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一百九十章 定情

庞落雪端着药碗,看着房间里的两个人, 也是出了一口气,这苍翼能醒了过来就好。

庞落雪将药碗放到一边道“紫鹃,你也照顾苍翼一夜了,去休息一下吧。”

紫鹃羞红了脸,楚沐阳接过药碗,帮苍翼把脉,“还好你身体的毒素已经清了,只要好好调理就行了 。”

紫鹃上前道“那是不是以后就不用再吃那些压制的药了?”紫鹃着急的说道

“这是自然,以后就不用在吃那些药了,只要慢慢调理就好,把身体里面的余毒排出去就好了。”楚沐阳将药放到苍翼的手里。

苍翼一饮而尽,紫鹃上前将苍翼嘴角的汁液给擦掉。抬头两个人的脸都红了。

“看来用不了多久,我们的又要有喜事了,苍翼啊,紫鹃可是我的宝贝,你怎么可以抢我的人。”庞落雪打趣道

紫鹃上前捂着自己的脸道“小姐,你在这样,奴婢就不理你了。”

“好好好,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是我白操心了,我瞧着紫鹃说过以后不会嫁人的吗,那我就留着你了。”庞落雪懒洋洋的说道

“小姐”

“主子”

二人异口同声的看着庞落雪满脸的着急。

楚沐阳上前推了她的脑袋道“好了,你就别打趣他们了,看把他们两个着急的。”

“小姐,你真是讨厌,紫鹃在也不理你了。”紫鹃红着脸跑了出去。

苍翼看着紫鹃的身影久久凝望。

“患难见真情。紫鹃也是个有情有义的女子,你一定要好好的对她 ,不许欺负了她。否则我肯定不会放过你。”庞落雪恶狠狠的说道

“小姐放心,属下会照顾好她,一定不会欺负她的。”苍翼坚定的说道

庞落雪也是满脸笑意 有什么事能够见证一对小恋人的幸福更让人更开心的。

湖光山色

湖中间有一辆精致的画舫,白色的沙曼围着,船上幽幽的传来了丝竹的的声音。

隐隐约约还有 嬉笑声音传了出来。

几个舞女跳着最时兴的舞蹈,一旁一个十来岁的姑娘弹奏着一首欢快的小曲。

一个四五岁的娃娃围绕着几个女孩子跑来跑去,传来了嬉笑的的声音。

不用看。这几个闲人就是戚瑶,庞落雪,长乐公主她们。莲叶跟莲藕在一旁拿着水果和点心追着小四子喂,小四子躲来躲去,几个人玩的不亦乐乎。

弹琴的自然是庞落雪,跳舞的是翠微楼的几个头牌。天气这样好。长乐公主自己在家呆的无聊,下了帖子将庞落雪跟戚瑶都约了出来,用了庞落雪的画舫,几个人想出来游湖。毕竟是七月,天气闷热,但是湖上的小风传来过来,湖中心有一个小岛,前些日子庞落雪把她买了下来。上面建造了一个别院,等她们有时间就去住住。避暑什么的最好不过的了。

苍翼抱着自己的剑坐在船尾,庞策看着自己的女神长乐公主,叹了口气,这妮子最近越来越嫌弃他了,竟然亲自去帮忙去照顾翠微楼的声音,庞落雪跟戚瑶亲自弄了家胭脂铺子给长乐公主,最近赚了不少,所以长乐的心情也特别的好,特意挑出来一个时间约他们出来玩耍。

苍翼看着紫鹃在一旁弄着几个小吃,偶尔两个人的视线对在一起,顿时又是一阵的脸红。

紫鹃已经将自己许配给了苍翼,小四子那个人精也悄悄的叫了她一声舅妈,乐的她一夜都没有睡着。

楚沐阳和豫王还有白君若正在钓鱼,几个丫头嫌弃他们,赶着他们几个人去钓鱼了。

白君若拿着一壶酒道“喂,你们有没有觉得,我们的存在感越来越弱了。 ”

“可不是,我马上也要迎娶长乐公主了,可是这个丫头最近抽风去经营胭脂铺了,倒是经营的有模有样,陪我的时间是越来越少了。”

庞策抱怨道

豫王看着弹琴的庞落雪,脸上露出幸福的微笑,对着里面的几个丫头说道“马上就要吃午饭了,是在船上吃还是去湖中心的小岛上吃。”

庞落雪看着戚瑶,戚瑶捏着小四子的脸道“去小岛上吧,今天让厨子弄了不少的材料,等下我们亲自下厨。”

“好啊,好啊,正好你们几个再去打些野味,我们在外面吃。”长乐也说道

庞策无奈的叹了口气,长乐公主一脸的娇蛮起身抓住庞策的耳朵道“怎么,你可是有什么不满意?”

