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二百零四章 宫斗

到了宫门口,庞落雪悄悄看了旁边的庞落雨一眼,庞落雨站在二夫人的身侧,盛装下越发显得人楚楚可怜。只听见她的衣裙簌簌响动,腰间挂着的玉环时而相撞,一声声的清响荡在风中,平添了几分言语难述的美态。人人都不禁屏住了呼吸,唯恐气息一大,吹化了这个冰肌玉骨的美人。

一旁的王家小姐笑道:“雪儿,对了,你大姐不是脸上过敏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好了?”

庞落雪笑了笑道“自然是碰到神医了,我这个大姐姐是要嫁给晋王,成为晋王妃的人,脸上的过敏自然也就好了。”

王家小姐却皱起眉头,悄声道:“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她身上有一种怪味儿。”

刚刚走过来的豫王淡淡道:“是一种腐烂的味道。”

“对对对!好像是一种烂骨头味儿!她到底怎么了,从哪儿弄来的香粉,味道真的难闻死了,害的我都不敢靠近她!”王家小姐夸张地道。

“难闻的味道?”庞落雪看了庞落雨一眼,随后向前走了两步,刚刚走到下风口,便闻到从庞落雨的身边传来一种让人眩晕的浓重脂粉味,而这脂粉味道之下,是无论如何都掩饰不住的,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腐烂的味道,那味道极难形容,根本没办法想象。虽然并没有王家小姐说的那么夸张,到了让人不敢靠近的地步,但的的确确是只要一靠近她就能闻到的。

豫王吃惊的看着庞落雨的脸。对庞落雪说道:“她的脸,好的真快啊!不知是什么样的灵丹妙药,才有这种功效。”

王家小姐下意识地顺着豫王的话向他脸上看了一眼。愣了一下,立刻红了脸,悄悄拉了拉庞落雪的袖子,似乎要说什么。

赵正扬微微一笑,对庞落雪道:“我先过去了。”庞国公在向他行注目礼了,所以他必须去打个招呼。

庞落雪点点头,他刚走。王家小姐便笑道:“瞧瞧豫王,说是第一美男子也不为过了。”

庞落雪愣了一下,道:“真的?”她天天和他相处。倒不觉得他美色如何了,这样看来,杀伤力竟然如此之大啊,连一向英姿飒爽的王家小姐都脸红了。

晋王远远便看见了宫门口的庞落雪。在一群人中竟然是格外的耀眼。只见她肤白胜雪。一张秀气的瓜子脸,配上她那对黑白分明、深如古井的眼睛,顿时让他觉得满地的姑娘全部失去了颜色。一边想着,一边下意识地走近了,还没到庞落雪的跟前,却看到一个人挡在他面前,却是庞落雨。

晋王吃了一惊,因为他是知道庞落雪的脸的。可是她现在的模样,已经恢复了往日的美貌。太令人震惊了!

李庞落雪高声道:“晋王爷,近来可好。”

一旁的人看着庞落雨竟然这般大庭广众的叫着晋王的名字,不由得被人指指点点。

晋王下意识地看了庞落雪一眼,回过神,道:“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原本他预备向那边走过去的步伐,也已经顿住了。而此刻,豫王,已经面带微笑地走到了庞落雪的身侧,含笑与她说话,那神情,看着就是一副坠入情网的模样。晋王冷笑一声,突然意识到一阵阴冷的目光,他低头,却是来自庞落雪的,不由皱眉道:“好了,你放心吧,不会让你失望就是!”如果庞落雪真的栽了,他可以从中得到些什么好处呢?他的脑海中,迅速地盘算着。

“雪儿,你在听我说话吗?”赵正扬温柔地道。

王家小姐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温柔的和庞落雪说话的人,是豫王?是豫王?真的是豫王?!她觉得自己产生了严重的幻听……一向清冷的、不待见女人的赵正扬,居然如此和颜悦色的和庞落雪说话,不止如此,刚才他甚至还和站在庞落雪旁边的自己打招呼啊,从前他可都是眼睛都不瞥一下的啊……明明是从来不认识,现在他却因为庞落雪和自己是朋友而表现得特别温和……王家小姐有种精神错乱的感觉。

庞落雪看了豫王一眼,道:“我在听。”

赵正扬看了一眼她的目光流连的所在,从她的眼神望过去,那是正在进行推占的大殿。他知道,尹天照,每天都会用他的天盘,利用卜卦、星相,甚至用各种匪夷所思的方法在那里占卜。

现在天已经黑了,从内宫门这里只能看到大殿的灯火在隐约闪烁。庞落雪却分明看到,大殿以一种与众不同的光彩从黑暗中孤立了出来,里面似乎有一种看不见的力量正在纠缠斗争,今夜,注定是一个惊心动魄的夜晚……

