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二百零三章 阴谋

二夫人刚走出门,老夫人便拉着庞落雪的手嘘寒问暖的,好像刚才逼迫庞落雪进宫的不是她。

庞落雪好笑,却也 没有表现出什么,不过浑身上下都起了一炒年糕鸡皮疙瘩。

老夫人拍着庞落雪的手道“这次都是祖母的错,误信了小人的传言,我家雪儿如此花容月貌,怎么可以嫁给皇帝那个老头子,雪儿可千万不要怪祖母。”

庞落雪心里冷笑,但是面上却一点痕迹不漏的笑道“这是自然,祖母一向是最疼爱雪儿的。”

庞落雪说的讽刺,老夫人面上变得尴尬。

老夫人转移话题道“ 国公爷,你看看你的那个二夫人,还有那个大女儿,都成了什么样子。”

庞国公自然不敢忤逆老夫人的意思,一个劲的点头认错。

庞落雪略呆了一会儿便起身离开了。

刚出门,老夫人的笑容就不见了, 冷哼一声将茶杯摔倒地上。

庞国公赶紧道“老夫人,息怒。”

老夫人浑身都在颤抖,看着庞国公道“雪儿有了这么好的机遇,你怎么不告诉我,否则我也不必在小辈面前弄得这般丢脸。”

庞国公擦了擦脸上的汗道“是,都是儿子的错,都是儿子的错,只是儿子也没有想到二夫人会这么着急,竟然想这个办法,不过儿子也说一句,雪儿一直都是有个主意的人,晋王我怎么看都没有当皇帝的命。”

老夫人纠结了一会儿。叹了口气,“若是咱们府里能出个皇后,那么也不会被南宫家成为东秦的第一大家族了。就是晋王没那个命,所以二夫人才会想起让雪儿去,不过现在看来,这个雪儿 倒真是让人刮目行看。”

四夫人挑起嘴角 道“二小姐长了一身富贵面相,就跟老夫人一样一样的。”

老夫人的瞥了四夫人的一眼笑道“ 就属你嘴甜,哄得我开心。”

庞国公拍着四夫人的手道“这些日子多亏你了。”

四夫人低着头一脸不胜娇羞的模样。

四夫人跟庞国公也都一起宽慰了老夫人一会儿便起身离去。

听雨轩

二夫人带着 庞 落雨回到听雨轩,庞落雨一脚踢翻了一个花架。花架上的花的应声碎裂。

二夫人脸色也不好,菊青心里有点计较,赶紧迎上去道“二夫人。小姐!”

庞落雨脸色不善的点点头,二夫人叹了口气道‘“你们都出去吧。”

丫鬟们赶紧出去。

菊青看了一眼二夫人也行了个礼退了出去。

二夫人关好房门道“好了,别生气了,怪就怪这个庞落雪的运气太好。”

庞落雨重重的打在桌子上道“难不成我这辈子都要活在她的阴影下不成。我不甘心。”说完庞落雨开始眼泪打转。

二夫人赶紧上前安慰着她。

庞落雨哭了一会儿。突然觉得脸上有开始瘙痒,赶紧跑到梳妆台暗格里面拿出盒子,将脸上的人皮面具用药水撕了下来。

二夫人看着庞落雨脸上已经长满了黄۰色的浓,鲜血也冒了出来,喉咙里面一阵涌动,好不容易忍着,担忧道‘“雨儿啊,你的脸......”

庞落雨看着铜镜里面的自己。嘴角竟然轻佻起来道“母亲,有了这人皮面具。我还怕什么呢?今日傍晚晋王会来,娘,我累了,你先回去吧。”

二夫人叹了口气,转身出去,她也没有勇气在里面多呆了。

庞落雨 的身子在光明与阴暗的交界处变得诡异起来。

皇宫里面

宜贵妃自从受到了皇帝的训斥,对这个燕贵妃的恨意可想而知,但是皇帝一味的宠爱她,虽然是远嫁到东秦国的,但是手段确实异常高明,宜贵妃几次的陷害,都无功而返。

晋王进宫几次,听到宜贵妃在咬牙切齿的骂着燕贵妃这个狐狸精,也叹了口气,喜欢新鲜是每个男人的通病。

“儿臣给母妃请安。”晋王跪下行礼。

清影扶着宜贵妃坐在一旁道“起来吧,难得你还有心来看望我这个人老珠黄的母妃。”

晋王叹了口气,最近他的确是因为一些事情缠住了手脚,不得不去处理一下。很久都没有进宫了,晋王笑道“母妃说的哪里话,这不是折煞儿臣吗?”

