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二百二十二章 意外

84_84948“我今天是一定要说,你知道南诏国的公主心思不简单,连庞落雪这么狡诈的人都栽了跟头。”

林清说完,手放在嘴巴上咳嗽了一声。

林清的脸也有点红,只古以来君子都不在别人背后说人的加上戚瑶此刻不满意,外加一脸你说庞落雪的坏话要揍你的表情。

林清说道“当然,我不是故意要针对庞落雪的意思,庞落雪是聪明,甚至是有些狡诈,但是你跟她比着就天真多了,所以你跟着她倒也是不会吃亏。”

“不许你这么说我家雪儿,否则我一定会揍你。”戚瑶双手叉着腰说道,颇有一点嚣张跋扈的味道。

林清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我当然不是说你家庞落雪的坏话,但是若是你有一半她的心思我也就放心了,你如今被封为县主,这皇宫是个什么地方,你看看皇后娘娘就知道了,里面的东西都被人抹了一层的毒药,今天你没看到南诏的公主虽然被贬了,但是皇后都没有下旨杀她。”

“那是因为南诏国跟东秦国的外交?”戚瑶歪头

林清将戚遥手上的夜行衣放到一边,斩钉截铁的说道:“这次,你不能去。”

“为什么?”戚遥不解。“我的身手从皇宫来个一回也不会有人知道。”

戚遥她是有这个自信,她的武功还是不错的,除非碰到赵正扬或者白君若那样的高手,他没有办法逃脱,但是碰到别的小喽啰是完全不用在意的。

林清叹了口气:“你也太天真了,看来我今天这一趟来的还真的是对的。”

戚遥嘟着嘴,不满意。

“你也不用觉得我说你不开心。但是我必须要说.”林清脸色不善,可见他也是认真的

戚瑶难得见林清这么认真的跟她说话,她开心的同时,也很着急,因为一夜的时间是很短暂的。

戚瑶不耐烦的说道“你说完了吗?若是说完了,那就走吧。”

林清恨铁不成钢的将夜行衣扔到一边去大吼道:“你难道你还不明白吗?那个南诏国的公主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就你一脸天真。你没看庞落雪都陷入她的陷阱里面。她今天可是谋害的皇嗣。可是皇帝的孩子,皇帝这辈子最恨的就是对婴儿下手,你可能不知道以前皇宫里面有个芳贵人。怀了孩子,但是当时的皇后应为嫉妒,派人害死了皇嗣,皇帝当即就废了她的后位。打入冷宫的同时,皇帝可是一杯毒酒刺死了她。虽然对外说是废皇后自己愧疚,可是知道的人都知道是皇帝派人去杀了废皇后,那可是东秦的皇后,就落得这么一个下场。但是今天你看,那个南诏国的公主,不仅仅要害死皇嗣。而且要害死庞落雪,那可是庞国公的掌上明珠。又是海国皇室的公主,但是皇帝还是要保住她的性命,可见皇帝对这个南诏国的公主还是有几分情面的,虽然皇后娘娘机智,釜底抽薪,将她的人都打入了冷宫,但是难保里面有用毒高手,你以为她孤身一人来到道东秦国会这么简单吗?想必南诏国的皇后肯让她过来,肯定在她的身边安排了不少的高手,你这样贸然过去,除了死,没有别的方法。”

戚瑶皱着眉头听林清说完,她也不是个傻得,只是愤怒的将腿里面的短剑拿出来,狠狠的放到桌子上。

林清也算是松了口气。

“难不成就这样白白放过她不成,我真的不甘心,尤其是雪儿还在床上躺着,你让我怎么安心。”

戚瑶说着眼中的泪水就不争气的流下来了,林清硬起来的心肠一下子软了下来,上前忍不住去抱着戚瑶安慰着。

过了很久两个人才分来,双颊都有些红。

林清说道“天色很晚了,你早些休息。”然后飞奔,逃也似的跑走了。

留下屋内的戚瑶笑的肆意。

另一边,

皇宫

皇后亲自带着人看着侍卫将南诏国的公主身上的贵妃仪制还有衣衫首饰都放到一边被封存,这里是皇后曾将住过的昭阳殿本来就应该是她南宫静的,这个女人还想着自己能够成为东秦的主人,真是想的太多了。

南诏国的公主此时已经被关进一座废弃的宫殿里面,是前朝留下的一座废弃宫殿,里面都是荒草萋萋的模样,除了东秦的一位废皇后进去住过,倒是也没有别人来过,这次确实一下子来了将近二十个南诏国的漂亮女子。

为首的那个,长发三千就披散在身后,脸上却是少有的平静,十五六岁的年纪,虽然没有戴着一件首饰,但是双眼里面并没有一点点恐惧或者绝望的神色,这位女子正是舞阳大公主。

舞阳公主的东西都被皇后扣在昭阳殿里面,浑身上下用来固定头发的也就一根南诏国风情的簪子,这是她成为大公主的时候南诏国国主亲自送给她的,代表着她在南诏国的身份和地位,所以皇后准许了她带了出来。

舞阳走到冷宫的院子里面,里面的荒草都比她都高了,一口废弃的枯井,里面早已经没有水了,宫殿的走廊是斑驳的,墙面上的漆都已经掉的七零八落了,琉璃瓦也是残缺不全的,甚至能看到外面的星空。

舞阳继续一个人往前走,只见出现了一个湖泊,湖水里面到处都是水草,看起来肮脏不堪,倒是有几尾鱼在里面游荡。

唯一能给这个破败的冷宫带来点鲜艳色彩的就是南诏的大公主舞阳了,只是她现在的模样,完全是像游园的,而不是来住冷宫的。

等舞阳公主走到一个废弃的花园里面,一颗木芙蓉开的旺盛,只见她摘下一朵,戴在自己的头上,对着湖边的水,临水照花,看着水里面美美的自己,顿时笑了起来。

这时候水里面多了一个倒影,舞阳公主将花扔到水里,淡淡道“怎么样?皇后起疑心了吗?”

“还没有,只是皇后现在也在伤心之中,看来她真的很疼那个庞落雪。”

舞阳皱眉道“不用管她,母后这次派人传了命令,不惜一切代价,杀了庞落雪。”说完眼神里面迸射出渗人的光芒!(未完待续)。

...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