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二百三十二章 冷宫的日子(有H慎入)

王南看着王若笙,默默的赞许,这个姑妈就是比他的那个女儿要聪明要敏感百倍,看来这个姑妈可以好好帮助他们王家带来辉煌,让王家也能成为百年的望族。

“姑妈说的不错,我是知道了大夫人现在所在地方,本来以为没有什么,但是看到国公爷进去守卫都不让进,所以侄儿才觉得好奇,想着或许这件事对姑妈有利就过来了。”

王南说完,悄悄看了一眼王若笙。

果然王若笙的两眼都开始放光。

庞落雨也还攥着王若笙的手说道“娘,现在可是个好机会,只要我们将庞落雪的事情告诉大夫人,想必这大夫人的病也就好不了了吧,她的心悸之症就可以要了她的性命。”

王若笙的点点头道:“你也知道你父亲是不允许府里的人去打扰她的,若是你父亲知道怕是也不会放过我们。”

“娘,你要知道机会可是稍纵即逝的,我们现在不知道大夫人的病情是什么情况,若是她好了,那我们可就得不偿失了。”庞落雨着急的说道。

王南看着王若笙在一旁皱着眉头纠结,也劝道“姑妈,难不成你想让表妹一辈子都遗憾吗,一辈子摆脱不了庶出的身份?”

王南的这句话,可谓是说道了王若笙的软肋,看着庞落雨祈求的目光说道“好,南儿,你告诉我地方,这件事我亲自去办,至于落雨就好好呆在庞国公府里面。到时候出了事情也能够不连累到你。”

不可不说王若笙到底是个有脑子的,早已经想好了退路,拉着王南的手说道“说罢。大夫人现在在哪里?”

王南悄悄了告诉了王若笙,王若笙点点头,让他们退下,便开始让下人准备马车。

另一边,庞策打了一个喷嚏,这么热的天,为什么他会突然觉得一身冷汗。庞策不放心,以为是庞落雪出了什么事,赶紧又跑去落雪阁。

而与此同时。赵正扬带着楚沐阳两个人风尘仆仆的的正在往回赶,一路上连口水的时间都没有,两个人都在忍耐,都在祈祷希望他们能够尽快能够回到东秦国去救庞落雪。

而当他们踏上东秦国的土地的那一刻。身下的马也累的要口吐白沫了。

皇宫里面。皇后命若芳调制了一壶毒酒,想要悄悄的去结束南诏国舞阳的性命,留着她迟早是个祸害。

若芳端着酒壶道“娘娘,这样做会不会惹怒陛下,毕竟陛下的意思是留着舞阳公主的性命。”

皇后冷哼一声道“我自己的女儿因为她的原因现在生死未卜,不知道正扬能不能找到神医,雪儿的那杯毒酒可是替本宫喝的,这个孩子能够为我做到这个地步。那还有什么是本宫做不了的,既然他要害我的女儿。那本宫何必要留着她的性命,皇帝要她活着,我怕就是要她死。”

皇后说话对着若芳一招手,就往冷宫走去。

若芳将托盘放到身后的宫女小青的手里,这个丫头从小都跟着她,渐渐也能够带的出手了,这个丫头平常话也不多,倒是能够教教。

皇后对这些向来不在意,带着若芳和一群宫女浩浩荡荡的往冷宫走去。

这冷宫也是皇后第一次来,看着满目的荒凉也觉得浑身冷飕飕的,。

若芳上前扶着皇后道“娘娘,冷宫到底是个不吉利的地方,我看咱们还是回去吧。”

“有什么好不吉利的,她的姐姐都为了他中毒了,若是她连这点子困难都挡不住,那么她也不配做本宫的孩子了,别说了,快些过去。”

皇后不悦的说完,若芳也不敢在劝了。

冷宫这种地方越往里面走越是荒凉,而这里恰恰相反,里面传来了舞乐的声音,和女子的欢笑声,皇后皱着眉头伸手。

“都停下。”

若芳看着皇后的表情不对,问道“娘娘,您瞧,这里明明是冷宫,那个舞阳公主为什么还能够笑的出来。”

“让他们在这里等着,你跟我去看看。”皇后说道

“娘娘,不妥啊,这个舞阳公主明明就是个妖女,别她对娘娘起了什么不好的心思。”

“怕什么!本宫是皇后,她不过是个废掉的妃子,难不成本宫还要躲着她吗?你陪我去。”

“是,皇后娘娘。”若芳伸手扶着皇后,对着身后的众人说道“这里有我就行了,你们都在院子外面候着,没有娘娘的吩咐,不许让任何人进来。”

“是。”

“娘娘你小心脚下。”若芳仔细的看着皇后的脚下说道。

皇后皱着眉看着里面隐隐约约传来的的欢声笑语。

“娘娘,我总觉得里面有蹊跷。”若芳说道。

“本宫知道,这里是冷宫,在冷宫里面住的的人不是死都是疯,但是像这样开心的倒是没有,这个南诏国的公主真是了不得。”

皇后你说道。

冷宫里面

舞阳拿着水果依偎在一个身穿龙袍的男人身边,不用看就知道是东秦那个老皇帝了。

一旁的舞女跳着南诏国特有的舞蹈,房间里面隐隐约约透着一点点的香味,闻起来让然觉得心里暖洋洋的。

“皇上,您瞧,这舞蹈怎么 样?”舞阳撒娇的拉着东秦皇帝的胳膊撒娇道。

“爱妃有心了,这舞蹈跳得甚好,不过朕觉得,舞阳应该给朕点甜头才是。”东秦皇帝此刻跟个老色鬼似的,拉着舞阳白嫩的手,说道。

舞阳眼神里面闪过一丝厌恶,不过确实稍纵即逝,又笑嘻嘻道“这冷宫里面怕是让陛下觉得受委屈了,舞阳真是过意不去。”

皇帝拉着舞阳的手,让她坐到自己的腿上,双手不自觉的摸上舞阳的身体,舞阳脸上立刻红了一片,拉着皇帝的手甜腻腻的叫道“皇上~~~不要,这里有人。”

东秦皇帝大手一挥道“你们都下去吧啊,留你们主子在这里就行了。”

几个人对视一眼,心领神会道“是,陛下。”

东秦皇帝拉着舞阳的手道“爱妃,现在没人了,爱妃是不是要好好伺候一下朕了。”

舞阳的手好像是没有骨头似的在皇帝身边游走,一张樱桃小口对着东秦皇帝呵气,东秦皇帝此刻觉得自己就在仙境里面徜徉,一点点都没有看到舞阳脸上的的狠毒。(未完待续。。)

...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