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最糟的时光,遇见最懂得人

我开始慢慢地强迫自己去改变。事实上证明,二十岁的我,做出了一个最正确的选择。

唯有抗争,是最好的良药。抑郁症就是这样的。这是一种可怕的疾病,它能够吞噬人的精神和灵魂;但更为可怕的是,大多数的人,却根本不了解它,甚至去轻视它、蔑视它。那些开朗的人们,指责抑郁症的病人们只是自卑、懦弱、胆小、无知而已。他们认为抑郁症和“偶尔的抑郁”是同一回事,他们根本无法相信,会有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情绪疾病剥夺了那么多人的生命。

我开始变得像大一一样,充分了解抑郁症的病因,以及治愈的方法。其实很多抑郁症都不算是真正活着的。因为他们跟世界,其实没有什么链接。像罩在一个玻璃罩里生活。我寻求主动打破这个境况,开始注重交际。

我开始在网上交朋友,慢慢地寻求抚慰心灵的途径。随后的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大我很多岁的姐姐。网络的好处就在于可以毫无顾忌的聊天,我开始把我的情绪一股脑的说出来,把我大学所有的经历告诉她,那时候的我,就像卖火柴的小女孩,寻求别人的依靠。

很庆幸,姐姐听完了我所有的话。并告诉我,我的文字里充满了悲伤。她开始和我一起思考,为什么我会变成这样。

她告诉我,人是群居动物,注定了她的特质是交流与合作。一味的封闭自我,只会造成更大的心理扭曲。我开始意识到,过去的几年里,我所想要的生活,其实造就了这样一个现状。

灵魂一直都在一个圈子里,排排徊徊。没有丝毫可以休息的地方,在精致的人也会变成魔鬼。

在后来的时光里,姐姐告诉了我很多关于她的事,让我在越跑越远的生命里不断的悬崖勒马。

姐姐出生的时候,就被送给了别人。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记事的时候又被送回了自己的家里。在她的印象里,那也不是她的家,没有安全感,二年级的时候,她偷偷藏了很多的药。她告诉我,上学的时候也想过自杀,觉得全世界就我一个不好。死亡就可以不必考虑那么多,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些念头就再也没有过。

二十岁的时候,我才渐渐知道,每个人的背后都有着自己的故事,那些所有的伤痛就像一阵风,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一味的追求风的轨迹,那该多么的缥缈。

她还告诉了我一个故事。她与他的故事。

几十年前,姐姐第一次遇见了他。

那时候的他才十几岁,衣服上有着很多的补丁。不幸却一次一次的降临到那个男孩的身上。

盛夏那夜,放学玩耍之后的他踩着青蛙的叫声,一步跳十步的回到家里。大门没关,堂屋的门虚掩着,男孩轻轻的推开,门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一股肃然的冷清铺面而来,似乎这里已经很荒废很久很久了。

一开门,整屋的黑暗。男孩很熟悉的在黑暗中摸索着前进,找到灯的开关。

灯亮了,可是想象中的光明却没有到来。男孩的瞳孔慢慢的放大,脸色开始变得苍白,想奋力的呼喊却已经失声,皮肤上因供血不足而显得青筋暴起。

在他面前的墙上,透过灯光的折射,一个奇怪的影子在墙上一动不动,他似一个酒鬼醉倒的场面,又像是其他。

“爸!爸!爸!”

哭泣的嗓音响彻整个村庄,惊的熟睡的儿童做起了噩梦,惊的做过亏心事的人身体颤抖,片刻时间,整个村庄已经变得灯火通明。

此时的男孩意识已经模糊起来,躺在地上的人正是他的父亲。他以一个很奇怪的姿势躺在地上,板凳在他的身上,像一座山,压着他喘不过气来。就在几个小时前,甚至几十分钟前,他的父亲或许就坐在这个凳子上,手里揣着没有烟料的旱烟,吧唧唧的吹着。

第二天,他的母亲慌忙的从外婆家赶了回来,拿到手的只有一个死亡证明,突发脑梗塞。

“妈,爸是不是不见了?”男孩想起了爸爸告诉他的,要做一个男子汉,在充满刺鼻药水味的医院里强忍着泪水。

话一说出口,男孩母亲手抬起又放下,忍不住的颤抖。男孩没有得到回答,有的只有撕心裂肺的哭声。

上帝关闭了一扇窗户之后,肯定会在另一侧打开一扇窗户。只是,那扇窗户,却开在悬崖边上。

二十八天后,男孩的母亲忍不住生活的压力,在家服农药自杀。这一次和上次惊奇的相似,也是在晚上,也是灯光照射,也是家家灯火通明。

这一次男孩没有上次的情形,一个人静静地站在母亲身边,脸色没有任何的表情,心死哀过于身死。

后来,男孩的二哥帮他养大。男孩的二哥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家里还有两个孩子,农村生活本来就拮据,但还是努力供养男孩上了高中。

男孩也没有想象中的那样,还是照样的生活,除了变得有些沉默之外,其他的一切都好。在农忙的时候帮助他二哥做做家务,学习也没有落下,每每考试也都在全校前几名。

姐姐第一次见她的时候是高一,他们在一个班。

“后来呢?”

我开始用二十六键第一次向姐姐提问。我习惯于用二十六键,而不是九键,其原因是它可以很清楚的得到我想要的语句而不是用九键的时候它会出来很多东西,让本来想说的东西变了样,有很多的巧合,就来自于那一瞬间的错位,而那种巧合,往往会带来很多的麻烦。

她给我发了一个沉思的表情。

“晚了,睡觉吧,明天继续”

惊讶的是天已经黑了,我意识到,这是这一年我度过最快的一天,更是猜到姐姐说话的意义。我开始对姐姐的事情感到兴趣,这是我从来没有想过的。

其实抑郁症的治疗很简单,看你有没有运气遇到一个懂你的人。但是流行文学里有很多会美化这种心理状态,这样的三观非常可怜,毫无意义。

晚上睡觉的时候还在想,后面的故事如何。有些东西,就像一个引子,引着你走出阴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