宜贵妃叹了口气,招手让晋王上前道“都说了让你求娶庞家的二小姐,你偏偏跟那个大小姐有染,也都怪我上次粗心,没有让人看看这个庞落雨到底死没有,现在好了,庞落雪的身份高到这个地步,我看娶她是更没有戏了。”

晋王皱眉道“其实二小姐的身份高,父皇也会忌惮,儿臣求娶她反而会让父皇怀疑。”

“哼!自己没有本事,就抬出来你父皇吗?若是到时候豫王娶了庞落雪,别说你父皇猜疑,就算他要猜疑都要掂量掂量,到时候皇位的事情也就没你什么事了。”宜贵妃不满意的说道。

晋王低着头,不敢回一句嘴。

宜贵妃看 了一眼晋王道“宫里的事情,想必你也听说过了,母妃现在的处境你也知道,那个南诏的狐媚子到底要干什么?但是你父皇对她真是千宠万宠的,现在都骑到我的头上了。”

说完,宜贵妃便眼泪便流了出来。

晋王皱眉,但是 也没有办法,上前安慰道“母后,你就这么讨厌那个南诏国的公主吗?”

宜贵妃眼里 迸射出渗人的精光,甚至有些咬牙切齿。

清影上去安慰道“娘娘,以前陛下对娘娘也是极好的。”

宜贵妃惨然一笑道“清影啊,你也知道,皇帝自从有了那个狐媚子就算是皇后也不能够跟 她抗衡。更何况是本宫。”

“娘娘,您不要这么说,皇后怎么能跟娘娘你比,皇后怀着身孕,陛下不是照样来陪娘娘。”清影安慰道。

宜贵妃拍了拍了清影的手,满脸的落寞神情。

晋王叹了口气道“母后,这件事,儿臣自然有打算,请母妃在忍耐两天。”

宜贵妃笑了笑道“算了,那个女人不简单,晋儿你只要保护好自身就行了,莫不要在让陛下对你产生什么不好的影响了,现在庞家的地位稳固,若是庞家只有一个女儿,那我也不就不必娶费劲心思去弄死那个庞落雨了,真是可惜了,现在眼看着他们庞家的二女儿地位越来越高,若是嫁给豫王,到时候别说你父皇同意不同意,这个皇位一定是他的,要是他坐上了皇帝的位置,晋儿,你觉得还有咱们母子两个的好日子吗?”

晋王皱着眉头道“母妃说的极是,若是可以,我倒是有个好主意。若是得不到她,我就像办法让庞落雨成为庞家的唯一 女儿。”

看着晋王阴狠毒的表情,宜贵妃道“皇儿可有办法?这庞落雪的势力可不一般,皇帝未必肯敢伤害她。”

晋王淡淡一笑道“她的身份一方面,但是若是她危害了咱们东秦国的社稷,就算她是海国皇室的公主也要被驱逐出去,到时候父皇纵然顾忌她的身份不会杀他,但是她被驱逐出去是肯定的,我会在路上派人伏击她,到时候我便让她神不知,鬼不觉的死在发配的路上。就算是别人也没有办法查到什么。”

宜贵妃眯着眼睛道“若是她成为不了我们的助力,那就能用她的血给咱们夺位的路上多加一点颜色吧。”

宜贵妃这次脸上才浮出一点点笑容。

宜贵妃想起什么,脸色又阴沉了下来。

晋王知道肯定又是那个燕贵妃的事情,晋王头大,这女人吧一旦是遇到女人的事情就会变得不可理喻,在晋王眼睛里面,那个燕贵妃算不上什么东西,不过是男人的玩物 ,她毕竟就是个别国的公主,就算是有了孩子也不能够成为这个东秦的国家的下一任主人。 到时候这个女人也不过是成为太妃而已,到时候自己的母妃成为太后,想怎么着她还不是易如反掌。女人啊就是目光短浅。

“母妃,放心,儿臣自有办法让那个燕贵妃失去父皇的宠爱。”晋王说道。

宜贵妃不信的问道“可是真的?”

晋王点点头道“真的,母妃放心 ,儿臣既然答应你了,自然会做的,儿臣也不想母妃天天以泪洗面。”

宜贵妃拉着晋王的手道“我就知道我的孩子,不会让我失望的。母妃就等着你的好消息,还有就是那个庞落雪,一定不能让她跟皇后这么亲密,不能成为我们的盟友,那就赶快送她去她该去的地方。”

宜贵妃笑着摸了摸自己的发髻,心情好的不得了,“清影啊,马上就要举办宴会了,你记得,一定要把本宫新订的衣服带过来,到时候燕贵妃就没戏了,皇后也别想在跟我争。”

“是,娘娘。”清影说道。

听雨轩

庞落雪站在二夫人的身侧,盛装下越发显得人楚楚可怜。只听见她的衣裙簌簌响动,腰间挂着的玉环时而相撞,一声声的清响荡在风中,平添了几分言语难述的美态。人人都不禁屏住了呼吸,唯恐气息一大,吹化了这个冰肌玉骨的美人。(未完待续。。)

...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