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一百九十八章 军师

“那该怎么办?”豫王不由自主问道,他隐约觉得,自己窥探人心的本事,还不及眼前这个看起来懵懂无知的小丫头。但他并不觉得灰心,这世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和用途,他愿意以她的长处,弥补自己的短处,这已是一般人做不到的事情了。更何况他赵正扬跟庞落雪的关系不一般,也理所应当接受自己心上人的聪慧,不得不说是自己慧眼如炬了。

庞落雪口中缓缓道:“上折子这种事情就不必做了,明日殿下请你的人上一道奏章,就说尹真人功勋卓著,请命为他修建了一座真人府,并请皇帝加授其为礼部尚书,给文官一品服俸,这样陛下定然龙心大悦。”

赵正扬不由吃惊道:“还要给他加官进爵?!”其实他的谋臣们早已出过这个主意,只是赵正扬是皇后一手带大的,对鬼神之说向来不喜欢,尤其痛恨尹天照这样的神仙真人,总觉得他们欺世盗名、招摇撞骗,所以一概不许采纳,可是他没想到,如今连庞落雪都这样说。

庞落雪笑了笑,道:“这是第一策,叫以毒攻毒,陛下越是宠信他,你们越是要捧着他,等到将来他从神坛上摔下来,才会粉身碎骨,到时候陛下只会觉得他蒙受皇恩却欺世盗名,犯下滔天之罪,而举荐他的人,也会连带着遭殃!还有第二策,叫祸水东引。这尹天照固然有些神通,但他的炼丹之术却并不成熟。很容易出岔子,所以他每次炼出来的丹药都会让别人先服食,随后才会送给陛下。殿下若是有心,可以从这批丹药上做文章!当然,若是你可以劝服陛下说,既然人是晋王献上来的,那么这些丹药就该由晋王亲自试服,而且还得当面服食才能见得诚心与孝心!,那这场戏就更好看了!最后还有第三策。是个真正釜底抽薪的法子,殿下不懂长生道这方面的事,若想要扶摇直上。就该明白鱼帮水、水帮鱼的道理。尹天照一共有九个高徒,却都才智平庸,只有一个叫做季伟胜,论起占卜和天象之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所以尹天照十分忌惮他,生怕他抢了自己的饭碗,根本不肯带他入宫,依我看,殿下若是能找到这个人,将他送给陛下,用他来取代尹天照,殿下在陛下心中的地位就大不相同。尹天照的死期也不远了。只不过,不管是哪一策。都没有立竿见影的效果,殿下必须懂得如何与陛下宠爱的人打交道!”

赵正扬叹了口气:“我实在不屑与这种人为伍!”

道士之流,相信他们的觉得是天上的真人,不信的人觉得他们招摇撞骗,尤其是尹天照,他不光是炼丹,还让皇帝长期服用一种红心丸,这种药丸中含有中草药、动物肝脏、秋石等成分,最要命的是这药得用少女的月经来做,听起来不可思议而且肮脏恶心,偏偏这药物有春药的功能,而且成效卓著,依靠着这些药物,皇帝才相信他的什么采阴补阳之说,但这些在正扬的眼里,全都是害人的玩意儿!

庞落雪看出了他的心思,不由笑了笑,大概没有一个出身高贵的皇子会看得起这种道士,不要说皇子,恐怕连朝中的官员都对此道深恶痛绝,但晋王却不同,他在这一点上要远胜所有人。

庞落雪叹了口气慢慢道:“在讨好陛下这一点上,正扬做的可不够。”尹天照当年制造红心丸,晋王悄悄选大批的少女入宫,许多宫女被催逼月经,用来提炼这种药丸,想也知道,论起狠心毒辣,晋王当真是千古罕见了,但正因为如此,皇帝才会觉得他是全天下最孝顺的儿子,最后对他的宠爱远远超过赵正扬和八皇子,然而皇帝却不知道,在晋王的心里,他也是痛恨这些道士的。想也知道,他到底是出身高贵的皇子,自然跟豫王他们一样,都是看不起这些人的,不过是权宜之计耳。

“正扬,你真的想失去陛下的宠爱与信任吗?想想皇后娘娘?”

“难道仅仅是为了一个尹天照,父皇就会与我离心了不成?”

庞落雪叹了一口气,却说起了另外一件事:“我听说陛下最近睡不安枕,所以总是命皇子们值守,晚上还会送宵夜去,是不是?”