------苹果的分隔线------

事实上,若非庞落雨身为庞国公的大小姐,又是晋王妃的位置,谁都不会正眼瞧她一下的,因为关于她的光辉事迹,已经到处传遍了,人人都知道她先是得罪了皇后娘娘,后来又闹得晋王因为她而受到皇帝斥责,听说在她跟晋王被人捉奸在床……娶妻娶贤,宜室宜家,可这样的女人谁敢娶回去?正妻又不是花瓶,随随便便放着就可以,那是要管理家宅的,一个娶不好,整整祸害九代。

庞落雨越想越是愤恨,更隐隐觉得自己身上散发出的腐烂气味压过香粉透了出来,不由得心中生出了一丝恐惧。,生怕被人发现。

庞落雪则是连看都没有看庞落雨一眼,因为她的位置距离八公主很近,所以被八公主拉着问长问短。

时隔这么久,晋王不由自主将目光落在庞落雪的身上,虽然她给他的仅仅是一个侧面——她额上的蓝色宝石,显得素净而清新,远远看去,她的半张面孔在微光下闪出淡淡的光彩,宝石和乌黑的云鬓配在一起,就像是迷离春夜中那让人遥想的月亮。她肤色本白,根本不需要搽粉,今日略搽了一些,显得肤色更为白净。上面还浅浅地抹了一层胭脂,称上雪白的肤色,就像早晨初升的云霞,娇嫩美艳,让人怀疑它一吹就会破,身上穿着的是一等缎子做成的大袖衣和束腰的长裙,乍一看去是紫色,实际上却是一层薄薄的紫纱轻轻笼罩在衣裙外面,勾勒出了一幅美好的曲线。他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竟然舍不得眨一下眼睛。她比以前更美丽了,从前她不过十一岁而已,身段和脸蛋都未长成,一晃两年多过去,她已经变成了一个少女,昔日娇嫩的花蕾已经怒放开来,许是因为他日日被野心和欲望压迫着的缘故,她这般美丽的容颜,在他的眼睛里也更加令人迷醉。拓跋真注意地看着,心中想到的是,要毁掉这样一个漂亮的少女,真是太可惜了。

就在这时候,庞落雪察觉到了他的目光,幽深的眼眸投向了他——在这一瞬间晋王甚至出现了幻觉,觉得眼前这说得上是个上佳美人的脸上,蒙上了一曾模糊的云雾。但很快这份云雾便飘散开来,庞落雪有了表情,却是他看不懂的表情。她纤长的娥眉微微蹙起,眼中是冷冷的厌恶和轻视,最后这些感情忽然间都融化了,凝成一份嘲讽。晋王感到自己的脑中忽然空白一片,连心跳都似乎消失了,随后便是无比的恼怒。

就在这时候,一个笑盈盈的美人走到了皇帝的身边,皇帝竟然破格在旁边加了一个座位,甚至比皇后都还要靠近龙椅,众人不由得好奇地向这个美人望去。这不看犹可,一看人群中便爆发出一阵啧啧的赞叹,简直像冷水泼进了油锅。

“这就是燕贵妃吧!”

“听说她是陛下的心头肉呢!”

“的确啊,这燕贵妃的确美貌啊!”

现在皇帝对燕贵妃可不是一般的宠爱,所以现在大家都在称赞着燕贵庞落雪妃的美貌。李听着众人的赞叹,不由觉得可笑,庞落雪这样想着,目光不由落在了燕贵妃的身上,说起来,她之前只是听楚沐阳说起她的事情,并没有真正了解这个燕贵妃。仔细一看,这位妃子果真美得不同凡响,端庄秀丽,国色天香,往那一站宛如芍药笼烟,花树堆雪,将原本今天所有盛装打扮的宫妃都显得毫无光彩,甚至让满殿的灯火都黯淡下去。说真的,这还是庞落雪第一次见到,能够在容貌上和自己一决高下的女子。

庞落雪之所以能用一种平常心看着燕贵妃,是因为她自己并不是靠容貌吃饭的,所以对于别的女人比自己美丽这种事情不是特别在意,而另外一边的庞落雨却已经连平常心都保持不了了。她偷偷地用目光剥着燕贵妃的脸,一寸一寸,一毫一毫,审视着,分析着,仔仔细细地和她相比,越比越是心惊。这位皇帝的宠妃果真是举世罕见的美人儿。不仅任何一个细节都不输于她,气质更是高贵得宛如夜空中的皎月,庞落雨不由握紧了拳头,她唯一凭借的就是美貌,如果连美貌都输给了别人,她还有什么好依仗的!庞落雨还自诩是东秦第一美人!(未完待续。。)

...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