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二百四十五章配置解药

白君若黑着脸擦干净自己身上的水,瞪着戚摇,这个丫头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什么,看的白君若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戚摇转过脸看着楚沐阳的脸色很是青白,毕竟是他的师兄,担忧的问道,“师兄,你怎么了?”

楚沐阳看着戚摇的神情摇头的说道,“瑶儿,一会儿把分好的药材送到药炉里面,我要亲自炼药,今天就让白兄帮我把,你去外面守着,不能让任何人进来。”

“那你呢?你的脸色真的很惨白,要不然你休息一下。”戚摇看着楚沐阳仍旧是不放心。

白君若难得的开口说道“戚摇说的对,你要不然去休息一下吧,反正药还剩一个,集齐了在弄也不迟。”

戚摇这下子更怀疑了,“你们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的?你们不会是...............?”

说完戚摇打了个冷战,胃里直恶心。

白君若赶紧离戚摇远一点。“我告诉你,不要胡说,本少爷正常的很。”

戚摇挑眉,“那样最好,我可不想你玷污我家冰清玉洁的师兄。”

“还冰清玉洁?”白君若翻着白眼看着戚摇,整个人的身上都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

戚摇刚想说什么,楚沐阳已经将饭碗放到一旁,站起来说道,“等下最后一味药材送到的时候,白公子一定要快点送进来,还有。这毕竟是毒药,等下回引来不少的虫,瑶儿。你去把药粉撒到四周,不要让毒虫靠近。”

“是,师兄。”

楚沐阳一走,戚摇脸上的担忧更加明显了,白君若看着戚摇说道“你放心吧,你师兄不会有事的。”

至少在救活庞落雪前,楚沐阳也不会允许自己有事。

“师兄是不是有事瞒着我?”戚摇忽然转身看着白君若。

白君若张了张嘴。又扭过头说道,“别多想,没事。很快就会没事的。”

戚摇苦笑了一下,“雪儿和师兄都是我的亲人,如今我身边的亲人都没有了,我能依靠的就只有他们了。希望他们能够平安无事。”

说实话。这是白君若第一次看到戚摇的这个大大咧咧的丫头,这么伤心,白君若也不想骗戚摇,但是这里所有的人都在为了一个人忙碌,都是希望庞落雪能够醒过来。

“你放心,你师兄没事,只是雪儿的毒,需要我们两个的鲜血。”

戚摇睁大眼睛看着白君若忍不住南诏国的人都是变︶态。逗得白君若笑的前俯后仰的。

“这么说你们两个都放血了。这个南诏国真的是太阴险了,没想到竟然这个样子。”戚摇冷哼了几声。便出去撒药去了。

这边浮水带着?最后的草药一路狂奔到庞国公府交到戚摇的手上,“你们主子怎么没来?”

戚摇好奇的看着浮水身后,按理说赵正扬此时肯定会过来的,但是却没有来,让戚摇感到很好奇。

浮水还没有说话,身后的铜爵便冒了出来,“王爷从悬崖下爬回来的时候体力不支晕倒了,现在在豫王府。”

戚摇点点头,这三个男人啊,爱上的那个人在沉睡,这三个人可要争气啊。

“铜爵,你去看着翠微楼的产业,你主子不在,你们一定要守住,知道吗?”戚摇安排道。

“楼主,你放心,只要有铜爵在一天就不允许别人打主子的主意。”

戚摇点点头,挥手示意他下去。

你去回去照顾你家主子吧,希望等雪儿醒过来的时候,赵正扬也在,雪儿一定很希望看见他。”

“是”。浮水转身走了。

戚摇看着手中的药草,又看看药楼,眼神最后落在庞落雪的闺房的方向,

暗暗祈祷,“雪儿,这么多人,为了你连命都不要了,你可一定要熬过去,醒过来啊,否则,你这就是在逼迫我们去死啊。”

戚摇转身回到药楼,将东西交给白君若,拿出药瓶交到丫鬟的手里,将药楼整个围起来,不让任何人进,等下怕是来的毒虫不会少了,这个可是有上百种毒药制成的。

戚摇的眼镜看着皇宫的方向,她可是记得那个毒药可是那个舞阳让庞落雪喝下的,这个账是一定要算的。?

浮水将东西送到以后,这次不是戚瑶陪着楚沐阳而是白君若这个闲人!

戚瑶咬着嘴唇,想要说什么,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白君若对着她的脑袋弹了一下,戚瑶捂着脑门用一种看白痴的眼光看着白君若。

“你放心吧,他们都不会有事的,你先去照顾庞国公夫人,我这个外人都看的出来,怕是她一醒,这个府里的人肯定做不住了。”

白君若若有所思的说道,且不说他说的对不对,不过他支开戚瑶的心思是在的,毕竟这个炼药的场面有血有肉,他可不想有人晕倒,不过也是白君若太过小心翼翼,就戚瑶的那个样子,谁敢啊。在这几年里面还算是好的,以前那叫一个杀人不眨眼。

不管白君若安的什么心思,戚瑶都都相信白君若不会伤害庞落雪和楚沐阳,这一点就够了。

戚瑶冷哼一声,但是脚步还是轻快的往大夫人的锦绣阁走去。

“又是一个口不对心的家伙。”白君若摇摇头,转身进去。

药楼里面,楚沐阳的脸色已经好了太多,整个人都比中午要好了很多,两个人相视一眼,彼此都明白彼此的意思,那就是庞落雪重于一切。

楚沐阳也知道,因为白君若的写他可以少走很多弯路,连试药的人都有了,虽然有药方,但是是个残缺的,在加之庞落雪身体里面的两种毒素,这让楚沐阳也拿不准了。

楚沐阳之所以提炼庞落雪的血液,就是为了试药方便,不过这个试药的人选他可是不确定。

楚沐阳皱着眉头,另一边白君若却是都看在了眼里,嘴角向上挑起,心道:“就知道你这个家伙还有别的事情瞒着我。”

豫王府

赵正扬躺在床上,原本风神俊朗的脸颊早已经凹进去了,脸上的棱角分明,若是你摸上去估计可以扎到自己的手。不过赵正扬的脸可不是有别人敢摸的。

赵正扬躺在床上,脑海里都是庞落雪嘴角喷出血液的那一瞬间,整个心脏都要炸裂了,梦里面庞落雪还是那么美丽,只是嘴角的血迹旁人看起来触目惊心。(未完待续。。)

...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