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一百六十九章 庞落雪出战

这下,这个晋王回去回去,怕是不会好过的!

方才北燕大皇子的杀意,众人都看在眼里,但对于这个北燕大皇子在规则之内的狠辣行为,他们却也不能多说什么。

“北燕大皇子胜,北燕国一胜。”宫人宣布道,而此时还在台上的晋王,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听到宫人宣布,他强撑着身体起来,一抬眼看向东边的方位,正好与东秦皇帝的视线在空中相触,那眸中蕴含的冷意让晋王身体一僵,顿时明白那北燕大皇子刚刚的意图。

他没有杀了他,便挑起父皇对自己的不满,让他不好过是吗?

好一个北燕大皇子,不但手段毒辣,还深谙算计,看来这个大皇子真的是要自己的命啊。

晋王吃了这么大个亏,但却不得不将心中的怒气与不甘吞进肚子里,走下台子,回到东秦国所在的区域,承受着众人的视线,晋王猛地跪在了东秦皇帝的面前,“父皇,儿臣败了,请父皇责罚。”

东秦皇帝冷冷的看了晋王一眼,败了?败了也就算了,还北燕大皇子抓着这么一个嘲笑他的机会,想到大皇子方才那神态,心中的怒气更浓,“滚一边儿去,好好思过。”

对于这个儿子,崇正帝向来都是疼爱的,晋儿是自己跟宜贵妃的孩子,向来是十分疼爱,上次的刺客虽然自己对她心存疑虑但是还是选择了相信他,但是今天他的表现确实是让自己愤怒。

晋王落寞的回到原来的位置坐下。手紧握成拳,他知道,今天栽的这一个跟斗。要想弥补回来,他得付出更加多的努力与代价,目光看向北方位置上的大皇子,只见他得意的看着自己,眼中充满了看好戏的神色。

庞落雪淡淡的扫了一眼晋王,此刻他的落寞,倒真是让人۰大快人心。想到那日他被自己算计的下场,嘴角浮出一抹笑意。

下面几轮都没有东秦国的代表在其中,几轮之后。便轮到赵正扬对南诏国的二皇子。

二人抽了签,赵正扬得到选择权,几乎是毫无悬念的,赵正扬选择了武斗。而结果也自然可想而知。南诏国的二皇子,没想到这个二皇子的掌风狠辣,手腕独到,但是,在豫王赵正扬的面前,他也是落了下风,不过,豫王却没有如北燕大皇子那般赶尽杀绝。

东秦国豫王胜。接下来有东秦国参与的几轮中,东秦国六胜三败。

整个比赛只剩下最后一轮。目前全场的局势分别是:北燕国七胜,东秦国六胜,南诏国四胜,西陵国二胜 。

北燕国领先东秦一胜,但此刻的局势却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不为别的,只因为最后一轮的对决,正好是东秦国的庞落雪和北燕国的檀香。

这一局此刻显得尤为重要,若是东秦的庞落雪雪郡主,那局势便成了北燕国和东秦国打成了平手,便会由各自的一方派出一人,最后对决,一决胜负。

但若是庞落雪在这一局中,败给了北燕国的檀香,那么,这最后拔得头筹的便是北燕国了。

可想而知,这一局,不仅仅是东秦国和北燕国的对峙。

台下,一袭嫣红色的春睡罗裙的庞落雪起身,正要上台,便听得东秦皇帝低声叫住她,庞落雪微怔,拱了拱手,“皇上有何吩咐?”

东秦皇帝 小声道“雪儿啊,你也知道,这一战对我们东秦国可是至关重要。”

庞落雪敛眉道“雪儿明白,陛下放心,雪儿一定会全力以赴的。”

东秦皇帝说道“若是雪儿赢了,朕便封你为雪公主。”

庞落雪吓了一跳,皇后也满脸笑意道“陛下放心,雪儿怎么说也是咱们东秦国的郡主,雪儿一定会全力以赴的,雪儿也该去了,记得小心些。”

“多谢母后。”庞落雪深知皇后是真心喜欢她的。

东秦皇帝思索片刻,见北燕国的檀香已经站在台上等着了,最终还是朝庞落雪摆了摆手,示意庞落雪上场,他现在也只有祈祷,这个庞落雪千万不要让他失望啊!这可是关心到他们东秦国的第一大国的颜面还有就是

他们四国贸易的通行证了。

安宁看了一眼旁边的人,白君若和赵正扬都是满脸的紧张,庞落雪微微一笑,随即走向台上的檀香,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台上的二人身上。

