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二百五十章血蛊

大夫人刚走,楚沐阳便对白君若说道:“快点把雪儿扶起来。”

楚沐阳的眉头皱的紧紧的。白君若跟莲叶莲藕赶紧上前帮忙。

“楚沐阳,你不是说雪儿没事了吗?”白君若低吼道。

大夫人刚走,楚沐阳刚才不说,就是感觉到大夫人的身体虚弱,若是知道了,指不定会怎样,到时候就是庞落雪醒了也会不安生。

白君若看着出模样又拿出刀子在庞落雪的手上划上一个口子,血液慢慢流了出来。

楚沐阳按着庞落雪的胳膊,用内力推着庞落雪的血液慢慢流在地上。

血液越流越多,庞落雪的脸色也越来越苍白。

“楚公子,在这样下去,二小姐会受不了的。

“楚沐阳,到底为什么?”白君若看着地上的血迹斑斑。

“现在给你说不清楚。”楚沐阳额头汗水密布。

白君若知道楚沐阳不会伤害庞落雪,但是不代表他就会放心。

“白君若等下那个东西出来,你给我用银针抓住它,一定要快。”楚沐阳抓着庞落雪的胳膊!

“到底是什么?”白君若拿过一旁的银针。

“来了!”楚沐阳大吼“白君若抓住它。”

楚沐阳用力,一只血红色的虫子从血液里面漏出头来,在一旁努力挣扎。那只虫子长得浑身血红,没有眼睛,只有一张血盆大口。

白君若在它出现的时候。迅速射出一排银针,把它定在地上定的死死的。

“这是什么?”莲叶好奇的问道。

楚沐阳将庞落雪的胳膊上的血口止住血,又上了一圈绷带。

楚沐阳将庞落雪轻轻的放在床上。又帮她盖好被子!

庞落雪看起来就像一个脆弱的娃娃,整个人楚楚可怜。

楚沐阳从地上将银针拔了,将虫子装在瓷瓶里面,面色阴沉。

皇宫里面

皇后在自己的晨曦宫里关着,挺着肚子来回走。

“娘娘,豫王已经回来了。”若芳小心翼翼地说道。

“他在哪里?这个孩子,出去也不知道多带点人。”皇后皱眉。

“雪儿怎么样了?”皇后转身。庞落雪中毒已经好几天了。

“回娘娘,王爷派人来说,已经找到解药了。相信雪公主一定会醒过来的。”若芳想了想刚才王爷派人传过来的话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啊!”皇后终于输出一口气。

“娘娘,现在您的处境才比较艰难,这个南昭国的公主可不是什么好人。她的心思谁都猜不到。”

“那又如何。她一个异国公主,不知道怎么会有这么狠的心肠,自己的孩子都可以拿出来算计,那个孩子没有了也好,省的跟着她受罪。”皇后冷哼。

若芳站在一旁,身后站着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小丫鬟,嘴角微微挑起!

冷宫

自从舞阳公主小产之后,皇帝便把舞阳接了出来。在皇宫深处的一个宫殿里面。皇帝亲自把名字改成舞阳殿。

舞阳殿内

皇帝刚刚睡下,舞阳便起身。轻声叫到“皇上?皇上。”

皇帝只是沉沉的睡着,舞阳笑了笑对着皇帝冷哼一声,翻身起来,这哪里有半点小产的样子。

舞阳披上夜行的斗篷。

舞阳一路来到冷宫,毕竟皇帝只是把她接了出来,但是南昭国的其他人还在冷宫里面呆着。

“开门!”舞阳低声说道。

门开了之后,出来一个貌美的女子,就是皇后关进冷宫的其中一个南昭国的女子。

“奴婢见过公主!”

舞阳拿下斗篷漏出自己娇媚的脸庞。

“都起来吧。”

舞阳径直坐到一边,对着众人摆手。

“公主,你现在过来,那个老皇帝不会起疑心吧?”女子说道。

“放心,他被我下了药,如今睡的正是死,没事,你们在这里委屈了,母后可有什么意思,父皇身子可好?”舞阳问道

“皇上身体还好,不过皇上传来话说,想念公主了!”

舞阳低头呢喃道:“父皇,舞阳也很想你。”

“公主,您没事吧”宫女问道。

舞阳抬头,收回自己情绪,冷声问道:“那母后那边是什么意思?”

“皇后,那边传来话说,太子殿下过来了,皇后的意思是这个庞落雪是一定要死的,皇后的命令,若是庞落雪醒了过来,那公主身体里面种的毒虫就会发作的。”宫女小心翼翼地说道。

舞阳咬了咬嘴唇:“母后当真是母后,她在我出来的时候,曾经让我服下的那粒药丸估计就是那个蛊虫吧。”

“公主,皇后说那个药丸对身体没有任何坏处,反而会让女子更加具有魅惑的气息,但是若是用一味药作为药引,那么药丸里面的虫子便会苏醒过来,虽然不会要了公主的命,但是公主也会会……………”

宫女没有往下说,但是舞阳却是明白了,但是心里却忍不住悲凉。

“生不如死的感觉,对吧?”舞阳自嘲的说道。

“公主,陛下已经将那种压制的药拿过来了,就是怕皇后会伤害你。”宫女说道。

“哼,竟然皇后都这么说了。那你给母后带一句话,庞落雪是一定会死的,让母后放心。”

“公主,皇后娘娘说了,这次太子殿下来了,这次的毒药不知道太子能不能找到解药。”

宫女说完,舞阳倒是笑了:“能让母后放在心上的女人还真是不多,这个庞落雪不知道怎么得罪母后了,非要了她的性命,不过没有关系,就是为了这次要了她的命,我在她中毒的时候,将一个蛊虫放到了庞落雪的身体里,那可是我来的时候他给我的,让我用来放到皇帝的身体里面,没想到却要用来解决她的性命。”

“公主英明,皇后心狠手辣,若是不按照皇后的话做,我怕皇后不会放过公主。”

“没事,早晚我这个棋子也是会反噬的,希望到时候……”

“公主,大人已经在路上了,公主小心身子。”

舞阳摸着自己的肚子,“还好上次准备好了血浆,又用药物改变了我的脉象,否则这冷宫还真的是不好出,不过你们放心,很快,你们都会出来………”(未完待续。。)

...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