赵正扬惊讶于庞落雪的消息灵通,点了点头。

庞落雪舒了一口气,看来皇帝这个习惯一直没有改变,“听闻晋王每逢有太监来宣皇帝的旨意,便百般笼络,对待他们如同上宾,而且,每次轮到晋王值守的那一天,他就在灯下熬夜看折子,通宵达旦,直到天亮再去上朝,这些太监们得了他的好处,自然如实禀报,当然,还会告诉陛下说,其他人在这个时辰都已经上床歇息了,比如正扬你,哪怕你也熬个通宵在关心朝政,陛下也只会觉得你不堪大用,因为那些太监根本不会像对待拓跋真一样将你的言行真实地反映给陛下,他们只会加倍地诋毁你。”

赵正扬难以置信地看着庞落雪,他在皇帝身边也有安排人手,可却从来没有传出过这样的消息——那些人还都是一些自己用了十来年的老人了。

庞落雪笑了,笑容在月光下显得十分冷淡:“太监也是人,若是你一直把他们当成普通奴才呼来喝去,他们很容易就会倒戈的,若是殿下对待他们也能像是对待朝中重臣一样,我相信他们是不会轻易为晋王所用的。当然,等正扬得偿心愿之后,这些人或杀或留,全看你的心意。要知道正扬你的母亲是皇后娘娘,换做在别的国家你早已经被封为太子了。就像楚沐阳一样。”

庞落雪说起楚沐阳,心里隐隐有些担心,这个人脾气古怪,但是对她确是极好的,又是自己的师父,真担心他会出事。

越是细节越是不可以忽略,拓跋玉是知道这一点的,谋士们也不断在提醒他,可没人能想到这样细致的方面,因为所有人骨子里都是看不起阉人的,对他们许以金银就罢了,真要礼贤下士,绝非皇子可以忍受的。

“所以,殿下还是想想,从今往后改用何种面孔去对这些太监为好。”庞落雪笑着,提醒道。此时她也知道这个就是赵正扬的弱点,没有晋王狠心。

“这些我都记下了。”赵正扬是个绝顶聪明的人,同样,他也是个无比骄傲的人,他从前绝不肯做这种事,可现在他意识到了,若是自己不这么做,总有一天晋王会占尽天时地利人和——将自己斩尽杀绝!当生存受到威胁的时候,是人都知道该如何选择!

“那正扬你也明白应该如何做呢?”庞落雪试探着看向他,一双狐狸精的眼睛在月下闪着幽幽的光芒。

赵正扬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我会照你说的,撤回那些让陛下处死尹天照的折子,然后换成给他加官进爵的奏章,并且立刻派人去寻找那季伟胜。”

庞落雪露出了满意的笑道:“那我等正扬你的好消息。”

赵正扬凝眸看了李未央一眼,终于笑起来:“你呀——”却不知说什么好,良久,只是轻声道,“后院我多顾及不到,你多保重。”

他曾经觉得自己无所不能,将来庞落雪无需担忧,现在才发现自己很多时候都忽略了人心,甚至还要她的提点——他怎么还能信誓旦旦的说今后她再无忧虑呢?

庞落雪见目的已经达到,便温柔一笑:“后宫母后肯定也是自顾不暇,可惜我不能经常进宫,否则一定会去帮母后一把。”

“你有心了,你也多小心一点。”赵正扬

赵正扬一走,便有一个少年从假山里头慢慢走出来,少年天生剑眉斜飞,鬓发如墨,有着清逸的春晓之色,眉目间光华耀倾城,尽管有这夜色为他掩去华美,却依旧让人一时拉不开目光,庞落雪却见他此刻一身的灰尘,不由失笑:“若不是知道你躲在这通道里,我还真要被你吓死。”

庞落雪看着风尘仆仆的庞策,嘴角抽了抽。

庞策皱眉:“你这样肆无忌惮的帮赵正扬不要紧吗?”

“我乐意,只要我愿意,这件事情我愿意帮谁就帮谁,我就是讨厌那个晋王,我就是要整死他。”庞落雪邪邪一笑。

庞策无奈的点点头,自己这个妹妹就是主意正,十头牛都拉不回来,她若是不愿意,谁都勉强不了。

庞落雪道:“说正经事吧,你刚才在假山后面偷听,可有什么心得?”

庞策无奈:“看来雪儿已经选择好了?”

庞落雪摊手:“说服他真的很困难,这个人,太清高了,很多事情他明明知道却不屑去做,只不过,他的这种特质,也注定他干不出狡兔死,走狗烹的事情,对咱们庞国公府来说才是最安全的,不是吗?”

庞策挑眉,自己对赵正扬的认识,他的确做不出这样的事。(未完待续。。)

...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