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二百五十七章 本莎芭的教义

这次的获胜的另外两人,那个德鲁伊玩家叫鱼头,战士NPC的名字是乔纳森,三人商议了一下就平分了10万奖金。

这场庆典接下来就没什么意思了,而雨荨湖夏洛克也从鱼头那里打听到被淮河商盟包场了,看看时间他也就放弃了下水寻宝的打算。

麦哲这个NPC在表演交响乐的时候说了一声就匆匆离去了,所以回程的路上,他的伙伴就换成了鱼头和乔纳森。

“夏洛克,你的自然变身是什么生物啊,这种造型我还真没有见过。”

“是沼泽巨蛙,只是外形发生了一点变化。”

“我就猜是这个,乔纳森,你呢,看你那鳞片和角,你该不会有红龙血脉,可以变龙吧。”鱼头转头又问起了另一边埋头走路的NPC。

一个战士能够拥有这种变化的能力显然有什么独特之处,而任何一个走变身流的德鲁伊都不会放过接触高级变身的机会,就算是夏洛克,此刻也在一旁等待着对方的回答。

“确实是一种生物的血脉,不过不是红龙。”乔纳森随口说了一句就再次闭上了嘴巴。

他并不想在其他人面前暴露自己的能力,但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他实在是急需用钱。

眼下有了这3万多金币,无论是他还是他的妻儿,以后的生活应该都能够得到足够的改善了,甚至还可以供那小子去学习法术了,想到这里,乔纳森心中的担忧又稍稍缓解了一点。

只不过就像本莎芭的教义中所说的那样,你越担心厄运与不幸的降临,厄运与不幸就越会钟情于你。

正当鱼头还想更进一步询问的时候,夏洛克双耳一动就聆听到了一阵越来越接近的脚步声,一共有五个人,从路线上来看明显是冲他们而来,而从速度上更可以判断出来者不善。

心念一动,岚和花叶蒂就从星界中钻了出来,前者躲进了半空的绿叶中,后者则坐在了他的肩膀上,然后右手就一把握住了巨大风雷手里剑。

见到队友这异常的反应,其余两人也瞬间反应了过来,拿出了自己的武器。

不到五秒,一队五个玩家就拦在了他们前方,为首的一个盗贼直接表明了来意。

“喂,我们做个任务,要带这个NPC走,你们两个,识相的就走远一点。”语气倒不是很嚣张,但那股盛气凌人想来是霸道惯了。

夏洛克在这个游戏中也算的上树敌甚多了,现在只是这几只阿猫阿狗,还没被他放在心上。

他更在意的是这个乔纳森这NPC背后隐藏的剧情,如果能得到变身类的技能或者相关奖励,他可不介意自己多五个PK值。

鱼头的想法跟他差不多,站在乔纳森的身边就等着这NPC发话。

双方就这样僵持了一会,直到一个带着懊悔的叹息声响起。

“我已经放下了当年的仇恨,为什么还要来找我!”乔纳森的表情看不出悲伤还是幸福,只是平淡的说道。

“曾今的二十四卫是马克希安大人最信任的手下,特别是您,乔纳森,不,莱西斯大人,作为二十四卫的长官,马克希安大人希望你能继续为他统帅二十四卫。”这个盗贼对夏洛克两人的态度充满了傲慢,对于这个NPC,语气中却带着一丝谦卑。

“二十四卫,这已经是过去式了,而那个莱西斯,也随着二十四卫的解散而永远的死去了,现在只有乔纳森,一个普普通通的渔民。”

“这句话还是留给您当面跟马克希安大人说吧。”盗贼一遍恭敬的说道,一遍抽出了自己的短剑和匕首,然后一个转身就进入了潜行状态。

从对方抽出武器的那一刻,系统判定就正式生效了,也意味着这场战斗正式打响了,同时响起的还有岚的歌声。

只是屡试不爽的魅惑之声这次却没有起到它应有的效果。

对方队伍中的游吟诗人在听到声响的第一时间就吹奏起了手上的歌声之号。

歌声之号是遗忘国度中一种有着八孔的长笛,既然名字中带了一个号字,它与一般的长笛就存在着一丝细微的差别,它的音色除了长笛本身应有的悠扬之外,还多了一丝小号的嘹亮,特别适用于某些效果类法术,就比如眼前这个。

刺耳喧嚣:发出一段无序的噪音扰乱周围的环境,并在短时间内大幅度削弱敌人的听力判定。

系统提示:你收到刺耳喧嚣影响,体质判定失败,听力削弱50%,持续时间20秒。

刺耳喧嚣是游吟诗人的三阶声乐系法术,专门用于克制声波类法术,由歌声之号这种乐器吹奏出来,效果判定更加强大,不仅让夏洛克预谋已久的魅惑之声失去了作用,也极大的限制了他的听力。

好在对方并没有控制视野的技能,光只有听力削弱,影响并不是很大。

要说团战中游吟诗人和牧师谁更恶心,很多人都会觉得会治疗会召唤会复活的牧师更加麻烦,但是水平越高,游吟诗人的重要性也渐渐体现了出来。

不说各种不输于牧师的增益减益状态,其他各种效果的辅助法术也是层出不穷。

此刻面对跳跃而来的德鲁伊,这个诗人口吐一个音节,两个一模一样的幻影就从他体内分离了出来。

二阶瞬发法术,幻影重重,瞬间创造2个施法者的幻象。

这个伎俩对于其他玩家来说或许十分棘手,但是夏洛克不仅有着超过20的感知,更有着蛙眼的加持,幻象类法术想要迷惑到他升个十几级再说吧。

强化燕返的加持下,他几乎是一步就跳到了那个诗人的身后,手中的风雷手里剑趁势抹向那个本体的脖子。

-407!

高大400的伤害竟然没能秒了对方,夏洛克心中惊异,却也不敢再出手补刀,他听力受到的削弱实在太大了,完全感知不到那个盗贼的位置,要是贪这一个人头导致自己被控,那可就真是阴沟里翻船了。

另一边,再次变身的乔纳森已经和那个重甲战士打成了一团,鱼头也被那个散打宗的武僧缠住了,牧师居中策应,就只剩那个进入潜行的盗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