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梦如南筏囚我终老,情如北笼困我终生

二十六岁年假的时候,去了北京。记忆中这是我第二次来到北京,第二次为了同一个人。

几天前,我收到一封四年前的邮件。内容是一个故事,一个四年前的故事。我按照邮件里留下的地址,匆匆而去。

在大学第一个与我有交集的人,是一个小一点的女孩。而人生的意外也是起于此,止于终老。

大二上学期,因为那时候热播的心理剧,我开始迷恋上心理学,慢慢地,我将这个上升为同等于爱好文学相同的高度。每个女孩的心里或多或少的都会对心理学有着莫名的期待,当然除了我之外,我学习它,单纯的想弄明白自己而已。

后来,我给自己取了一个网名。叫南筏。截取于“梦如南筏囚我终老”。梦之载我,如南筏载我。逐水浮沉,缠绵缥缈。到了老的连拐杖都拿不起的时候,梦想就会实现吧。

人世间啊,总有千般缘,万般巧合,让人相遇。

我开始用“南筏”,在校园BBS上面分享一些关于心里学的小案例。总觉得一些事需要去见证。

某一天,坐在深夜回学校的出租车里,手上的书在半途中就看完了,无意中看到手机屏幕突然亮了光。

“北笼申请加为好友”

她的网名成功吸引了我,她成了通讯录里为数不多的大学生之一。

我是一个不善言辞的人,不论在现实,还是在网络。那个时候,表情包开始流行,她每说一句话都会在下面附上几个表情包。每个人女生天生就对那些奇奇怪怪的图案感兴趣,又可能她是一个女生,同性别同年龄段会有相似的观点。我的聊天也从单纯的“嗯……哦……”,变成了后来简单的回答她的问题。

我开始了解她的故事。

北笼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在普通的农村女孩。她的在当年那个战乱的年代受过良好的教育,后来改革开放之后,在北方的某一个小山村当村长。奶奶性格慈祥和蔼,母亲也对她呵护有加,父亲严厉而又坚毅,还有两个对她很好的姑姑,这本来是一个很幸福的家庭,也算是半个书香门第。

可是,好景不长。北笼四岁的时候,他的父亲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开始变得不顾家,整日整日的酗酒,跟她母亲吵架而且时不时的会动手。世界不会有无缘无故的改变,一切都是因果,只是,刚记事的北笼却不会理解这句话。只知道,每次看他们吵架过后,都会一个人在黑漆漆的小房间里呆着。

之后的一年,两个对她好的姑姑也嫁到了远方,她奶奶因为不忍街坊邻里的唾骂愤愤离世。又过了一年,对她非常痛爱的爷爷也因为奶奶的去世而伤心离去。原本一家人转眼间就变得这个鬼样子。而事情还没有结束,没过几年,她爸爸,姑姑因为家里拆迁款的问题起了纠纷,打了官司,终日以泪洗面的的母亲最后不忍重负,毅然决然的离婚。

而那时候刚上小学没多久的北笼得知这个消息之后,眼神空洞,努力的尝试了许多办法,也毫无起色。

之后的小学时间里,北笼跟着他的父亲度过,或许是身边的人一个一个都离去,他的父亲也开始慢慢地转化,开始挣钱养家,只是身体越来越不好。为了照顾北笼,他给北笼找了一个后妈,只是后妈又怎么会照顾她,北笼和她时常吵架,时不时的摔门而出,开始慢慢地变成一个叛逆少女。

听到这,我打断了她的回忆。文字的魅力就在于他能够很快的表述清楚,却无法表达情感。

“姐姐,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一个坏人?”

她问我。

我心里非常不舒服,在我的面前,和我一起注视着手机的那位姑娘,我分明没有感到她的一丝坏意,反而是她的纯洁,天真吸引了我。甚至连文字都是用“坏人”这两个字,而不是其他。正当我犹豫怎么样回复的时候。

她的第二条的信息就来了。

“你不用说了,我知道我是坏人,都是因为我。”

这句话其实有很多的意思。第一句与其是自嘲,不如是在告诫我,不要去辩解。我甚至读出了更多的意思,在她的语言中,她没有说她父亲为什么变得那样,但在这句话中,我猜到了几分。我在犹豫要不要去问这个问题的时候,下一秒却果断放弃,因为在面对一个比我小,心智不成熟的人面前,我没有理由去问她让她如临冰渊的问题。

后来她就消失了,从我的生命中完全消失。我开始去找她,可能是为了故事的下半截。

她以前告诉我,她是我的学妹,在某某某系,后来我去找过的时候,她发现根本没有这个人。那个时候我的异常也让学院里很多人以为我谈恋爱了,天天往别的学院跑。我没有时间去辩解什么,还有更重要的事。

之后慢慢过了很长时间也没有她的消息,当时的兴趣也随着时间的推移丢失在长河里。那个时间,突然就下定了决心,不在去学心理学。太过于看透人心就会变得虚伪,与其这样,做一个傻傻的人又有什么不好呢?

让我更加坚定这个决心的放弃的心理学的是之后发生的一件事。

大概半年之后,微博上一位北京自杀少女的轰动了很长一段时间。他最两条微博分别是这样

“梦如南筏囚我终老,情如北笼困我终生”

“大家不必在意我的离开。拜拜啦。”

“她是北笼吗?”从那之后我不断地问自己,我感觉自己陷入了一个死循环,可能永远也走不出来了。

“或许是巧合吧”

后来,我只能用这句话去安慰我自己。我开始尝试去翻看她的微博,没有关于他的故事的东西。我该是庆幸呢,还是什么样,不知道。

从那一刻,我知道这个消息开始,就把所有的关于心理学的东西忘记,把当初在BBS的帖子一个个删了。这些东西不仅能救人,更能害人。

或许她就是,将她的故事告诉我,然后遇到冷冰冰的墙,在她本就是冰冷的心中,多添了一分。或许他不是,这就是一个故事,而且是一个未完结的故事,那个叛逆少女最终如何,谁也不知道。

…………

梦之载我,如南筏载我。逐水浮沉,缠绵缥缈。但现实中,纵情丝万缕,依旧求而不得。情之困我,如北笼囚我。一南一北,难望难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