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一百九十四章 治疗

庞落雪没有一点点的同情庞落雨,在她手里不知道有多少丫鬟仆人受到了处罚。

庞落雪将第三针扎进去的时候,换来了庞落雨新一轮的尖叫声“娘亲,我受不了了,娘亲,好疼啊,雨儿好疼。”

二夫人上前焦急的看着大夫。

大夫一边施针一边冷漠的说道“夫人若是心疼大可以出去,要知道我现在停下来,大小姐的性命堪忧不说,大小姐的腿一定会废了。二夫人,我劝你还是想清楚。”

二夫人咬了下嘴唇,恨不得上去替庞落雨受这些疼痛,但是如果忍受不了这些,自己女儿的性命就没有了,想到这里,二夫人咬着牙道“雨儿,你忍着,你忍着,娘亲也很心疼你,不过你想想,晋王妃的位置就要来了,以后你再也不用受到府里其他人的白眼了。”

庞落雪下针一针比一针快,庞落雨的叫喊声都喑哑了。

二夫人咬着嘴唇,一脸的不忍,庞落雨已经痛晕过去了几次,但是每一次又会被更强烈的痛感给痛醒。

二夫人都已经听得麻木了,庞落雨身上因为疼出的汗水已经把衣服打湿。

庞落雪施完最后的一针,庞落雨早已经将 连痛都喊不出来了。

二夫人的眼睛里面都是泪水,庞落雨早已经痛的没有知觉的昏了过去。

“神医,我女儿她?她怎么样了?、”二夫人悲伤道

看着床上的庞落雨,已经难过奄奄一息的模样心疼的不得了。但是看到她绷带下面的脸真的是惨不忍睹。

“放心吧,大小姐现在没事了,夫人去准备热水吧。将这些草药泡进去,可以帮助小姐更好的吸收,夫人等小姐醒了,这腿也就好了。”庞落雪说道

走到一旁留下个方子,当然是价值不菲的。

“菊青,还不快去准备,。多谢神医了。”

二夫人 终于出了一口气,这下老爷也就看到希望了,下面就是脸了。这可神医这么有本事,不知道雨儿脸上的疤痕能不能去掉。

“神医啊,您本事真是好,不知道我女儿脸上的伤能否治好?”二夫人看着庞落雪的老脸说道

庞落雪摇了摇头“夫人。大小姐脸上的伤是被感染了。老夫已经没有办法帮大小姐复原了,能够将伤口长好都已经不容易了。”

二夫人失望的点点头,难不成自己的女儿要一辈子都要靠着人皮面具过活了?

“那大夫,人皮面具,您什么时候做好?”二夫人着急的问道

“明日吧,正好帮大小姐拆绷带,顺便也可以试试这人皮面具合不合适大小姐,夫人准备好黄金就是了。”

“这是自然。来人,送神医出去。” 二夫人失望的说道

庞落雪跟着丫鬟出门。回到医馆,将妆容都卸了,又恢复了自己年轻貌美的模样。

菊青准备好热水,将草药泡进去,二夫人亲自将庞落雨放进水里,菊青在一旁加着热水。

庞落雨在热水里面幽幽的转醒,还以为自己在施针,尖叫起来。

二夫人赶紧抱着庞落雨安慰道“乖,乖,雨儿已经没了,已经好了,已经过去了。”

庞落雨这才止住了尖叫,看到自己光着身子躺在浴桶里面,里面漂浮着难闻的草药。

“娘亲,你这是做什么?”

二夫人看见庞落雨醒了,虽然脸色依旧很差,很苍白,至少没有刚才那种撕心裂肺的叫喊声让她心痛。

二夫人看着庞落雨道“雨儿,你觉得好些没有,你的腿?”二夫人示意庞落雨感受一下。

庞落雨看着自己的腿,要努力感受了一下,终于觉得有些力量了,慢慢的扶着浴桶站了起来,虽然有些累但是好歹是站了起来了。

庞落雨欣喜道“娘,娘,你看,我能站起来了。”

二夫人也是喜喜极而泣,母女两个抱在一起,今天这些罪她总算是没有白受。

菊青看着庞落雨站了起来赶紧道“大小姐,您要好好泡着这些药材,小姐躺了许多日子,肌肉会出现萎缩,站的久了,不利于大小姐的健康。”

二夫人赶紧扶着庞落雨泡了进去,“对的,对的,要听神医的话,很快你又能跟以前一样,能跑能跳了。”

