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四百一十五章 母子重聚

在一艘船上相处了七八天,夏洛克和这个女演员并没有多少交际,甚至连三句话都没有。

现在对方一反常态的将他叫了出去,而且是单独相处,就算这人长的再好看,他再饥渴,也无法忽视其中的违和感和诡异感。

当然,就算再疑惑,再违和,一个只能在虚拟世界中YY的女明星邀请你进她的房间,是个男人就无法拒绝。

毕竟脸可以不要,等级可以掉,这种能吹一辈子的牛逼可就过了这村没这店了。

辛蒂的房间格局与其余人并无多少不同,床,桌子,椅子,柜子,不同的是上面杂乱的摆满了各种玩偶和粉红色装饰品。

辛蒂引着夏洛克坐在了她的床上,然后就这样一句话不说,温柔的注视着他。

本来跟一个美女在她的房间中深情对视会是一件很有情趣的事,但是夏洛克总觉得对方的眼神那么奇怪呢,那里奇怪又说不上来。

最后他实在受不了这种略显诡异的气氛,率先开口问道:“辛蒂,找我有什么事吗?”

听到他开口,辛蒂的情绪也波动了起来,自责,遗憾,悲伤等等情绪瞬间涌上了心头,几滴泪珠顺着那苍白的脸颊就流了下来。

我去,不至于吧,夏洛克也不敢确定对方是真哭假哭,毕竟对方是一个演技很好的女演员,哭应该不是一件难事。

“这该不会是什么真人秀的节目吧。”他的脑洞已经遏制不住的打开了。

这种恶作剧式的节目他在贫民区的时候经常看到,那些有钱有势之人似乎格外喜欢玩弄他们这些穷人的感情,考验他们的人性。

甚至他童年的一个玩伴就是因为某个娱乐节目而三观扭曲,彻底丧失了自我。

对于他的猜测,辛蒂不置可否,反而进一步深情的说道:“你知道你的母亲是谁吗?”

夏洛克靠在床边的身躯猛地一震,在内三环,除了唐姐之外,他从来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过自己的身世,这个女明星是怎么知道他是孤儿的。

“你怎么知道的!”他严肃的声音中不免带上了一点激动。

“我当然知道。”辛蒂伸出手轻轻摩挲着身旁这个男孩的脸庞,这么多年了,没想到他已经长这么大了。

夏洛克没有拒绝对方情不自禁的举动,那双冰凉的小手在他脸上划过,他能感受到对方内心强烈的情感。

但是他快奔三的人了,辛蒂看年纪比他还要小上几分,就算加上保养和整容的原因也最多比他大4,5岁,怎么也不可能是那对抛弃他的男女吧。

难道是双胞胎姐姐或者同父异母的妹妹之类的设定,现在家族面临危机,需要他这个流落在外的男丁去继承亿万身家。这种设定一般最后是要去骨科的啊。

正当他脑洞已经不知道开到哪里去的时候,辛蒂上身一扑就抱了上来,将头靠在他的耳边抽噎着说道:“我的儿啊,我终于找到你了。”

“你怎么如此命苦……”

“露奎蒂亚小姐到底带你去了哪里……”

辛蒂的哀泣字字心酸,这母子见面,相拥而泣的场面催人泪下……

前提是,两人真的是母子!

听到这最后几句话,夏洛克已经知道自己面对的是谁的。

如果日记中的记录没有错的话,对方就是那第三个鬼魂了,而且特殊能力应该是类似幽魂的附身,附在辛蒂身上之后,不知道怎么就选择了他来完成这场寻亲记。

要说这个选择也真是巧了,要不是他正好是个孤儿,在听到母亲消息的时候下意识的带入到了自己身上,这场戏早就被拆穿了。

之前是没拆穿,现在他则是不敢拆穿了,这些鬼魂这么诡异,又无视所有攻击,现在还这么紧紧的抱着他,贸然反抗结果还真不好说。

不过他现在也没有反抗的必要啊,反正被附身的是辛蒂,趁着对方认错人的机会,套取情报才真的啊,不就是演戏吗,他也会的啊。

唯一的问题是叫一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女人母亲实在是太奇怪了,他开不了口。

“不好意思,这么多年我一个人流浪着……”

“没事的,我理解你的感受,一切都是我的错,要不是当年我被露奎蒂亚那个小"biaozi"给欺骗了,你也不会遭受这种苦难……”辛蒂说着就又有了要哭起来的迹象。

夏洛克出声打断了对方:“女士,能告诉我您的名字吗?还有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的儿,就算你说不出口也不要对我使用敬语,我叫玛德琳,叫我玛琳,可以吗?”

看着一个母亲这么卑微的请求着,本来只是想逢场作戏的夏洛克心中的某块地方也不免被触动了,那两个抛弃他的人是不是也有着这样那样的原因,如果他们突然出现他又会不会原谅呢。

“我是葛莱本镇的一个普通洗衣妇,在我怀孕的时候你的父亲病逝了。在此期间,葛莱本家的小姐露奎蒂亚是那么亲近的照顾着我,但就在你出生的那天,那个疯子竟然趁我不注意偷偷抢走了你。”

“你是我在这世上最后的牵挂了,没有你我该怎么继续活下去……呜呜——”

说完,玛德琳就靠在他的怀里低声哭泣起来,而他除了不断的安慰之外也没有再问其他问题。

就让对方享受一下这迟来而又短暂的亲情吧!

从现在得到的信息来看,这三个鬼魂应该都是类似幽魂般的存在,因为什么神秘力量的缘故变得有些与众不同。

但不变的是他们像幽魂一样都有着各自的执念,小女孩夏洛特的布娃娃,木匠贾克布的枉死,妇人玛德琳那被夺走的孩子。

想要让他们不再纠缠,唯一的办法就是解决他们的执念了,这种活夏洛克在日照的时候干过很多次,也算是找到点窍门了,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计划。

半小时后……

当然玛德琳在他的环抱中沉睡过去的时候,辛蒂的意识就终于重新获得了身体的掌控权,猛地就跳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