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三百零六章 过往的经历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前言:这章主要讲述了主角之前的经历,与主线并无太大关联,不想看的书友可以跳过。

这捆红茜草品质不错……

这些月兰花竟然都长到深蓝色了……

卡偲树的汁液,味道还不错……

“老板,这湖芽叶能不能便宜点,我买10片,给我个八折呗。”夏洛克出口砍价道,这句台词他已经说过几十遍了,几乎都快成为他口头禅了。

只是就在他说完话的那一刻,摊位信息上的嫰绿色幼芽就突然消失了,他身边也没有其他玩家,只可能是摊主自己撤了下去。

“现在改价了,200金一片。”一个似乎有点熟悉的女声从摊位对面传了出来。

乖乖,价格直接翻了一番,夏洛克也是头一次见人这么卖东西的,他是长的有多像肥羊,还是说对方觉得他是弱智。

这湖芽叶虽然少见,但并不是什么非要不可的珍贵材料,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就准备继续逛下去,只是那张抬起的俏脸却让他不得不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两人隔着摊位对视了许久之后,夏洛克终于先开了口。

“好久不见,糖姐。”

“好久不见,夏洛克。”

接下来就是长时间的沉默,这么突然的遇到了这个人让夏洛克实在是有点措手不及,他曾今为两人再次相遇准备过很多台词,但是现在却一句也说不出口,早知道刚才就应该假装没认出来默默走开的。【△網WwW.】

似乎是听到了夏洛克的心声,摊位对面的女玩家露出一个了然的微笑,说道:“打完招呼之后,是不是就后悔了。”

夏洛克挠了挠头,尴尬的笑着说道:“没有,只是有点意外。”

“那你是意外竟然能见到我,还是意外竟然会见到我。”

“两者有什么差别吗?”

“差别就是你可以用50金一片或者要用200一片的价格来买我的湖芽叶。”

“100金一片就行。”

“是吗,5年前你走的时候不是说没人会跟钱过不去吗,还是说你觉得我们的关系连50金都不值。”

从一开始的咄咄逼人到后来的暗讽隐喻,夏洛克也知道对方还记着当年的事,只能露出一个苦笑说道:“唐姐,说话一定要这么冷酷吗?”

“就像一对恋人,分手之后一人茕茕孑立,另一人却幸福美满,你觉得前者会怎么看待后者。”

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没想到对方的性子还是如此,如此直接的一句话硬是让夏洛克一句话也接不下去。

这种尴尬的气氛又维持了将近一分钟,就当他组织好了措辞准备再次开口的时候,对方却先一步开口了。

“不过,看在你没给我丢脸的份上,我可以接受你的道歉。”

对于夏洛克来说,如果他这一生还有什么对不起的人的话,那就是眼前这个带他走进游戏圈的女人了。

从一个游戏小白到精英玩家,他最困难的五年是在对方的帮助下走过来的,只不过就像所有丰满了羽翼的雏鹰渴望翱翔一样,他为了自己的发展离开了对方所在的工作室。

对于工作室他可以说是仁至义尽,但是对于这个女人,他却始终心怀愧疚。

没想到时隔五年,两人会以这样的方式再次相遇,这一次,或许是他找回这个朋友的最后一次机会了。

“现在有空吗,带你去个地方。”夏洛克没有说什么对不起之类的虚话,情商向来不高的他更喜欢用行动说话。

“我还有一个小时的游戏时间!”

“足够了!”

拉着对方一路狂奔,离开阴暗的玩家集市,穿过拥挤的人潮,最终跑进了一家酒馆之中。

“杰克,厨房能借我用下吗?”

夏洛克呼喊着正在一旁调情的酒馆侍者,征得对方的同意之后就跑进厨房鼓捣起了自己最擅长的烧烤。

在商船上遇到牛肉汤的那次,他还保存着一些原料,不多,但是一两人份的烧烤还是足够的。

没有选取白熊肉,雨燕肉之类珍贵的食材,而是将一只铃稚鸡的皮肉内脏全部去掉,只留下一只鸡骨架。

他这次要烹制的就是那每个下线的晚上都要去来两串的东西—烤鸡架。

下雪的冬夜,只有一处灯亮的烧烤摊,两个搓着手的男女,那大概是他少数难以忘记的场景之一。

毫无疑问,当夏洛克拿着两串鸡架回来的时候,向来自称文艺女青年的女人完全抵挡不了这种回忆杀的力量。

“夏洛克,你知道当年我为什么总要拉着你跟我一起去吃烧烤吗?”

“这个问题我也很好奇?”

当时工作室中唐姐手底下也有许多人,夏洛克作为一个新人并不起眼,技术一般,长的一般,也不会说话,他一起很奇怪为什么对方要跟他一起去吃烧烤。

“因为你是唯一一个吃烧烤还跟我AA的人,我一直在想你这个小气鬼什么时候能请我吃一顿。”说到这里,她似乎也被自己的行为逗笑了,说道:“没想到这一顿我足足等了10年。”

额,夏洛克想过千般理由,甚至连对方喜欢自己这种自恋到爆的原因都想到了,没想到最后却是这么一个略显荒诞的结果。

在工作室中,唐姐的文青病是众所周知的,这样一个人竟然会纠结于一顿不到10快钱的烧烤,果然女文青的世界一般人理解不了。

不过无所谓了,对方的开怀一笑总算是解开了双方间的最后一点芥蒂,夏洛克也总算找到了两人当年相处时的感觉。

五年的感情并没有被时间消磨多少,甚至还多了一点久别重逢,他乡故知的感触,聊到当年的人与事更是犹如心有灵犀般的时而感怀,时而欣喜。

直到对方的下线时间到了,两人才结束了这次谈话。

“我先下线了,下次再聊,记得通过我的好友申请。”

夏洛克看着申请中显示的ID疑惑道:“唐令月,你以前ID不都叫堂堂唐家大小姐的吗?”

“呵!你觉得一个32岁的女人还能叫这种ID吗?”

伴随着这句略显无奈的自嘲,夏洛克身旁的座位就空了出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