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五百二十六章 佐伊的身世

幸运的是,那个维瑞姆奥尼并没有居住在海之森深处,夏洛克抱着佐伊飞了不到半个小时,金色小球就飞进了一艘小型沉船中,看来应该是找到目的地了。

他收起翅膀,往船体内部打量了一下,没有发现什么危险之后才小心翼翼的跟了进去。

虽然说是佐伊嘱托的,但是来到一个未知的地方,里面居住着一个未知的法师,他总归还是有点担心的。

因为还是黑夜,所以船只内部也是一片漆黑,只是在深处的一间船舱中隐隐有灯光亮着。

他刚走了几步,一个声音就从中传了出来。

“冒险者,你要是再这样拖拖拉拉的,万一佐伊死了,福克斯要找你麻烦我可是不会跟她解释的。”

能这么准确的说出佐伊和福克斯的名字,还知道佐伊目前的情况,应该就是他要找的那个人了。

夏洛克心中的警惕放下了的几分,就快步跑了进去。

打开房门,里面一个中年男人穿着一身白袍,正在摆弄着先一步飞进来的那个金色小球。

“长者,您好,佐伊的情况您有所了解吗,她在昏迷前让我来寻求您的帮助。”他尊敬的说道。

“把她放在床上吧?”男人皱了一下眉头说道:“还有别叫我长者,这个称呼总让我想起在莱瑟曼的日子。”

“抱歉。”

长者是莱瑟曼的平民专门用来称呼那些为女巫服务的维瑞姆奥尼的,尽管《女巫日记》中没有明言,但是从字里行间中都能感受的出来,作者显然就跟眼前的男人一样,不怎么喜欢这个称呼。

“我叫菲利达,如你所知,是一个维瑞姆奥尼。”男人介绍了一下自己。

然后就从身后那一个巨大的魔药柜中取出了一瓶红色的药剂,喂进了佐伊的嘴里。

“菲利达……,菲利达斯波尔?”夏洛克不确定的猜测到。

“哦?”

听到他说出了斯波尔这个姓氏,对方明显是惊讶了一下:“佐伊跟你提过我吗?”

“没有,不过我看过你写的《千种神奇草药及蕈类》。”夏洛克惊喜的说道:“里面关于蕈类生物的介绍真是太详细了,难道您真的去过幽暗地域吗?”

“哦,那本书啊,没想到外面还有流传。”菲利达不自觉的露出了一个微笑,谦虚的说道:“我确实跟着一个卓尔拜访过幽暗地域的蕈人一族,这些知识都是从它们口中得知的,我只不过是整理记录了一下,不值一提。”

说是不值一提,但是那个表情和突然和善起来的语气怎么都像是很受用的样子。

没有人不喜欢得到他人的认可和夸奖,而对于一个非战斗性npc来说,夸他们的书绝对比夸他们本人更加有效。

就刚才那两句话,夏洛克敢打包票,对方跟他的好感度至少提高了一个层次。

这好感度一上来,又有草药学这个共同话题和佐伊这个共同的朋友,两人马上就熟络了起来。

在不断的交流中,他也渐渐了解到了佐伊的身世和她身体这种异状的缘由。

大概是在十三年前,那时候阿戈拉隆和塞尔爆发了一场小规模的冲突,因为有名义上的停战协议存在,牧林法师和红袍法师作为各自国家的高端战力,就成为这场冲突的主角。

在斗争最激烈的时候,红袍法师们无意间,或者说他们声称是无意间释放出了一种可怕的瘟疫,直接将阿戈拉隆的边境城市格拉然达变成了一座死城,而且疫情还有进一步蔓延的可能。

在这危机关头,一个神秘法师出现了,他找到了当时名噪一时的魔药学家班森夫妇,还有正在躲避莱瑟曼女巫追杀的草药学家菲利达。

四人共同努力之下,只用了六天时间就研究出了解药,并且成功阻止了瘟疫的蔓延。

但是在研究的过程中,班森夫妇却不小心感染了瘟疫,神秘法师和菲利达竭力挽救却依旧阻止不了命运弄人。

班森夫妇双双殒命,他们还未出生的孩子,也就是当时还在娘胎里的佐伊却奇迹般的活了下来。

受到瘟疫的影响,佐伊从出生起就孱弱不堪,在三岁之前一直都是靠着魔药生存下去的。

直到他们遇到了凤凰福克斯,神秘法师用自己的自由为代价,让福克斯答应了他守护佐伊一生。

然后通过一个特殊的契约,佐伊总算拥有了一个正常人的人生。

“之后,我就把佐伊托付给了一个牧林法师,自己则前往费伦各地寻找能够彻底驱除对方体内病毒的办法。”

“十年不见了,没想到当年那个只会趴在我背上睡觉的小不点已经出落成这么漂亮的一个小姑娘了。”

菲利达看着床上的佐伊,神情中满是关切与愧疚。

“多谢您的夸奖。”一个虚弱的声音突然响起。

夏洛克一抬头就看见佐伊已经睁开了眼睛,有点哭笑不得的说道:“这种话你倒是一句也不放过。”

“嘻嘻,不知道还有没有下次,我当然不能轻易放过……”说着,佐伊的笑容就逐渐僵硬了下去,两团泪水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

毕竟只是一个十三岁的小孩,又怎么可能真的经受得住这么多的痛苦。

表现的越坚强,内心的悲伤也就越难以抚平。

夏洛克也是从小就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所以此时也大抵能理解对方的心情。

倒不是说对那两个素未谋面的人有多少感情,纯粹只是感怀自己的命运罢了,就像自己是被全世界抛弃了一样。

“哇,这么好看的小姑娘怎么在哭啊?”

“受不了了,漂亮的小姑娘哭起来也是这么好看。”

“可万一把脸哭花了,可就不再是全费伦第一美少女了。”

这种时候一般的劝导是没有用的,只会加剧对方心中的哀伤,反倒是赞美,效果会更好。

因为赞美总是让人愉悦的,即使是在伤心的时候,即使这赞美之词完全没什么技术含量。

“噗!”佐伊的眼泪刚刚流下就忍不住笑了起来,“才没有,人鱼公主就比我好看多了。”

“人鱼公主都多大年纪了,哪有我们伊伊可爱啊。”

“你的美貌就连淑妮见了都要羞愧的她的红发遮住面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