长乐公主一直是她们几个人中最大的,难得露出这么调皮的表情。

庞策赶紧求饶道“我错了,错了。当然是好主意。好主意,绝世好主意,我们快些去吧。”

长乐公主松了一口气,轻哼了一声放过了庞策,庞策在一旁揉耳朵,几个人都不厚道的在那里嘲笑庞策。

庞落雪将古琴放到一边,小四子跑过来庞落雪自然而然的将他抱起来放到自己的腿上。

莲叶跟莲藕上来挠着他的痒痒。

豫王上前将小四子抱在怀里道“你越来越沉了,别累着你雪姐姐了,哥哥这里弄了好多鱼,要不要看,弄一条给你养。”

小四子刚才还不开心豫王说他胖,不过一听有鱼立刻就精神了。抱着赵正扬的胳膊撒娇要去看。

豫王抱着他去后面看,白君若将鱼竿放到小家伙的手里,又教他怎么钓鱼,小四子拍着小手在一旁笑的开心。

庞落雪命人将戚瑶准备好的吃的放到一起,戚瑶拿着食谱跟几个人一起研究。

画舫慢慢的行驶在湖面上,远处的小岛越来越越清晰,几个人掉的于也越来越大。

不一会儿边有家丁将画舫停到渡头,几个丫鬟上来小心翼翼的扶着他们几个小姐下船。

庞落雪看着小岛休憩的真实像一个仙境,种满了各种各样的花朵,小岛的 南边的高地上建造了一座院子,里面的房间都是精心布置的,属于庞落雪的那一间种满了各种各样的草药。

庞落雪挑眉,戚瑶的却种满了垂柳,长乐公主靠近湖边,种满了各种各样珍贵的莲花。

莲叶跟莲藕的靠近庞落雪的院子,种满了各种各样的芍药花朵,紫鹃的种满了杜鹃花。

庭院里面的各种树木都是庞落雪喜欢的e戚瑶上前悄悄道“这些东西有很多都是豫王殿下准备的,看来她对我们雪儿很用心啊。”

庞落雪轻轻推了她一把,“还不快去准备吃的,等下小四子又要吵着饿了。”

戚瑶看着她那个模样,明显就是动心了的样子,还一副死倔强的模样。

“你自己心里有主意就成,你也知道,若是嫁到皇家,你注定要跟别人分享一个夫君。”说完便走了,留下 庞落雪一个人在那里发呆。

豫王看着庞落雪自己一个人在那里发呆,将小家伙放到长乐公主的怀里,走到她的身边,看着庞落雪对着湖水发呆,上前将她抱在怀里道“怎么了,可是有什么担心的?”

庞落雪闻着赵正扬身上淡淡的青草香味道“没什么,只是在想若是有一天,你成为这东秦的皇帝会是怎样?”

赵正扬挑眉“若是我为皇帝,那你一定是咱们东秦最美丽的皇后娘娘。”

庞落雪笑了,轻轻推开赵正扬,抬头迎上他的目光“我要的是只是属于我一个人的夫君,你说我善妒也好,心胸狭隘也罢,我喜欢的人只能全心全意爱我一个。”

赵正扬看着庞落雪认真的模样低声笑了出来。

庞落雪 此刻比任何时候都要紧张,听到赵正扬发笑的声音,一颗心冷到谷底。

就在庞落雪准备转身离开,以后绝对不会再跟这个男人扯上一丁点的关系。

庞落雪忍住眼中的泪水心里却是一片冰此刻她冷,说不难过是假的,此刻她最需要的就是一个安静的地方,让她自己哭会,然后收起脆弱,不在会让泪水示弱。

赵正扬拉住庞落雪吻上她的嘴唇,将她抱在怀里抱得紧紧的,恨不得融入自己的骨血里面。

庞落雪感受到赵正扬身上的温度,眼泪不争气的落下。

赵正扬将庞落雪放开,半跪在地上看着庞落雪的眼睛,这一生一世我只会爱你一个人,除了你,没有任何人能够走进我的心,让我觉得这世界还能够如此美好。“

这下轮到庞落雪惊讶,心里瞬间甜蜜,阳光洒在两个人的身上,形成一个幸福的光晕。

另一边白君若看着相拥的一对儿璧人,心中的苦涩更甚,仰头喝下一口酒,却只有酸涩的味道。

一旁的楚沐阳抢过白君若手里的酒道“你这酒不够,戚瑶那里埋着几坛子百年佳酿,等会儿我们把它们都挖出来喝,那才够味。”

“好。”白君若将头转开,不去看那两个相拥的人。

戚瑶将带过来的食物都用竹签穿好,在火上烤着,不一会儿,香味就出来了,小四子忙前忙后的帮忙烤着东西。

庞落雪也跟赵正扬回来一起帮忙,庞落雪将家丁腌制好的鸡肚子里面塞好各种各样的料子,赵正扬拿过荷叶将它包好,埋到土里面,又在一旁挖个坑,在那里烤,看的庞落雪都啧啧称奇,没想到这个豫王懂得倒是很多。(未完待续。。)

...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