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一百八十七章 治疗

庞落雪看了一眼眼窝凹陷的二夫人道“不知道大小姐是什么病啊?”

二夫人叹了口气“我家小女从马上跌下,不不能下地,再有就是老身听说大夫有一项拿手绝活就是人皮面具。”

庞落雪呵呵一笑“夫人过奖,不过是雕虫小技罢了,不值得提,不值得提。”

二夫人见菊青说的不假,赶紧道“那人皮面具可是真的存在了?”

庞落雪捋了捋自己的假胡子道“这是自然,这门手艺极为难学 ,老夫敢保证这人皮面具整个东秦国只有老夫会。”

“那太好了,还请大夫跟我一起回去看看小女。”

二夫人急切道,这是她这么几次接连受到打击听到的第一个好消息。

“那夫人稍后,老夫拿上工具这就去。”庞落雪冲着莲叶莲藕点点了头。

莲藕将药箱拿着,对着菊青使了个颜色,菊青扶起二夫人道“夫人走吧。”

二夫人对着大夫说道“大夫请。”

“嗯,夫人请。”

落雪阁里面楚沐阳带着解药来到药楼里面,苍翼已经在逗着小四子玩了,紫鹃在一旁拿着吃食喂着小家伙。

“多谢你照顾他。”苍翼看着喂着小四子的紫鹃说道

“苍翼,你不用客气,小四子最可爱了,我们都喜欢他。”紫鹃逗弄着小四子

苍翼叹了口气。

“大清早的叹什么气。”楚沐阳将瓷瓶往空中一抛

苍翼顺手接了,拿着瓶子沉思。

“这药很霸道。雪儿跟我研究了一下,已经将毒性降到最低了,不过风险还是很大的。喝不喝在于你。”楚沐阳坐在窗户上,又对着小四子扔了一个玩具。

小家伙眉开眼笑的接了过来。最近苍翼生病却给他雕刻了不少了笑玩具。

“小四子,你可是越来越胖了,看来最近的伙食很好。”楚沐阳捏着小四子的婴儿肥的脸狭促的说道

果然小四子脸瞬间阴沉了下来,苍翼看着楚沐阳道“若是小姐知道你又欺负他,肯定一帮子女生又要说你了。”

楚沐阳松开了小四子的脸,想到那一帮子的女生对自己这个小家伙的宠爱。顿时像是泄了气的皮球。

楚沐阳凑到小四子的面前道“小四子应该不会告状的哦?”

小四子神秘一笑“雪姐姐会揍你的,哈哈。”

这下楚沐阳的脸色黑了,其他的人都笑了。

听雨轩

庞落雨早早的让侍女将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躺在床上。等着神医来给她诊治。

“怎么还不来,你们去看看?”庞落雨不耐烦的说道

丫鬟赶紧跑出去去看。

“雨儿,起了吗?”二夫人心情好,连语调都轻松了起来。

庞落雨难得的好心情.

“娘亲。你可算来了?神医呢?神医在哪里?”庞落雨焦急的问道

二夫人知道庞落雨心急。赶紧上前道“来了,来了,雨儿不要着急,娘可是一大早就把神医给请过来了。”

庞落雪将药箱放到桌子上“见过小姐。”

“神医快起,快来看看我的脸,还有没有得治。”庞落雨着急的问道

“大小姐不用着急,让老朽先给你把把脉。”

说着菊青搬来一个凳子,庞落雨迫不及待的将手伸了出来。庞落雪皱着眉头把脉。

一边看着庞落雨的脸上的伤痕,虽然上了上好的药。但是仍旧阻止不了伤口的溃烂。味道很难闻,庞落雪屏住呼吸。

“大夫,有办法治好没有。”二夫人着急的问道

庞落雪当然不行治疗庞落雨,不过看在她还有些作用的份上就勉强给点甜头吧。

“大小姐想要站起来还是有希望的,老夫拿手的就是针灸,大小姐只是於血阻塞了经脉 ,造成了浑身瘫痪。”庞落雪看着二人也听不懂就一个劲儿的在那里忽悠她们。

二夫人一听可以让庞落雨站起来,开始觉得有希望了“大夫,只要你能治好我的女儿,不管多少银子都行,我们庞国公的府定会好好感谢的。”

庞落雨也感受到了希望,在床上躺着像个废人一样,她早就受够了。

“大夫,我的脸呢?我的脸要多久才能好?”庞落雨满脸的希冀。

庞落雪遗憾的摇了摇头道“大小姐的脸已经溃烂,请恕老夫无能为力了,二夫人还是另请高明吧。”

庞落雨摸着自己的脸道“为什么?难不成,我一辈子就要顶着这张脸过吗?我不要,我不要,大夫,求你在想想办法,我不想毁容,我不想这么过一辈子。”

庞落雪皱着一张老脸道“大小姐脸上的皮肤已经受损严重,纵然是治好了上面也都是疤痕,这个老朽真的是治不好。”

庞落雨的双眼瞬间失去了神采,二夫人心疼坏了,赶紧上前安慰。

菊青道“大夫,您不是会人皮面具吗?”

