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二百六十四章杨氏发怒

庞落雪违心的笑了笑。

庞落冰换上庞落雪的衣服,果然吧,人靠衣装这句话说的不错。

紫雀亲自过来帮庞落冰打扮。

庞落雪在一旁看着,并没有说话。

“好了,三小姐真是越发漂亮了。”紫雀说道。

庞落雪看了一眼庞落冰,巴掌大的娇小无暇脸蛋,吹弹可破的肌肤,精致的五官有着深邃的眼睛,里面像是有着浩瀚的银河。一袭素青碧云罗裙,青丝斜掠,三支白莲簪缀在发间,诉不尽的清丽雅致。朱唇微点,柳眉轻扬。紫雀不知道为何在她的眉心画上一朵盛放的桃花。

“冰儿的确越来越漂亮了!”

庞落雪说道。

庞落冰看着铜镜里面的自己整个人都不一样了,她的这个样子足可以跟庞落雨媲美了!

庞落雪在一旁拉起庞落冰,将自己手上的珊瑚手串带到庞落冰的手上:“掌上珊瑚怜不得,却叫移做上阳花。”

“雪儿姐姐,这手串真是漂亮。”庞落冰摸着自己的手婉“这珊瑚的颜色鲜红,看着就不是凡品。”

“是啊,这是皇后娘娘送来的,整个东秦也就这么一件,给妹妹添妆了。”庞落雪说道。

“多谢姐姐。”

“走吧,别让母亲等久了。”庞落雪说道。

“嗯。”

滕州

晋王在一旁皱着眉头,看着流民泛滥。“王爷。外面的流民越来越多了,要不王爷还是先回府里吧!”

“不行,父皇派我来就是为了能够做好这件事。这次一定要办的妥妥当当。”晋王说道。

“王爷,你小心点,这些流民可不是闹着玩的,况且陛下这次派我们过来但是并没有多少粮食,这些流民可是不一般的狠,这次的粮食王爷拿的怕是不够分的。”管家说道。

“你跟了我这么久,知道该怎么做。”晋王冷酷的说道。

管家打了个冷战“是。王爷,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傍晚

庞国公府里

庞国公坐在饭桌上,难得庞国公府的人来的这么齐。

庞落雨一袭明黄淡雅长裙。墨发侧披如瀑,素颜清雅面庞淡淡然笑。?柳眉笼翠雾,檀口点丹砂,一双秋水眼,肌骨莹润。举止娴雅。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脸若银盆,眼如水杏。又品格端方,容貌丰美,?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闲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

庞落雨看着一旁的庞落冰嘴角挑起:“几天没有见。这冰儿妹妹越发漂亮了呢,这看着这衣服是雪儿的吧。”

庞落冰看了一眼庞落雨笑道:“这衣服是雪儿姐姐的不错,都是母亲疼爱冰儿。”

二夫人撇撇嘴:“夫人就是仁慈。”

庞国公看着大夫人像是没有看到这边的情况一样,只是安静的吃着东西。

庞国公看到庞落冰头上的莲花簪子,整个人像是被雷到,一样,整个人都愣在那里。

那个簪子,是小时候自己送给大夫人的,当初的大夫人将它戴在头上,包括到他们大婚,大夫人都没有拿下来过,怎么在冰儿头上。

“夫人,冰儿头上的簪子是………?”庞国公小心翼翼地问道。

大夫人看了一眼庞落冰道:“哦,老爷说那个簪子,今天冰儿来给我请安,我看着冰儿穿的真的是太素了。怎么说,冰儿也是我的女儿,那么久没有看到这几个孩子,冰儿皮肤白嫩,这白玉簪子是我的心头所好,所以就给冰儿了。”

庞国公听大夫人这样说,心里虽然有些难受,但是大夫人说的也对,这个簪子是自己送给杨氏的,她一直用来当作是定情信物,现在她送给了庞落冰,让庞公国觉得有些失落。

“爹爹,娘亲真是偏心,这裙子可是娘亲亲手做的,不过母亲的眼光就是好,送给冰儿妹妹穿正好。”庞落雪插嘴道。

庞国公看了看庞落冰,他向来对这个女儿的关心少,在他们这种家庭里面,庶女都是用来给嫡女铺路的。但是大夫人却从来没有把这两个庶女用来给庞落雪铺路,让她觉得很安心。

庞公国拉着大夫人的手,“夫人有心了,这个家还是需要你来看着,雪儿毕竟年轻。

庞落雨却是不以为然,大夫人的地位越稳定,对她跟自己的母亲越危险。

庞落雪看着庞国公一直盯着庞落冰,好奇的问道:“爹爹,你已经看了三妹妹好几眼了。”

庞国公尴尬,没想到这个二女儿的眼神这么毒辣。

庞落冰的打扮很像以前庞国公年轻身边的那个女人,就是现在躺在老夫人院子里的那个女人,她虽然是个丫鬟,但是却喜欢烟罗纱这样名贵的布料,喜欢白玉莲花,眉心最爱画的就是桃花,庞落冰的眼睛?特别像她的眼睛,大大的,明亮的。

“咳咳……”庞国公尴尬,“爹爹只是在瞧,这么久没有看到你们了,怎么看着都不一样了,所以多看了几眼。”庞国公岔开话题。

庞落雪淡淡一笑,也不说话,她看的出来,紫雀今日给庞落冰画的这个妆一定是别有原因,自然母亲有意,那她就静静地看着就好了。

大夫人天气嘴角:“老爷,今日大家都在,妾身也有一件事要宣布。”

庞国公笑道:“这个家都听你的,你说吧。”

大夫人羞红了脸,瞪了一眼庞国公,“老爷惯会笑话我,不过妾身今天也是有件事想跟老爷说,按理说这件事也跟老爷有关,这些日子,妾身在外面养病,也想明白了很多事情,以前都是妾身太执着了,现在想想也是可笑。””

“夫人说哪里话,这么多年,夫人一直都辛苦操劳,倒是为夫做的不好,让夫人委屈了。!”

“老爷说的哪里话,妾身今天的事情至关重要,你们都要给我听好了。”

“夫人,到底是什么事?”二夫人看着大夫人脸色凝重。

“啪!”杨氏一巴掌打到桌子上。

众人都惊了。(未完待续。。)

...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