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一百七十一章

“你可认输?”庞落雪再一次开口问道,从檀香的眼中,她看到了退缩,恐惧,与求饶,但这又怎样?若是自己落在檀香的手中,檀香怕是会毫不犹豫的杀了自己,她已经两次对她下手,她又怎么会手下留情?

如预期的那样,没有等到回答,庞落雪索性利落的挥了几刀,看似轻柔,却足以毁了她的手筋脚筋,而她的举动在众人眼里,却丝毫不以为意,当然了,在场的很多人以及不明白此刻檀香身上的状况,又怎会知道庞落雪的这几个动作,挑断了檀香的手筋脚筋?若真是被挑了手筋脚筋,那还能如檀香那般平静吗?当然不会,被挑断筋骨的痛,单是想想都足以让人头皮发麻,浑身发颤了。

就连此刻的檀香,怕也不知道自己身体上受到了什么创伤,浑身麻痹的她,好似连意识都要被麻痹了,可自始至终,她都不知道是哪一步出了错,眼前这个庞落雪到底在她冲向他的那一刻对她做了什么。

“我们输了。”出乎意料的,西陵国的大皇子骤然开口,依旧那佯装出来温润。

庞落雪耸了耸肩,丢开了匕首,既然对方已经认输,那么也就罢了,不过……想到自己给檀香的教训,不死似乎比死了还会更加痛苦。

“承让了!”庞落雪拱了拱手,嘴角轻扬,漂亮的脸上绽放的笑容让人炫目,所有人都看得不禁呆了,他们本都对这个庞落雪不抱任何看好。但这结果……他们竟是没看清她到底是怎么出手的,便已经制服了对手,赢得了这一局的胜利。

“哈哈……”东秦皇帝首先大笑出声。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亲自走上前,“好啊!好!”

这个庞落雪,吓了他好大一跳,但终究是没有让他失望,“你可是立了大功啊!”

若是放在其他时候,赢一场便不算什么。但这局是关键,庞落雪赢了,那当真是立了大功了。

“雪儿啊。朕就这封你为咱们东秦的雪郡主,雪儿啊,你看看你还想要什么?”东秦皇帝笑得合不拢嘴,越看这个庞落雪。心中便越是喜欢。

庞落雪面皮微抽。“谢皇上恩典,臣女只是尽了自己的本分而已。”

皇后笑道“陛下,看来咱们的的雪公主真是让人惊喜,还是如此的识大体,当真是咱们东秦国的福气。”

庞落雪现在做的那些事要是让东秦皇帝知道了,怕是也不会放过她吧。

东秦皇帝怔了怔,想也没想的就应承,“好。朕便如你所愿。”

现下,这一局的胜利已经敲定。庞落雪回到原来的位置,庞策首先上来,拉着庞落雪左右看看,若是让母亲知道自己的妹妹受了伤害,那他岂不是一百条命也不够死的。

握着茶杯的手下意识的紧了紧,眸中凝聚起一抹深沉,心中泛出酸意,见那庞策很快便松开了庞落雪,眉心才稍稍舒展,他相信,若是二人还不分开,那么他定会上前将二人拉开。

“东秦皇上,如今的形势,我北燕国和东秦国都是七胜,现在高兴,未免太早了些。”北燕大皇子已经离开,开口的是方才胜了的二皇子。

二皇子的生母可是北燕三大望门之一的詹家,在北燕国的地位自然是不容小觑,这一行人,以北燕大皇子大皇子为首,那么处于苍翼之下的第一人,便是这个这二皇子了。

东秦皇帝并没有因为他的话而失去笑容,反而笑得更是得意,“既然如此,那便有二皇子派一个人出来吧!”

二皇子一听,自然是当仁不让,大步走了出来,东秦皇帝看了他一眼,随即给赵正扬使了个眼色,“正扬,这就交给你了。”

赵正扬嘴角微扬,起身上前,二皇子在看到赵正扬之时,明显皱了皱眉,他方才虽然胜了,但是,自己比起赵正扬来,怕是要差上几分,但此刻,却已经没有了退路。

抽签之后,由二皇子取得决定权,二皇子心中一喜,“文斗,请豫王殿下陪在下下一盘棋如何?”

这个二皇子是一个下棋的好手,据说北燕皇帝也是擅棋之人,但也曾屡次输给二皇子,北燕人都唤二皇子为棋王,他那自己最擅长的来和赵正扬比,显然是打定了主意要赢。

赵正扬却只是微微一笑,“那便来吧!”