宫人主持抽签,庞落雪和檀香各自抽了一支,庞落雪看到自己签上的字,嘴角扬起一抹灿烂的弧度。

“东秦国雪郡主抽到决定权。”宫人宣布道,这一局,无论是哪一个环节,都显得极为重要,谁抢占了先机,谁便离胜利更进一步。

庞落雪抽中的决定权,这在让东秦皇帝松了一小口气的同时,却也让某些人神色更是严肃了起来,北燕大皇子自从庞落雪上场之时,他那锐利的视线就一直没有从她的身上移开过。

说实话,先前,在东秦国的那十个人当中,除了赵正扬和白君若,他谁都没有放在眼里,而眼前的这个雪郡主,看年岁,不过十三岁左右,又看似手无缚鸡之力,反观北燕国的檀香,虽然是一个女子,但那眼神中的锐利,便可以看出这个女子不似养在深闺中的小姐,只要是武斗,反而是檀香更有可能得胜。

可是,此刻却是庞落雪抽中了决定权,若是她选择文斗,那么结果就不好说了。

北燕大皇子的手下意识的紧了紧,这一局只有东秦国输了,他北燕国便是当仁不让的胜利者,所以,这一局,那个雪郡主必须得输,眼中划过一丝狠毒,雪郡主若是选文斗,那么他得想方设法破坏才行。

“雪郡主啊,请做选择。”宫人催促道。

庞落雪看着站在自己对面的那个女子,想到她便是害的苍皇后的凶手,眼底划过一丝冷意,但嘴角的笑依旧没有消失,“武斗!”

庞落雪吐出两个字,众人哗然,神色各异。

他们对这个庞落雪的判断,和北燕大皇子对他的判断相差无几,若是选文斗,还可能有胜的机会,这么一个看似手无缚鸡之力的娇滴滴的女孩子,却选了武斗,而她面前这个叫做檀香的女子,明显就是有几分武功底子的,这个庞落雪莫不是自寻死路?

对面的檀香显然也是这么想的,听到庞落雪吐出“武斗”二字,嘴角勾起一抹不屑,那冷然的眼中闪烁着势在必得的光芒,她从小便被训练,别说是单纯的武斗,就连是杀人,她也毫不手软,想到自己那个还没完成的任务,檀香眸子一紧,因为那次刺杀北燕四皇子的任务失败,大皇子命令宫人一月没有给她解药,除了她自己,没有谁会知道那一天一夜她是怎么撑过来的,没有解药,她便只能疼足了一天一夜,甚至比置身地狱还要受折磨。

谁能想到,她的大皇子为了更好的控制她,竟然亲自在她的身上下药,每月都需要解药压制,逼迫着她不断的为大皇子做事,那个庞国公的二小姐,她一定会杀了她。

檀香知道,自己今天若是完成了不了胜利的任务,那么,等待她

的便是如上一次一样的痛苦,所幸,这个二公子撞到她的面前来了,这一场,她檀香是赢定了。

“哎……”东秦皇帝大大的叹息了声,脸色顿时变得更加难看。

皇后也是皱眉,心道这个雪儿,难不成什么时候学过武术吗?

就连豫王赵正扬的握紧了拳头,他知道,雪儿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若论文斗,那么雪儿必胜无疑,但若是武斗,雪儿恐怕……毕竟,她不会武功不是吗?

赵正扬的注意力却不在庞落雪的选择上,而是在北燕大皇子以及西陵国那边,这一局至关重要,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不得不防着,北燕大皇子可不是什么光明磊落的君子,即便是庞落雪选了武斗,让他放松了警惕,他也依旧不能松懈。

“那便开始吧!”北燕大皇子朗声开口,嘴角的笑意多了几分得意,他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着这个东秦国的雪郡主输在檀香的手上,那么他北燕国就是这次的胜利者了。

庞落雪和檀香各自站在一边,相距数米,各自看着对方,檀香嘴角勾起一抹冷意,从靴子中抽出一把匕首,所有人都是一惊,除了方才上官敏用了鞭子,其他的人都是赤手空拳,东秦皇帝猛地起身,正要抗议,便听得北燕大皇子先一步开口,“规则中没有说不可以使用匕首。”

皇后也着急的看着庞落雪,那刀子的锋利撒发着白森森的冷光。

东秦皇帝的话还没出口,便被堵了回来,却只能在众人的目光下坐了回去。

北燕大皇子看崇正帝那难看至极的脸色,嘴角的笑意更浓,论武斗,胜利的天平就已经朝着檀香倾斜了,现在她的手中又多了一把匕首,那匕首泛着寒光,一看就是削铁如泥的宝贝,这可是自己送给这个没有名分的妹妹的,看来,这个檀香怕不仅想要取得胜利更要杀了她,东秦国的皇室他都讨厌。!

檀香正如北燕大皇子所想的那样,要的不仅仅是胜利,还打算要了对手的命,上次因为苍皇后的事情,她受尽折磨,这个苍翼又带着小皇子跑到了东秦的。既然眼前这个雪郡主是东秦国的人,她当然要讨回一些利息,不然,难消她心头的怨气与不甘,她定要在她认输之前要了她的命。(未完待续。。)

...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