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一百六十七章 比试

话说 庞落雪院子里面小四子跟白君若玩的开心,宴会上的气氛很是紧张,晋王看着皇帝玩弄着手上的扳指,好似对这晋王的 选择都不在意的样子,只有懂得皇帝的人知道,这是皇帝紧张时候 常做的动作。

“晋王选好了吗?”北燕的人不耐烦的说道,大皇子跟二皇子可是对晋王半点好感都没有。

晋王额头上冷汗直流,他不管选择哪个都是错的,选择北燕,北燕的实力不弱于他们东秦国,南诏国今年来的人实力不弱,再则是西陵国,西陵国是四国之中最弱的,若是第一次遇到西陵国,那么他们东秦国的胜算就不是一般的大了,虽然这样做会让人觉得他晋王 有失身份。但是为了讨得皇帝的欢心才是重要。

晋王抬头道“父皇,儿臣就选择西陵国 的使者。”

果然话一说出口,连东秦国的人都觉得面上脸红了,皇后低低笑了一声,宜贵妃焦急的看着东秦皇帝。

东秦皇帝抬头道“ 西陵国也是个大国,既然晋王选了西陵,那我们东秦就先 跟西陵国的使者进行切磋了,如此甚好,如此甚好啊!”

晋王的脸色已经变得很难看了。

宴会就这样尴尬的进行着。

第二天四国间的比试也要开始了

皇后娘娘先一步到了这里,亲自招待着各国的使臣,重阳殿为了今日可是做了许多准备,专门分割了四个区域。西陵的皇子带着西陵国的十个使臣,坐在西方的位置,一袭大红的大公主上官敏今日也安分的坐在西陵皇子的身旁。一根九节鞭挂在腰间,不动不说话,倒是也有几分淑女风范,只是,谁又能知道,此刻的上官敏早就已经坐不住了,她倒是想给晋王一鞭子了。

而南方的区域里。以南诏国主为首,楚沐阳也坐于其中,楚沐阳的身旁。二皇子在楚沐阳的身边乖乖的坐着,但是楚沐阳身边作者一个低调的黑袍男子。

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那男子,她是认得的。虽然平日里没有什么

呵!要她师父命的呵!

那边的那个黑袍人看了过来。挑起嘴角看了庞落雪一眼,又低下头恢复恭谨的模样。

北燕大皇子二皇子带着北燕的十个人坐在北方的位置,安宁看着南边的位置,里面除了北燕的皇子,十个座位,十个座位分别坐了九人,而那个丫鬟打扮的女子在给大皇子倒了一杯茶之后,随即坐在了那个空出的位置上。安宁眼中划过一抹了然,原来如此啊!这个女子既然有坐在那个位置上的资格。那会仅仅是一个丫鬟吗?

那边,檀香也看了过来,不若方才替北燕大皇子倒茶时的温顺,倒是多了几分冷冽的孤傲,那绝对不是一个丫鬟能有的,那份孤傲,必然是经历了长时间的积累与沉淀,才能从眼中自然而然的传递出来,让人忽视都难。

这个沉香……庞落雪敛下眉眼,估量着她的身份,檀香?又是北燕大皇子身边的人,突然,脑中一个激灵,庞落雪不可思议的看着对面的那个丫鬟打扮的女子,檀香?好一个檀香!堂堂一个公主,竟甘愿伪装成一个丫鬟在大皇子的身旁,是为了什么?为了北燕国?

这个叫做檀香的女子,在素来低北燕国素来低调,前世,北燕大皇子当了皇帝,而助他登帝的最重要的一个人物,便是这个叫做檀香的公主了,这个公主并不如其他公主那样,从小就被所有人的目光围绕着,檀香是宫女所生,亲娘在生她的时候便难产而死,她亲娘可是大皇子母妃身边的丫鬟。所以,她便是有北燕皇家的血脉,但是,却因为母亲的身份的低微,并没有公主的封号,世人却不知道北燕国还有这么一个公主。

檀香在北燕国的皇宫中并不被认可,长大了也依旧是以宫女的身份生活着,前世,她助太子北燕大皇子之后,大皇子才公告了她的公主身份,并以赐以“大公主”的封号,将其宫女娘亲的坟迁至北燕的皇陵皇陵以贵妃的仪制下葬的。

