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一百九十五章 坦白

庞落雪也邪魅一笑,将鞋子踢掉,盘腿坐在床上。

庞落雪看着楚沐阳“师父,自己做吧,想着师父也用不着我这个徒弟在亲自伺候吧。”

楚沐阳径直走了进去,坐在桌子旁边,庞落雪的闺房他是不能进的,这个房里面布置的倒是很精致,就连普通的一个杯子都精致异常。

楚沐阳坐在绣凳上面,拿着茶杯倒了一杯水,虽然已经凉了,但是楚沐阳觉得自己的的心比这个还凉。

庞落雪也不说话,两个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庞落雪看着楚沐阳,也不说话。

等到这一会儿这的空气都冷的要结冰的时候,庞落雪打了个哈欠,想到自己的得到的情报,心里一片冰冷,这个楚沐阳身为自己的师父,她庞落雪这次只会在给他这一次机会,若是他不坦白,那么她也不会在继续耗下去,说实话楚沐阳对她一直不错,在加上戚瑶的关系,她是在不想戚瑶左右为难。

楚沐阳也是在纠结,他不知道怎么开口,这件事情,他是知道的,舞阳是他的妹妹,虽然他不喜欢她,但是好歹也是自己母后手里的一颗棋子,母后希望他能够继承皇位,但是自己弟弟的心思也越来越明显,尤其是二皇子身边的人都是些奇能异士,自己不是个傻子自然懂得其中的厉害。

庞落雪看着楚沐阳一句话不说,眼神渐渐变得冰冷“师父,这一路雪儿都很感激师父。因为戚瑶的关系,师父我对你一直很敬重,不过这些敬重也仅限于此了。师父很晚了,你出去吧。”

楚沐阳端着杯子的手一怔,他看到庞落雪眼中的冰冷也是一怔,认识这个丫头没这么久从来没有见过她今天这个样子。

“谁?”

楚沐阳问道

庞落雪也抬头看到 窗外站着个人影,看身形,庞落雪就知道是戚瑶,叹了口气。看来这件事还是没有瞒过戚瑶。

“是我。”戚瑶推开窗户跳进来。

戚瑶知道庞落雪不告诉她是不想她为难,但是她做不到,她不可能让庞落雪自己面对。

今天她没有看到楚沐阳回来。便自己去了组织里面,问清楚了,戚瑶便找了过来。

“戚瑶,你怎么来了?”庞落雪无奈道

戚瑶狠狠的瞪了庞落雪一眼转身一个手风打向楚沐阳。楚沐阳一口气没出来。看着戚瑶道“你这是怎么了,发什么疯。”

戚瑶一脚踹到楚沐阳的身上道“你自己做的什么好事,你会不清楚。”

看着戚瑶两眼瞪得超级大,楚沐阳倒是偃旗息鼓了。

“戚瑶,好了,你赶快回去睡吧。”庞落雪不想让戚瑶左右为难才没有告诉她。

戚瑶确是叹了口气道“雪儿,你放心,就算这个南诏国太子是我的师兄。我也不会站在他那一边的。”

楚沐阳跟庞落雪嘴角抽了抽,什么叫“南诏国太子。这个戚瑶一直喊名字的。”

楚沐阳也无奈的摇着头,自己的这个师妹脾气倔强,自己决定做的事情就是十头牛也拉不回来。

“师兄,我在外面都听到了,雪儿在给你机会,若是你执意这样的话,那么我也不认你这个师兄了。”戚瑶生气的看着楚沐阳。

楚沐阳叹了一口气,看着庞落雪道“你知道了多少。”

“没多少,该知道的知道,不该知道的不知道。”庞落雪耸耸肩。

“我楚沐阳也算是妥协了,你们这两个丫头,也不知道是不是我上辈子欠你们的。”

“少废话,快点说。”戚瑶又上前踢了楚沐阳一脚,在他干净的袍子上留下一个黑乎乎的印子。

楚沐阳无奈的拍了拍自己腿上的印子。

楚沐阳看着两个人都没有要搭理自己的意思,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道“舞阳是我母后的心腹,她的地位比我在母后的心里地位都高尚许多,,这件事我也是知道个大概,这次南诏国本来打算让一个郡主过来的,但是舞阳却执意要过来,本来母后是不同意的,但是不知道二弟跟母后说了什么,母后竟然同意了。”

“师兄,你的地位怎么这么低,我都不好意思说这个楚沐阳是南诏国的太子,不会是你二弟想取你而代之吧。”戚瑶皱眉

楚沐阳道“二弟一向是不理政事的,我在外这么多年,也没有见他有争权的意思,但是最近他身边的人倒是越来越不简单,母后现在越发在意自己的美貌 ,虽然常年服用蛇胆,但是最近的二弟给母后上了一种新的蛇胆,倒是母后用着更好了。”

楚沐阳的这话听得庞落雪跟戚瑶直恶心,但是想到南诏国的皇后是楚沐阳的母后,只好对视了一眼不说话。

“那舞阳公主到底是什么意思?”戚瑶问道

“她带过来的舞姬都是从小跟他一起长大的,我嫩南诏国有一种巫术,是一种媚术,据我所知,这个舞阳一直在修炼这种媚术。”

庞落雪皱眉“ 所以现在皇帝是在一点一点的被这个燕贵妃修炼的媚术给迷惑了?”

