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二百一十三章 地穴遗迹

功夫不负有心人,一个多小时之后,随着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一个法师打扮的NPC带着两个随从就洞穴中走了出来,驾驶着马车向远处行去。

稍稍退出一些距离,夏洛克召唤出夜骐就跟了上去,看马车的前进方向,应该是喧水城无疑。

而从这里去往喧水城,能行驶马车的大路只有一条,他往前飞行了一定距离,就在主路旁的一颗树上埋伏了起来。

几分钟后,看着从不远处飞奔过来的马车,夏洛克悄悄拿出了冬雪节杖,吟唱起了手镯上的附带法术冰雾术。

拥有五级龙语的加持,这个法术释放起来十分顺利。

而在驶过这一片区域的时候,坐在马车内的法师NPC也第一时间发现了这低的异常的温度,只是还没等他撩开车厢内的帘子,冰雾术法术效果之下,他的身体就被冰冻了起来。

新得到的巨龙血脉,虽然还没有发现它的具体作用,但是手镯上附带的龙脉法术却已经能展现出它真正的威力了。

有冬雪节杖的增幅,同阶之下很少有人能逃得出冰雾术的笼罩范围。

见计划成功,夏洛克立刻收起了自己的法杖,几个大步之间就已经抽出两把弯刀来到了马车旁边。

那两个在外赶车的战士没有什么威胁,他的首要目标是车厢内的法师。

这木制的车厢也不是什么高档货,被他一划拉就裂成了两半,露出了一个身着黑袍的人影。

无法行动的目标在夏洛克眼里就是待宰的羔羊,闪雷冰魄朝着对方头部飞快划过。

冰雾术以后又是一个寒冰之触,这个法师一句话没说就直接一命呜呼了。

剩下的两个战士此刻已经恢复了行动能力,但是面对德鲁伊和自然伙伴的两面夹击,几次反击也只是临死前的挣扎罢了。

处理掉三个NPC的尸体,夏洛克得到了一件精良级的布甲长袍和一把普通级的长剑,还有一张写满了文字的羊皮纸。

面粉10袋

黑麦酒5桶

青荚果3筐

……

还好这是用通用语记录的,看上去似乎是一张采购清单,他只是略微一想就明白了这一行三人前往喧水城的目的,再加上那个法师爆出来的长袍,一个计划就在他脑中浮现了出来。

……

六个小时后,一个身着黑袍的法师驾驶着一辆马车就来到一个洞穴前面,两个人影就迎了出来。

“温克斯,怎么就你一个人,艾迪逊和克里夫呢。”见到采购物资的小队少了两个人,门口的守卫奇怪的问道。

“他们半路上看到一个队商人,所以让我先回来了。”见两个守卫还不放行,黑袍法师压低着帽子加重了语气说道:“怎么,有问题吗?”

在遗忘国度中,法师的地位比起盗贼,战士这种职业总是要高一点的,此刻厉声之下,两个守卫也不敢再多做盘问,让开了路。

“嚣张个什么,要不是有那个卓尔……”

“算了,谁让人家长了一张小白脸呢。”

对于两人明目张胆的侮辱,黑袍法师却没有多言,自顾自的走了进去。

走进洞穴,里面是一条陈旧的小路,墙壁由雕凿过的岩石组成,显得十分粗糙,沿着雕石走廊一直往前,又经过一扇木制的大门,法师就来到了一个巨大的仓库中,里面还有十六个男性人类在玩着各种纸牌。

“温克斯,你们回来了。”双方的关系显然不怎么样,这声招呼也充满了敷衍。

“我去里面看看!”说了一声,法师就往里面走去。

“小心别把里面的食尸鬼放出来了,我们可没功夫来救你。”四人并不怎么想跟这个懦弱的法师多说什么。或许,也只有底下那个黑皮肤的家伙才会喜欢这种娘们了。

独自一人离开仓库,法师顺着岩壁就来到了一个小房间内,里面是一架矮人吊车,这种升降工具在喧水城的码头十分常见。

“这个废墟也是矮人修建的吗?”法师嘴上嘀咕着就走上了吊车。

嘎吱!嘎吱!吊车的链条在滑轮间缓缓滑动,法师就来到了第二层。

相比起守卫森严的第一层,第二层几乎没有人看守,但是从走廊中浓郁的血腥味和异常安静的环境中可以看出这一层并不安全。

操控吊车继续下降,法师来到了第三层,也是吊车所能达到的最底层。

最底层除了用以升降的吊车室之外,还有一大一小两个房间,在左边的小房间中,关押着一群行脚商人,由四个战士守卫着,另一边的大房间则是一个大厅。

“……精灵……灵魂”大厅入口有一行矮人文字,这个法师并不会矮人语,这两个单词是他从被抹掉的符号上看出来的。

这原本似乎篆刻着一些精灵语和龙语,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最后被矮人语给覆盖了。

大厅里面的地面布满着浅浅的波浪纹,六条浅槽从中射出,指向房间的边际,一直延伸到一侧墙壁下。

房间中间则摆放着一个黑色的祭坛,祭坛上面是一个正在燃烧着的火盆,旁边站着一个有着青灰色皮肤的长耳精灵,穿着一身性感的紧身皮甲,正对着祭坛在吟诵着什么。

这种造型,显然是一个黑暗精灵了。

法师一直犹豫着要不要上前,最终却没有迈开脚步。

“我的小情人,你来了,看来你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参加这场仪式了。”几分钟后,女卓尔转过了头来,露出了一张充满魅惑的脸庞。

“不要着急,马上就可以开始了,到时候我们有的是时间。”

听着那诱人的声音,法师的脚步突然踉跄了一下,满脸潮红,不知道是羞涩,是无奈还是期望。

又等了几分钟之后,一个精灵少年就被隔壁的牢房中拎出了来,拖到了祭坛面前。

“嘿,你这个变态老女人,要么就把老子杀了,4个小时后又是一条好汉,要么就让我恢复行动能力,看我不把你槽的叫爸爸。”

一个精灵能说出这种话,而且又是四个小时什么的,应该是玩家无疑了,原来这些行脚商人不止全是NPC。

“呵呵呵,这么小就想着这种事了,要不是待会要拿你献祭,让你一饱眼福也不是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