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四百八十章 魔鬼真容

终于到正题了吗,夏洛克笑着问道:“哦,代价是什么?”

“以我们俩的关系,谈代价多见外。”

“是吗,所以说你会送给我吗?”夏洛克说完又马上接到:“哦,对哦,你们是崇尚交易的,那么这样吧……”

“我拿我的手里剑跟你交换如何!”

话音刚落,一把巨大的黄金手里剑就虚架在了丽雅的脖子上。

“喂喂喂,这是干嘛,不会是想强抢吧。”半身人惊讶的叫喊道。

见没人站出来阻止,她的声音就更加委屈了,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眼眶中泪珠都已经在打转了。

见到这个画面,洛斯先一个动摇了,转身问道:“她真是魔鬼吗,不会搞错了吧。”

其余人小白脸还在犹豫之中,浮云和回风却是眉头紧锁,还在思考着刚才在队伍频道中收到的信息。

萨马加尔则是静静的站在一旁观察分析着这场戏剧性的变化。。

“什么魔鬼,我怎么会是魔鬼呢,我是丽雅啊。”半身人抽泣着辩解着。

“是不是,试试不就知道了!”夏洛克不准备再拖下去了。手臂一发力,黄金手里剑顺势就要划过这个半身人的头颅。

只是在这最后关头,一扇传送门却凭空出现,挡在了两者之间,黄金手里剑刺进门内,一股强大的吸力就将他连人带剑一起吸了进去。

众人还没从这剧变中反应过来,一种完全不同于之前语气的声音从丽雅口中发了出来:“哎呀,可惜了,这次还是少完成了一个指标。”

而此时,那个娇小的半身人早已经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有着一副深蓝色刺猬头的人类小孩。

白色的长衫搭配黑色的领带和短丝裙,腿上是粉白的象筒袜,标准的贵族小姐打扮。

或者说是标准的契约者打扮!

魔鬼可不像恶魔一样,顶着一副面目可憎的样子就敢跑到主物质位面大开杀戒。

他们为了收割灵魂,会作出许多伪装,包括自己的样貌和言行举止,一般来说,一副上流社会精英人士的打扮总是更能获得他人的好感与信任。

“那么,祝你们玩的愉快了,我等会再来收利息!”丽雅微笑着跟众人打着招呼。

然后一道传送门在她身后瞬间成型,在众人的攻击还没有赶到之前,整个人就已经退进了传送门中。

片刻之后,空间再次稳定下来。

“丽雅真的是一个魔鬼吗?”洛斯至今还是有点不太相信。

“这结果不是很明显了吗,相比之下,我们现在或许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面对了。”回风语气有点沉重的说道。

“嗯,夏洛克不知道被传送到哪里去了,该不会被那个女魔鬼抓去借种了吧?”

“回风大哥说的应该不是夏洛克。”小白脸在一旁拍了拍洛斯的肩膀,伸手指着火炉旁的地面说道:“而是这些铁链。”

当当当当……

此时,房间中的铁链已经开始晃动了起来,没过多久,一个个人人影就在这些铁链的缠绕之中缓缓显现。

是低阶魔鬼,链魔!

链魔(精英):等级42,生命值24561,技能链舞,胆怯凝视,再生,铁缚术

“几只精英怪而已,没什么……”洛斯毕竟没有蠢到家,话还没说完就联想到了他刚才在路上好奇的东西。

如果说这个房间的铁链会变成链魔的话,那房间外面,这整整一层的天花板上可是挂满了铁链的。

当——当——

不等他去查看,无数链条被拖动的声音就透过墙壁传了进来。

“守住这个房间!”回风法杖一挥,卷轴空间中的一道土墙术就甩到门口。

“银刃阁下,麻烦你拦截一下门外的链魔。”

“其余人,赶紧清完房间中的怪,然后配合npc堵门。”

“想一下有什么办法可以离开这里。”

“看能不能联系上夏洛克,问问他现在在哪儿?”

……

五个冒险者vs无数的链魔,只一瞬间,这战火就彻底被引燃了。

而被传送门强制传送走的夏洛克,此时的情况并不比众人好上多少。

他正身处于一个巨大的石室中,在中央空旷的广场上只有他一个人孤零零的站立着。

当然,他其实并不想站在这里,只是从他刚被传送到这片区域起,一道强力的禁锢术就将他死死的定在了原地。

他可以做出任何动作,变身,嗑药,换装备,唯独无法离开这两脚站立之地。

整个石室除了他之外,位于北边两百英尺开外的高台上,还有两个人影正在交流着什么。

或许是以为他听不见,又或者干脆就不怕他偷听,反正两人并没有刻意压低音量。

既然这样,夏洛克也就心安理得的偷听了起来。

“大人,这是最后一批了。”一个明显是沙华鱼人的npc恭敬的说道:“虽然按照约定,我们并没有必要提供额外的血食,但是我的主人不介意付出一些额外的帮助,为了我们之间的友谊。”

鱼人恭敬的话语却并没有赢得另外一个人影的尊重。

那个身着红袍的人影坐在巨大的石质王座上,一手握着一根通体血红的法杖,一手撑着自己歪倒的脑袋,全程闭着眼睛,一脸的不耐烦。

“说完了吗,说完了的话就带着你的那些手下赶紧滚!”红袍人平淡的语气中透露着一股不可违抗的霸气。

站在一旁的沙华鱼人听闻之后,脸上不敢露出丝毫不满,很自觉的就退了下去。

身着红袍,是红袍法师会的人吗?

这是夏洛克通过这个人的穿着唯一能联想到的组织,这个组织为了侵略赛尔周边的阿格拉隆和莱瑟曼,确实与深渊中的生物有过联系。

还有刚才那一层走廊两壁上的浮雕,也是以眼前这人为模板的吗?

“简,怎么样了,那群鱼人走了吗!”一个欢快的声音突然闯入了这空旷的石室。

夏洛克一抬头就看见一个不男不女的蓝毛坐在了那张石质王座的扶手上。

“那个爬虫还真以为献上了几颗魔力之源就能跟我们平起平坐了,真是可笑。”红袍人不屑的嗤笑了一声,然后又问起了蓝毛的情况。

(.laoqu123=老曲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