“也不完全是,你也知道,舞阳公主年纪小,长得又美貌,你们东秦皇帝喜欢她是正常的,但是这个丫头自己想要什么我也是不清楚,她一直都是跟我二弟亲近,你也知道,我都是一直在外面跑。要不是我发现舞阳身上带着的香囊竟然能让人产生幻觉,我也不会发现这个丫头的心思。”楚沐阳无奈的说道

“这个舞阳包藏祸心,怪不得有这么大的本事,连宜贵妃这么难搞的人都敢得罪。”庞落雪说道

楚沐阳无奈的一伸手,他也没有想到这个舞阳公主竟然这么狠。

“师父,我想知道你站在哪边呢?”庞落雪拖着下巴问道,虽然自己也知道这样有些不厚道。

戚瑶也是满脸笑意的看着楚沐阳,“难不成师兄要跟我作对么?”

楚沐阳摇头,这两个丫头完全是披着羊皮的狼啊。

“我自然不管跟你们作对的。”楚沐阳满目的真诚“我也不赞同舞阳的做法,太过卑鄙了,再说雪儿身为东秦国的公主,肯定会帮皇后的。”

“你还是真的说对了,皇后娘娘对我一直不错,我不能看着舞阳公主将东秦国搞垮,若是她想弄死东秦皇帝倒是我没有什么意见,但是别人不行。”庞落雪说道,也不隐瞒。

“舞阳他们的计策完全都没有跟我说,这件事我完全被蒙在鼓里,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留舞阳一条性命。”楚沐阳说道,毕竟舞阳是他妹妹,母后一向是喜欢她,不过楚沐阳更了解庞落雪的性格,舞阳若是落到她的手里,怕是不死也要掉一层皮才是。

“你放心,只要她不挑战我的底线,我自然会给师父你点面子,但是丑话说在前面,若是她不仁,我也会不义的。”庞落雪若有所思的说道

“这是自然,皇家的感情淡薄,舞阳虽然是我的妹妹,但是她的心里在想什么 我这个做皇兄还真是想不到了。”楚沐阳叹了口气

“据我所知,舞阳公主这次来,跟你弟弟身边的那个毒师有联系 ,她带的不仅仅是媚术这么简单,那个毒师还给了她一些了不得的东西,是你们南诏独有的,是什么,到现在我还没有查清楚,不过师父做乖徒弟还是要告诉师父你一句话,小心你那个弟弟吧,他看你的眼神里面可是充满了恶意。”庞落雪说道

楚沐阳皱眉,随后想到了什么,了然的笑了笑。“你们放心,我能够做到南诏国的太子自然也不是泛泛之辈,我的那个弟弟在想什么,我不是不知道,你们放心,我心里有数,真难得你们两个没良心的还能想得到我。”

“这是自然。”戚瑶不满,懒洋洋的叹了口气。

“师父,你可以走了,我们困了,看你这么坦诚的份上,我们就不跟你计较了。”庞落雪也打了个哈欠 往外面赶人。

楚沐阳瞪大了双眼,像是在看两个怪物一样看着这两个丫头,他自己到底在外面穷紧张什么,早知道他早说了,这两个丫头知道的比自己都多,害自己担心了这么九,谁能够告诉她这是为什么?

庞落雪跟戚瑶一脸嫌弃的看着楚沐阳自己一个人在那里纠结,都伸手往外面赶走他。

楚沐阳看着准备脱鞋子上床的戚瑶皱眉道“戚瑶,你不会是不打算走了吧。”

戚瑶回头,点点头道“这是自然,这么晚了,我一个女生多危险啊,师兄怎么一点都不心疼我。天那么黑,人家只是个弱女子会害怕。”说完楚楚可怜的 看着楚沐阳。

楚楚可怜?她说她自己是个弱女子,弱女子哦?楚沐阳觉得自己一定是撞到鬼了。这个丫头杀人不眨眼,竟然说自己是弱女子,还怕黑?

楚沐阳摇着头一直赶走刚才戚瑶说的话,才觉得好一点。

对着二人说了一声晚安,赶紧离开,他觉得在呆一会,自己不知道还受不受的了了。

庞落雪跟戚瑶对视了一眼,两个人相视一笑,拿过被子,睡觉。

美容觉啊,美容觉!(未完待续。。)

...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