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二百七十章 寒心决定

“咦,这个伤痕有问题?”庞落冰指着秋月身上的一个黑色的点子说道。

杨氏上前一把拉开,秋月身上穿着的赤色鸳鸯肚兜跟黄黑色的浓水形成鲜明的对比。

庞国公都忍不住喉头涌动,很努力的忍住不吐了出来,如果说刚才秋月的脸已经恶心到他了,现在他的身上给他的刺激就是更强烈了,她这一辈子都不想在去碰这个女人了。

杨氏指着秋月身上的一个又一个黑色的点子,说道:“妹妹,你看,这点子是怎么回事。”

二夫人看了一眼秋月的身子,立刻抱着柱子干呕了起来。

庞落冰平复了一下心情,对着庞落雪问道:“姐姐?这就是簪子的印子吧,看来那个老妈子没有说错,这二姨娘真是太狠心了。”

庞落雪扭头看着庞落冰,明明是小小的年级,这里连二夫人跟其他的几个姨娘都不敢看秋月的身子,她这么小的年级却看得坦然,竟然还想阴二夫人一把。“

庞落雪摸了摸庞落冰的脑袋,眼睛虽然在笑,但是却是冰冷无比的,”冰儿真是聪明,那几个点子,正是簪子造成的,你看那点子上有黑色的印记,肯定是有毒的。”

“老爷你要不要看看?”杨氏看着庞国公说道。

“夫人..........”庞国公看着杨氏的手离秋月距离那么短,好像下一刻就能碰到,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老爷。秋月是你最爱的那个女人,如今她虽然成了这个样子,想必老爷爷不会嫌弃。那今天我就做主,今晚就让妹妹陪着老爷吧。”杨氏说完,庞国公睁大了眼睛看着杨氏。

“夫人,你..........”

“老爷,你忘了吗?秋月可是一直想要个名分,现在妾身愿意给秋月这个名分,老爷你忘了。身为妾,自然是要伺候老爷的,虽然秋月成了这个样子。怎么老爷爷爱了她一场,想必老爷爷爷不会介意秋月的身子的。”杨氏神情款款的说道。

庞落雪在一旁咬着牙忍笑,这真的是自己的母亲吗?变化竟然这么大,不会是被人掉包了吧。这下看自己的父亲怎么选择。若是给了秋月妾的名分。那么今晚妾室要侍寝的。

庞国公看着秋月,又看了看自己的夫人。难以抉择。

庞落雪看着躺着的秋月,这个女人夺走了自己母亲的友谊,又转身陷害她,她不陪就这么活着,但是现在她的状态是听不到的,庞落雪可不想就这么放过他。

庞落雪走到杨氏的身边,悄悄的摸上了秋月的手腕。感受着她的脉搏,还好只是因为外力的原因听不到。

庞落雪使了个颜色。紫雀跟紫鹃挡住她的身体,庞落雪将银针插到她的耳朵旁边。

人的耳朵旁边有一根筋脉,若是用上药物能让人的听力变得异常好,庞落雪可没有打算救他,只要她能听到就行。

庞落雪昨晚这一切,对着秋月的耳朵小声的说道:“这是我母亲送给你的礼物,你好好享受吧,秋月姨娘。”

庞落雪说完,明显感受到秋月的脑袋动了一下。

庞落雪挑眉,心道,听到就好,就怕你听不到。

“爹爹,母亲不是说,秋月是爹爹的的最爱吗?”庞落雪疑惑的问道。

她可不想错过这场好戏。

“雪儿,大人之间的事情,你不会懂的。”

庞国公无奈的说道。

“夫人,这秋月的身子你也是知道的,不如就给她个姨娘的位份,这侍寝就不用了吧。”庞国公说道。

杨氏摇摇头,“老爷,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这既然要给妹妹妾的名分,就应该名正言顺,否则妹妹知道会怎么想呢,老爷既然这么喜欢妹妹,不如我看就这样吧,妹妹身子不能动,就跟老爷睡一晚,也算是勉强按照规矩来了。”

庞国公苦着脸。

“来人啊,准备行妾礼吧。”

杨氏大声对外面的丫鬟说道。

庞落雪捂着鼻子看着秋月,“爹爹,您一定要娶了秋月姨娘吗?”

庞国公看着自己女儿一脸嫌弃的看着秋月,不知道为何,自己竟然会害怕着个躺着的秋月,不仅仅是因为她的身体腐烂了,还是因为自己对杨氏的那点愧疚。

但是对杨氏来说,庞国公这一切不过是在拖延,不过是看到秋月已经不成人样了,才会这样。男人看中的不过是人的皮囊罢了。

床上的秋月如同一个死人一般躺在简易的床上,虽然她不能动,不能说话,杨氏又弄聋;了她,但是她每天忍受的都是平常人不能够忍受的,她听不到,自己身上的伤口如同蚂蚁啃食一般瘙痒难耐,但是她够不着,也动不了,那些丫鬟就把她扔在床上,随便喂她点粥,就算是让她吃过东西了,别说是换药洗澡,根本就没有人愿意搭理她,甚至她那天感受到了簪子在她身上扎的痛苦。前后来了两个人在她的身上扎着,但是她们又不让她死,因为庞国公不允许,老夫人不允许,她是老夫人身边的棋子,所以为了荣华富贵,她背叛了从小到大将她当做亲姐妹的小姐。现在她的报应来了。

秋月现在能听到声音了,刚才如同珠玉般清脆声音的女生怕是就是自己家小姐的女儿吧,真是幸福,都有孩子了,但是自己呢,她爱荣华富贵,但是她也爱庞国公,那个看着她的眼睛那么温柔说话的男人,尽管她不过是另一个女人的替身,但是她也觉得幸福。

“夫人。”庞国公看了一眼秋月,他知道她听不到,但是心里的愧疚,让他的话语变得沉重,“既然秋月已经成了这个样子,我看妾的位置也就不用给了吧,这样就挺好,让她好好活着吧。”

庞国公终于还是说了出来,剩下的妾们都面面相觑。庞国公的做法无非是寒了她们的心。

“老爷,你可要想好,秋月可是你最宠爱的女人。”杨氏好像早已经知道这个结局。(未完待续。。)

...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