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四百一十二章 梦境还是真实

“你住在哪一个房间?”夏洛克想起来了,这个小女孩是跟他一起遇到海难的。

“23号房间……”小女孩似乎很高兴有人能够帮助她,微笑着说道。

船上似乎只有22个房间啊,算了,可能是他记错了吧。

“跟我来吧。”说完,他就带头往走廊深处走去,23号,应该是在最里面的房间了。

11,12……走过一个个血红色的数字

“你叫什么名字啊,小朋友!”

“我叫夏洛特……”

夏洛特啊,好熟悉的名字,我好像刚刚在哪里看过,诶,我叫什么名字啊,难道是失忆了吗。

来到走廊的尽头,房门上方赫然显示着23的数字。

好奇怪,明明是两边对称的房间布局,为什么在23号对面没有第24号房间。

“夏洛特啊,那我叫什么名字你知道啊。”他还是想不起来自己的名字。

“你啊,怎么连自己的名字都忘了。”

夏洛特推开了房门,然后回过头满脸幸福的抱住了他,将头埋在他的小腹上,亲昵的用脸摩擦了起来。

如此可爱的少女身躯怎么会这么寒冷,这毫无触感,仿佛幻觉般的拥抱竟让他冷的连自己的意识都快被冻结了。

“你呀……”少女抬起头露出一张天真的笑脸,接着上一句继续说道:“叫夏洛克,是我最喜欢的布娃娃,现在你该陪我睡觉了。”

他的视线缓缓转过,看到了房间内那张充满梦幻感的小床,还有上面放着的跟他一模一样的一个布娃娃。

我叫夏洛克吗?是夏洛特的布娃娃?

我是夏洛特的布娃娃……

我是夏洛特的布娃娃!

夏洛克感觉自己的意识正在缓缓消退着,毕竟一个布娃娃不需要什么意识,它只需要永远听主人的话就行。

可是他为什么会感到如此恐惧呢,这种感觉他经历过。

是在什么时候呢?不记得了。

他只知道他当时很害怕,害怕再也听不到老师的声音,再也吃不到十一号的炒饼,再也不能笑,不能哭,再也不能去冒险,去挥霍,再也无法去见证世间所有的奇迹与美丽。

对啊,他原来拥有这么多东西,怎么会是一个布娃娃呢?

他是老师收养的第一个孩子,是十一号的主人,是唐姐曾今最忠心的小弟,是木留希,艾高,布伊……这些人一起冒险过的伙伴!

……

他想起来了,他是夏洛克!

“不好意思了,小萝莉,我就不陪你玩过家家的游戏了!”夏洛克看着那张因心爱之物被夺走而变得疯狂扭曲的俏脸,依旧报以最和善的微笑。

“啊……”

随着一个震耳欲聋的哭声从少女口中响起,周围的景物也迅速消散了起来,直到化为一片虚无。

夏洛克的意识感到猛地一坠,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已经回到了他自己的房间中,他还保持着解读日记时的姿势,甚至右手还正准备翻页。

嗒嗒嗒的雨声还在下个不停,灯火熊熊燃烧着,凯伦也趴在床上满脸讥笑的打量着他。

“这是真实世界吗?”

听到这个出乎意料的问题,凯伦调笑的心思瞬间熄灭的下去,然后渐渐地,从所未有的认真了起来。

“不是!”

不是这个意思在通用语中只有一个单词,这个单词也只有一个音节,但是在这一个短短的连10分之一秒时间都不曾持续的音节中,夏洛克却听到了许多味道。

有怅然若失,有羡慕向往,有悲伤,更有无奈,这种语气他仿佛听过,从那个他新手村中结识的疯女孩还有他的魔偶口中。

只是他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味,凯伦就又恢复了他高傲的姿态接着说道:“那还能是哪里,梦还没醒啊!”

“我刚才真的只是在做梦吗?”夏洛克的注意力又回到了一开始的问题上。

他已经看到了玩家日志,上面的记录显示是一个名为灵魂迷雾的法术,跟他的心灵筑梦术有着相同的作用机制。

不同的是心灵筑梦术就算没有抵抗住,也不会受到真正的伤害,而灵魂迷雾显然就不是这样了,凯伦接下来的话也间接印证了他的猜测,

“差不多,只不过这个梦如果无法挣脱的话,你的结局就会跟梦中的一样。”

这话并非危言耸听,如果他是一个游戏中的NPC,最后法术判定失败的话,自我意识真的可能被磨灭,灵魂永生永世被囚禁在那个布娃娃里面。

往深了想还真是不寒而栗,双手不仅一抖就把手里的日记抛了出去。

这场遭遇的起因显然与他们白天遭遇到的那艘鬼船有关,因为这本日记中记录的那个到处找娃娃的小女孩,她的名字就是夏洛特。

如果那些鬼东西真的已经上了他们的雾行者号,那么遭遇这个剧情的人很可能不只他一个。

夏洛克弯腰捡起那本日记本,就准备出去召集船上的人们。

当他的手像梦中一样握住门把手的时候,一种莫名的恐惧就再次弥漫了上来,万一……

这一切才是梦!

“凯伦,你会不会觉得我是一个很懦弱的人!”这是他第一次真正叩问自己的内心。

从出生以来,无论是孤儿,贫民还是职业玩家,他一直处于一种弱势地位。

明面上他坦然接受了这种处境,但是心中却从来没有放下过对于强者的执念,所以他离开了养育他的老师,离开了带他入行的唐姐,甚至离开了三环。

物质上的强并不能满足他,在心灵上他同样不甘懦弱,所以他妄图用直面死亡来证明他的勇气与强大。

只是在一个明知不会死的游戏中证明自己不怕死本就是一个不可能成立的命题,而在之前遇到的尼克和这次遇到的夏洛特时,他的表现也证明了他就是怕死,而且怕的要死。

傻子不知道自己是傻子所以很快乐,而他现在就像是一个知道了自己是傻子的傻子,这种感觉很难受,难受到他无法独自承受

黑猫转过头,那双深邃的琥珀色眼眸就望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