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五百二十九章 婚礼前的剪影 上

禁婆的骨头散发出来的特殊香味,被人称为骨香,常人闻了只会觉得精神亢奋,但是对某些爬虫族生命来说,这却是一种极具诱惑力且十分容易上瘾的东西。

“爬虫族生命,塞尔北部有一个巨大的古代遗迹,里面似乎就生活着许多爬虫类生命。”对于红袍法师会的大本营,佐伊还是有所了解的。

“古代遗迹,古代遗迹……”夏洛克打开费伦风物志就查阅了起来。

上面有玩家记录了相关信息,这座古代遗迹是由红袍法师会掌控的,但是玩家只要交钱也能进去探险。

而就像佐伊说的那样,里面生活着大量的远古蜥人。

“看来这东西应该是他们为了探险遗迹准备的。”夏洛克有些失望的说道。

他一个竖琴手,没什么必要的话是不会选择去塞尔冒险的,这东西对他来说完全就是鸡肋了,拿去换钱都不一定有人买,还不如给他爆一本技能书来的实际。

清点完了手上的东西,接下来的时间里,他就安安心心的跟菲利达请教起了草药学。

最近一段时间各种事件接连发生,他又忙着提升自己的战斗力,生活技能方面的提升难免有所懈怠了。

尤其是炼药,这门手艺不像是烹饪一样,随时随地都能拿出来练一练,如果没有长时间的学习沉淀,水平是很难增长的。

菲利达是草药学方面的宗师,炼药上的造诣当然也不会低,大师水平还是有的,随便指点他一下都受益匪浅。

不仅是经验能力层面上的,更直观的还体现他在的炼药技能等级上。

两天时间从4级39%提升到了5级11%,拿高级材料硬堆的速度也就这样了。

等到第三天的夜晚,或许是福克斯的孕育过程终于要结束了,夏洛克那个状态栏下描述的妊娠反应已经严重到让他无法正常行动了。

挺着一个大肚子躺在床上,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祷待会的生产过程不会太难熬。

恶魔也是有性别的,福克斯应该不可能也不会愿意从他下面出来,据佐伊说是会从嘴里吐出来,想想还是有点小激动啊。

……

时间:夏潮10号,晚上10点,距离蕾依丽雅的婚礼还有8个小时。

对于很多人来说,这注定是一个难以入眠的夜晚。

人鱼皇城区的晨星宫,蕾依丽雅坐在花园的凉亭中,遥望着阿特拉斯城的夜空,不知道到想着什么。

嘴上哼着一首未知的童谣,脸上还时不时地会露出幸福的微笑,似乎对明天的婚礼充满了期待。

而同在皇城区,在另一处由海精灵使团暂居的行宫中,马兰提正一脸严肃的跟身前的一道虚影交谈着什么。

“海精灵中已经有人开始怀疑我的身份了!”

“放心,只要过了明天,你的身份也就不再重要了。”

“可是……”

……

时间:夏潮10号,晚上12点,距离蕾依丽雅的婚礼还有6个小时。

在南塔岛附近的海域上,数百条的海贼船正从四面八方悄悄的汇集了过来。

船上的海贼正在悄悄议论着,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这次出海的真正目的,只是单纯的认为是一次盛大的掠劫行动。

同在这一片海域附近的一座小岛上,一支精锐的海精灵军队正整装待发,军队的统帅在做着最后的动员。

“最近一段时间,我们接连收到族人被沙华鱼人杀害的消息,那群怪物甚至想要在半路截杀费尔迪南王子与蕾依丽雅公主。”

“这是**裸的挑衅,我们海精灵热爱和平,但并不代表我们畏惧战争,这么多年过去了,是时候为我们死去的兄弟姐妹报仇了。”

“报仇!”

“报仇!”

“报仇!”

……

时间:夏潮11号,大暑,凌晨2点,距离蕾依丽雅的婚礼还有4个小时。

在海之森的一艘沉船中,萨马加尔手里拿着一大叠资料,正向其余三人讲解着接下来的计划。

他要在这最隆重的场合上揭穿整个奴隶贸易链,并借此创造夺取海贼王宝藏的机会。

他现在唯一担心的是,没有传闻中的预言之子在,他迈向海贼王宝座的路上会不会出现不可抵抗的意外。

而在海之森的另一处地方,黑夜骑士海贼团的船长克尔一边摩挲着手腕上的黑宝石手链,一边认真听着船员们的报告。

“船长,我们已经准备好了,现在就出发吗?”一个身着暗红色礼服的男人走上前来问道。

“走!”

……

时间:夏潮11号,大暑,凌晨4点,距离蕾依丽雅的婚礼还有2个小时。

香克斯人生中第一次将自己白色衬衫的第一颗扣子扣了起来,然后拍了拍身下的蓝白色飞鱼说道:“坠星海最珍贵的宝藏,我来了。”

而此时,夏洛克也终于将憋了他五个多小时的凤凰蛋吐了出来,正一个劲的干呕。

真是的,看比克生孩子的时候挺轻松的,怎么到他这里就这么费劲了。

这可是五个小时啊,那颗鸵鸟蛋一样大小的东西就一点点的从他的胃里慢慢挤上来,那种由内而外的涨破感绝对不会比走下面轻松。

而更倒霉的是在这个恶魔状态下,他的痛感调整设置跟通讯器一样是处于禁用状态的,所以那种疼痛他是百分之一百的承受了下来。

“呕……”

“呕……”

“咔咔!”

“呕……”

在自己的一声声哀嚎中,夏洛克突然听到了一个不属于他的声音。

他一抬头就看见在那熊熊燃烧着的火焰之中,那颗火红色的凤凰蛋上已经出现了一条裂纹。

咔咔,咔咔的声音不断响起。

终于,伴随着一声戾鸣,一头巴掌大小的火红色小鸟就从里面钻了出来,那稀疏的毛羽耷拉在了一起,并不比她涅前好看多少。

福克斯似乎也不太喜欢以这种状态跟众人说话,双翅一挥,就变成了之前在夏洛克意识空间中展现的模样。

“佐伊,我感觉到你的身体似乎很虚弱,是出现了什么意外吗?”她说着就伸出了双手搭在了对方的肩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