大舅那样的人,怎么看也不会和他有交集。

“一不小心就认识了呗”

他不想多说,我也就没有在问。他倒是立马转移了话题,和我说,有兴趣去那个沙漠转转呗。

我刚想怎么开口和他提这件事,没想到他倒是先开了口。我想了想,一来是我一个大美女出去干嘛也不方便,二来是也没有人可以陪我一起去。虽然打心眼里我还是不放心他。我不知道他是不是说的真话,只好打趣了问他:“怎么?想约?”

“是啊,有美女陪伴,死也可以啊”

我白了他一眼,两人又聊了半天,不知不觉天也黑了,我一看该说的都说了,就起身告辞。

我回到三间房子的里面那一间,外面的天已经黑透了,各种小动物的声音充斥在房间里,给小莉发了个消息,大概的意思是我可能回公司的迟几天,她很快的回也就简单的敷衍了几句。

又拿着手机在网上看了一些关于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资料,没看多久,也就一觉睡了过去。

这一觉一直睡到中午,睡的也不太利索,脑子里都是最近发生的事。

醒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黄奕在收拾东西,其实这家伙也不是没什么用,说好了去那个地方,早早地就把我们的飞机票买好了,一看还是个有钱的主啊。

他问我有没有什么要带的,我指了指一旁的行李箱。姐靠一个行李箱走遍天下。

临走的时候,我把大舅留给我的信除了那封地图,其他的全部用塑料袋包裹起来,埋到一处做过记号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