庞落雨挣脱开二夫人的怀抱,看着大夫“大夫,是真的吗?你真的会做人皮面具。?”

庞落雪挑起嘴角道“这是自然,这是老夫的看家本领,整个东秦都找不到第二家会做的。”

庞落雨睁大了双眼看着大夫道“大夫,那就请您给我做一张人皮面具,做一张人皮面具。”

“这人皮面具可贵着呢,在说小姐的脸已经溃烂了,这人皮面具毕竟是个不透气的,对小姐的伤没有好处,每天也就只能戴上一两个时辰。对小姐来说用处不大。”庞落雪幽幽的说道

只是现在的庞落雨什么都听不进去,一直非要吵着闹着要大夫做一张人皮面具给她。

二夫人看着疯狂的庞落雨。对她来说,最不能接受的便是自己的脸成了这个鬼样子。

“大夫,这面具有什么坏处吗?”二夫人到底是经过些许风浪的人。她就这一个女儿,自然要为她打算。

“有,夫人您看,大小姐的脸已经溃烂了,如果长时间戴着面具,那么她下面的皮肉就会坏死,脸上的肉能不能好好的。就不能保证了,在说着腐肉会慢慢腐蚀别的地方,我怕大小姐受不了这种 痛苦。”

“不。我 不怕。”庞落雨目光坚定的看着二夫人。

二夫人叹了口气道“大夫,这样吧,你先治疗着我家女儿的腿,这人皮面具我们也要一个。”

“夫人可想好了。若是出了什么事。老夫可不会担待的。”

“这是自然。”庞落雨焦急的答道

“好吧,这一切后果自有我们担待,但是我家小姐受伤的事情,还请大夫保密。”

“这是自然,老朽知道。还请夫人准备些热水,老朽帮小姐治疗,准备一张小姐的肖像,老朽好准备帮小姐做一张人皮面具。”

“多谢大夫。菊青你还在磨蹭什么,没听到大夫说话吗?还不快去准备热水。”

“哦。是二夫人。”菊青慌忙跑出去。

屋里的味道虽然点了重重的香,但是腐肉的味道是怎么都掩盖不住的庞落雪将一支安神香点燃,将帘子拉起来,莲叶跟莲藕抱着药箱子站在一旁配合着。

二夫人站在外面焦急的等待着。

庞落雪将煮好的麻醉汤药灌进庞落雨的嘴里,莲叶看着床上的庞落雨皱着眉头道“姐姐,一定要治好大小姐吗?她心肠这么狠毒,我看啊,真是活该。”

莲叶在一旁皱着鼻子也道“她真是活该,身上的味道真是难闻死了,她还抹了这么多的香粉,混合到一起真是怪。”

“谁说我要治好她了,这可是她未来婆婆赏赐给她的,她既然这么想嫁给晋王,这个样子,我倒是觉得两个人适合多了。”庞落雪,摸着下巴说道

庞落雪也顾不得庞落雨疼不疼将她脸上的绷带剪开,看着她血肉模糊的脸打了 个冷战,她看多了也是会做噩梦的。

两个时辰后

庞落雨的脸被从新包扎了起来,味道倒是比平常好闻多了,收起了身上的银针,莲藕从药箱子里面拿起一个瓷瓶放在她的鼻子下面, 床上的庞落雨悠悠转醒。

下人们撤掉了帘子,二夫人赶紧进来。

“怎么样大夫?”

“大小姐的脸上的药我已经给她换好了,我会留下药膏,每日都要换,还有药只要每日按时服就行了,我会每三天来帮助大小姐扎一次针。相信用不了多久,大小姐就能站起来了。”

二夫人满脸的欣喜,她闻得到这屋里的腐肉味道已经淡了很多,赶紧道“多谢大夫,多谢大夫。”

“先别急着谢老夫,这人皮面具可是要一千两黄金的,至于做不做还要看二夫人的意思。”

庞落雪也不想白白的做一张人皮面具给庞落雨。

果然二夫人脸色不好,一千两黄金当真不是个小数目,不过好在她的嫁妆不少,这次只能拿点东西去典当了。

二夫人咬咬牙道“大夫放心,三日之后,本夫人必定送上一千两黄金。”

“那就谢过夫人了。大小姐觉得怎么样?”

庞落雨感受到脸上冰凉的感觉,觉得自己的脸正在慢慢的好,但是下身却传来了撕心裂肺的疼痛。

“大夫,我下面的腿好疼啊。娘,雨儿好疼。”

“大夫,这......”二夫人看庞落雨疼的马上就要落泪了,也心疼的不得了。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大小姐的腿正在恢复知觉,所以才会有疼痛感,若是大小姐连这个都不能忍受,那老夫也没办法了。”

“雨儿......”二夫人看着床上的女儿心疼

“娘,我能忍受的住。”庞落雨咬牙坚持道

“那老夫先告退了。”

“菊青去送送大夫。”二夫人说道(未完待续。。)

...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