庞落雨顺从的点着头,丝毫没看到菊青的手上沾着别的药,儿母女两个专注的的抱在一起,小心翼翼的避着庞落雨身上和脸上的伤口,生怕绷带沾染上了水。

庞落雨舒舒服服的泡了会儿澡,二夫人有扶着她走了几步路,母女两个才各自睡了,就等着第二天神医将绷带拆了。

只是等到半夜,腿上的疼痛感又来了,只是比较轻,但是也要了庞落雨的半条命。

落雪阁

庞落雪身边站着白芷和白汀,,庞落雪打开一个盒子,里面静静躺着一张人皮面具 。

“小姐,这个东西这么难做,你为什么要做给大小姐?”白芷好奇道,连她都看的出来二夫人跟大小姐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懂什么,小姐这样做肯定有她的道理啦。”白汀回嘴道

庞落雪将东西收了起来道“白汀这话说的不错 ,这张面具可是用来送给晋王殿下一个大礼的,你们这些日子辛苦了,苍翼不在,那边都要你们去照顾。”

“小姐客气啦,小姐肯让我们接手是相信我们,白芷和白汀一定会帮小姐照顾好那边的。”白芷说道

“放心吧,苍翼很快就会回来了,到时候你们也能够轻松些,不用这么累了。”

庞落雪安慰道

“我们不累,相反,我们很喜欢这样忙碌的生活,小姐今天宫中传来消息说是宜贵妃跟心来的燕贵妃争宠吃醋被皇帝训斥了。”白芷说道

庞落雪挑起嘴角道“嗯,燕贵妃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善茬,但是宜贵妃也不是吃素的,怎么会被训斥,按理说燕贵妃正在得宠,宜贵妃也算是宫里的老人了怎么会跟个小姑娘争风吃醋?”

“探子说是因为皇上最近经常留宿在燕贵妃娘娘处,宜贵妃有着协理六宫的权利自然是看不惯了,她一向是受宠,连皇后都要给她几分面子,听说这燕贵妃把皇上迷得那是神魂颠倒的,竟然皇上脸初一十五的日子都留宿她的宫里面,只是皇后还没有生气,但是宜贵妃却让人将送去皇后宫中的点心送到燕贵妃的宫里,本以为皇后会出面,结果皇后直接连说都没有说一句,宜贵妃觉得气不过,就去训斥了两句,结果晚上燕贵妃就在皇帝耳边吹了枕边风,皇帝安慰了好久,对宜贵妃训斥了几句,怕是现在宜贵妃正在自己宫里哭诉呢。”

白芷说道

庞落雪也搞不懂这个燕贵妃到底要做什么 ,按说她孤身一人前来南诏国应该学会低调才是,怎么才来一边跟皇后争宠一边又跟宜贵妃这个老狐狸争宠,这个南诏国的舞阳当真是不简单。

“小姐,舞阳公主也就是燕贵妃娘娘,这次来带来了很多南诏国的美貌舞姬,有几个甚至被皇帝收入后宫了,这皇帝陛下真是荒淫无度。”白芷说完 意识到那个皇帝是豫王的亲生父亲,吐了吐舌头。

白汀也轻轻推了她一把。

庞落雪将头上的簪子一根一根的拔掉,放到手里道“白芷说的不错,这个东秦皇帝还真是荒淫无度,怕是南诏国主将舞阳公主送过来也没有安什么好心。”

庞落雪想南诏那么多舞姬放到东秦皇帝身边,对皇后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若是其中一个人有了子嗣,怕是这个公主的地位会更加稳固,这个南诏公主到底要干什么,难不成跟二皇子有关,还有二皇子身后的裕度到底要干什么?

“小姐?小姐?”白芷伸手在庞落雪的面前晃了晃。

庞落雪才发现今天又走神了,微微回过神道“很晚了,你们也去睡吧。”

“是,小姐。”两个人相对了一眼,悄悄出去了。

庞落雪对着窗外冷冷的说了一声,“出来吧。”

果然窗外的那个人影微顿,不过下一刻却是推开了们进去。

庞落雪披散着头发 坐在床上,身上只批了一件外套。

进来的人事楚沐阳,夜深露重,楚沐阳也不知道在外面站了多久,衣服都已经被露水打湿了。

“你怎么知道我在?”楚沐阳本来就站在庞落雪的房间外,因为是深夜她不便 过来,所以他自己以为很小心翼翼,没有人会发觉。

庞落雪却这样聪明的知道了他的藏身的地方。

其实也怪不得庞落雪,自从经历了上一世的背叛,她的敏感程度就大大提高了,还有就是她在门外的树上都撒下了一种特质的香料,若是有别的香料混进去,就会散发出一种奇怪的异香,别人只会以为是花园里面的树木开花造成了。

庞落雪叹了口气,她知道是楚沐阳,因为这里面的人只有他的身上会会沾染草药的香气,还有就是南诏国特有的气味罢了。

楚沐阳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道,也笑了,对啊,他的雪儿就是这么聪慧。(未完待续。。)

...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