不多久,宫人送上了棋盘,二人相对而坐,赵正扬执黑子,二皇子执白子,时间分分秒秒的过去,二人神色泰然自若,但是,越是到后面,二皇子明显脸色有些不对劲儿,双眸隐约含着紧张之色,越往后走,白子在他手上停留的时间就越长,而反观赵正扬,却依旧一脸平静,丝毫没有任何波动。

“你输了!”落下最后一颗黑子,赵正扬沉声开口。

二皇子脸色早已经黑得不能再黑,可看棋盘上,白子明显是没有了出路,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二皇子抬眼看向这一身藏青色锦衣的男子,赵正扬,他竟输给了赵正扬!

虽然他不愿,但却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我输了。”

“哈哈,这下朕该高兴了吧!”东秦皇帝大笑出声,欢喜的上前,扫了一眼众人,视线最后落在西陵国的身上,“可有异议?”

“呵呵,东秦国果真是人才辈出,恭喜啊!”西陵的皇子脸上扯出一抹笑容,但眼底却依旧冰冷如霜。

东秦皇帝却不管他是不是言不由衷,胜利就是他东秦国的了,当真是振奋人心!其他的他东秦皇帝倒也是不在意了。

“那么今日各位也来做个见证。朕今天就封庞家的二小姐庞落雪为我们东秦国的雪郡主。”东秦皇帝的话响彻整个大殿的每一个角落,原本因为输了而不甘心的北燕国和西陵国的人一听到东秦国皇帝老儿的声音,注意力都集中了过来,尤其是被伤了的檀香,回去之后经北燕大皇子查验她的伤势,方才意识到刚刚那个庞落雪对她做了什么。

她最初以为,那几刀不过是伤及皮肉而已,北燕大皇子告诉她自己的伤势之时,她只是震惊,并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但是此刻伴随着她身上的知觉渐渐恢复,她才明白,挑断手筋脚筋,是什么感受,那痛甚至比上次受毒药折磨的痛还要来得凶猛万分,最重要的是,以后,她便无法再用手用腿了,这和一个废人又有什么区别?

脑海中浮现出方才大皇子看她的眼神,她的一颗心顿时跌落谷底,从皇兄的眼中,她看到了遗弃,一颗再没有用的棋子,面临的命运除了被弃,还能有什么呢?

檀香被疼痛与不甘折磨着,看到那一春睡罗裙的庞落雪美貌的脸上笑的倾国倾城,下意识的想握紧拳头,可是,此刻的她,竟然连握拳的能力都没有了!

东秦皇帝满脸慈爱的看着庞落雪,那眼神炙热的比看自己的儿子还亲,看的庞落雪都有些怀疑这个东秦国的皇帝要干嘛。

皇后看着庞落雪站在那里赶紧,说道“雪儿啊,还傻站着干嘛,还不快谢谢陛下的恩典啊。”

庞落雪看着东秦皇帝,转脸看着一脸欣喜看着她的庞策,庞落雪行了一礼道“陛下,臣女只有一个愿望,臣女愿意不做这个公主。”

皇后看着庞落雪道“雪儿啊,你可有什么事,你这次立了大功。你要什么陛下都会答应你的”

说完皇后看了一眼东秦皇帝。

东秦皇帝看着庞落雪道“皇后说的不错,只要不危害咱们东秦国的江山社稷,你有什么需要朕都会答应。”

庞落雪看了一眼庞策,又对上白君若的眼神回头看向东秦皇帝道“臣女的哥哥庞策跟长乐公主两情相悦,臣女想求一求陛下的恩典,能把这个荣耀赐给他们,也好让有情人终成眷属。”

皇后看着庞落雪点头赞叹道“哎呀呀,真是个好孩子,宁愿放弃公主的名号,换取自家哥哥的婚事,庞国公,你真是好家教啊。”

庞国公站起来道“皇后娘娘缪赞了,老臣唯有一子,庞策也是跟长乐公主两人互生情愫,老臣跟夫人也是很喜欢长乐公主那个孩子。老臣也希望陛下能够成全。”

庞落雪看着庞国公,心里虽然感谢他的一番话,不过还是不能抵消她心里对庞国公的怨怼。庞落雪悄悄将头偏到一边去,没看到庞国公眼里的殷切。

另一边南昭国的人看着庞落雪,他们心里都知道,这次他们南昭国带来了舞阳公主过来进行联姻,他们南昭国主的意思就是迎娶东秦国的长乐公主做他们南昭国的国母的。

此时的楚沐阳看着庞落雪,若是雪儿成业公主,那是不是意味着,他们南昭国可以考虑娶了庞落雪为公主呢,若是雪儿愿意…………

楚沐月?站起来大喊道“雪郡主,我们南昭国这次来除了参加四国狩猎,另一方面就是我们南昭国太子求娶长乐公主为我们南昭国皇后的。”

庞落雪看着怒气冲冲的南昭国的楚沐月,挑起嘴角,目光却是落在一旁楚沐阳的身上。(未完待续。。)

...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