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地二百五十五章 蛊毒

舞阳公主说完,楚沐阳愣住了。

“母后?舞阳,你在胡说什么?”

楚沐阳睁大眼睛不肯相信。?

舞阳冷笑一声;“太子哥哥,舞阳就知道你不会相信,不过舞阳也不会骗你,就是母后的意思让我杀了庞落雪,具体因为什么我也不清楚,相信太子哥哥也很了解母后的脾气,只要是母后认定了的,一定是要做到的。”

楚沐阳失魂落魄的坐在一旁的桌子上,“为什么是母后?”

舞阳从怀里拿出一张纸条,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一定要让庞落雪死,否则舞阳会受到的什么惩罚。

楚沐阳看着上面的字迹,他是在熟悉不过了,上面的字迹就是南诏国皇后的,也就是他的母亲。

“母后为什么要杀了雪儿,庞落雪根本就没有招惹到她。”楚沐阳还是不相信。

舞阳叹了一口气,“太子哥哥,你怎么这么天真,母后想让一个人死,哪里需要什么理由,向来就是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舞阳像是回忆?什么,又低头笑了笑,给楚沐阳倒了杯热茶。

楚沐阳喝了一口,心里的冷意才下了下去。

“太子哥哥,你知道吗?母后说了,若是这次庞落雪不死,那么我就要受到最严厉的惩罚,难不成太子哥哥愿意看着舞阳受罚吗?”

舞阳抿着嘴巴,冷笑着看着楚沐阳。

“那血蛊是不是你下的?”楚沐阳说道。

舞阳身子一怔,神色有一点不自然。拿着帕子掩着嘴角说道“那不过是第二种方案,你也知道庞落雪那个女孩子跟别人不一样,同样我也知道太子哥哥肯定会想法设法的去救她。不过让我意外的是连海国的皇室都对她死心塌地。”

“舞阳,别说的这么冠冕堂皇,我知道是你想要控制庞落雪,对不对?”楚沐阳刚才还沉浸在南诏皇后下旨?的震惊中。

但是楚沐阳不是个傻子,刚才只是震惊舞阳公主说的事实。但是冷静下来就发现有些事情是不对的,就算母后要了庞落雪的性命,那么舞阳为什么要给庞落雪种下了血蛊。摆明了没有她说的那么简单,肯定是为了要控制庞落雪。

舞阳看着楚沐阳的眼神,心里咯噔一声。这个太子还真的是不好糊弄!

“舞阳。我劝你老实说,若是我告诉母后,你也会知道母后会对你擅自行动做什么处罚。”

楚沐阳说完,舞阳自己摊坐在凳子上。

“舞阳。你想好?我实在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嫁到东秦国来,父皇给你找了那么多的青年才俊,你嫁到哪里都不会有人欺负你,为什么你的心肠要如此狠毒?”楚沐阳不解。

舞阳冷笑一声,扭头看着楚沐阳,将自己的外衣缓缓解开。

楚沐阳大惊,“舞阳,你在做什么!”赶紧站起来转过身。

舞阳不屑的冷笑。为了权利和地位。她也知道,她的身体不过是筹码罢了。对于南昭国皇后如此,对她自己来说也是如此。

“怎么?太子哥哥怕了?你放心,我们是有血缘关系的,舞阳还没有下作到那种地步!”

舞阳不屑。

“太子哥哥!”

“舞阳,把你的衣服穿上!”楚沐阳冷漠的说道。

舞阳轻笑,走到楚沐阳面前,看他闭着眼睛,转过身子背过去,淡漠道“太子哥哥,你睁开眼睛自己看吧!”

楚沐阳感受到舞阳语气里面的淡漠,是他不曾听过的。

楚沐阳睁开眼睛,便看到一个瘦弱的美人背影,白皙的皮肤,光裸的脊背,看着确有一种魅惑的意味。

楚沐阳往上看,便看到舞阳的肩头盛开着一朵小小的桃花,脸上的血色凝固了。

“这是?桃花蛊?”

舞阳冷笑,将自己的衣服穿好,眼神里面除了恨意还有一种无奈的神情。

“太子哥哥,知道我为什么非要来东秦国了吧,因为我在南昭国根本没有任何一个世家大族敢要我,纵然看在我皇室身份的份上不说话,但是骨子里面也是轻视我的。”

楚沐阳沉思。

舞阳肩膀上的桃花图案看着就像胎记一样,长在背上不明显的地方,但是在南昭国只有妓女的身上才会有这个标记。

这个桃花蛊,是用南昭国特有的桃花制成的,这种桃花盛开的时候会吸引一种粉色的小虫子吸食花蜜。

只要抓住这种虫子,然后用处女的鲜血饲养它们一个月,加上朱砂还有这种桃花闷制成一种粉色的药丸,把这个虫子包裹在其中,把这种药丸喂女子服下,身体里面便会长出一种桃花图案,这种图案一般都会长在女子背部,这种蛊虫是会随着药丸潜伏在女子的身体里面,但是她有一个作用,就是女子身体里面的桃花蛊种的时间越长,这个女子身上便会散发出一种能够迷惑男人的气味,所以南昭国的青۰楼女子身上都会有一朵桃花,有桃花蛊的女子跟男子行周公之礼越久,这种桃花便会看起来越逼真。久而久之这便成了南昭国妓女的一种标志,楚沐阳想不到的是这种标志竟然会出现在自己的妹妹身上。而舞阳肩膀上的桃花看着鲜艳异常,看起来已经应该有四五年之久,花色看起来相当的逼真。但是舞阳嫁到东秦国的皇帝不过月余时间。

“舞阳,你肩膀上的桃花是谁种下的。?”楚沐阳难以置信的问道。

舞阳一种淡漠的神情反问道:“我舞阳是南昭国的大公主,你说谁能够在我身身上种下这种蛊虫。”

楚沐阳虽然有心理准备,但是一时间还是难以接受,虽然南昭国的皇后对楚沐阳和他的弟弟从小都淡淡的,但是他知道皇后是想培育他成为南昭国的好皇帝。

“是母后?”楚沐阳声音有些颤抖。

“是啊,就是我们的母后,南昭国至高无上的皇后娘娘,把我从小带到大的母后,哈哈哈……”舞阳疯狂的大笑。

“舞阳,母后不会的,她一向疼爱你,甚至…”

“住口!”舞阳双眼血红。(未完待续。。)

...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