在庞落雪看到檀香的同时,檀香的视线也落在了她的身上,这个叫做庞落雪的东秦国的雪郡主的,弱柳扶风的模样,长得倒是倾国倾城不折不扣的一个美人,脸上温润的笑,让人如沐春风,似乎能暖到人的心坎儿里去。

但是,檀香却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被温暖的人,从小她生活的环境,让她练就了一副铁石心肠,淡淡的收回视线,眼底闪过一抹不屑,在北燕,她当着宫女的同时,却也是被严格训练着的,她的大皇兄从各方面训练她,不是因为宠爱,而是因为,大皇子只将她当成一颗棋子。

这次她之所以会出现在北燕国的这十人当中,完全是因为得了父皇的命令,她必须为北燕国赢得今日的比赛出一份力,也就是说,她就必须要赢了她,不惜一切代价!

而凭着自己平日里的训练,无论是等会儿抽签由谁决定比什么,她都能游刃有余的应付。

北燕大皇子下意识的看了她一眼,檀香点了点头,似在告诉他,她不管选择谁,她必胜!

“东秦南宫泽对西陵上官敏。”

“……”

“……”

宫人公布了分组的结果

人员分配宣布完毕,便正式进入了比赛的阶段,第一组,南宫泽对上官敏,二人各自上了台,在宫人送上的签盒中,各自抽了一支,看了签的内容,上官敏眉心皱了皱,“比文还是比武?由你决定!”

她的签上是空白,那么毫无疑问,南宫泽便是抽中了决定比赛什么的资格,南宫泽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西陵远到是客,这个决定权我让给公主。”

众人哗然,决定权在手上,对自己是有莫大的帮助,可以选择自己擅长的和对方比,这样自己胜利的几率也高得多,这个南宫泽竟要将这决定权让出来,他莫不是不想赢了不成?

但是,明眼人却是看得出来,南宫泽是在让着上官敏,让的方式还极为巧妙,他是男子,而上官敏却是一个女儿家,他抽中了上官敏,在很多方面就已经占了优势,他不是一个喜欢占人便宜的人,让出决定权,是为了对上官敏更加公平。

“这个南宫将军,果真不愧是一个真君子!”西陵皇子眼露赞许,不仅是真君子,还是一个体贴的人,他本来是以男让女,但却巧妙的用了以主让客,同样是让,后者更能让人接受,更何况上官敏的性子,若是南宫天泽真说出了“以男让女”,那她又怎能接受?

上官敏脸上绽放出一抹笑容,“真的?”

此人是东秦国的南宫将军,据说此人除了武功了得之外,文才也是首屈一指的,若是选择武斗,她上官敏还有几分把握,毕竟,她上官敏从小就习武,一手九节鞭功更是使得出神入化,但若是文斗,自己必输无疑,甚至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自然是真的,慧敏公主请。”南宫泽朗声开口,严肃的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上官敏不由得多看了这个南宫天裔一眼,眼中亦是赞许,但是,很快她晶亮的眸中便多了一丝狡黠,“那敏敏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南宫将军,请接招!”

说话间,腰间挂着的九节鞭不知何时已经在她的手上了,上官敏对她的鞭子极为自信,既然南宫将军给她这么好一次机会,她当然要选自己擅长的了,武斗,她便要用手中的鞭子胜得东秦国的这个年轻将军!

鞭子一出,如一条灵蛇一般,朝着南宫泽窜去,那出手的速度,就连一旁看着的人都觉诧异,这个上官敏,分明就是要前占先机,打人家措手不及嘛!

只是,这对南宫泽来说又算得了什么?看着鞭子朝着他的脸袭击而来,眼中划过一道光芒,只是微微一抬手,那鞭子便好似有生命一般,缠住了他的手腕儿,眸子一紧,若是方才那鞭子接触到的是他的脖子,那么此刻被缠住的定是他的脖子,他当然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上官敏见他避过一击,震动九节鞭子,试图将鞭子收回来,只是,这一次,她却无法如以往那般轻松自在,原本有生命的鞭子,此刻好似不听话了一样,上官敏看向南宫将军,正对上他似笑非笑的黑眸。

南宫泽利眼微眯,顺着缠住手中的鞭子,用力一震,那力道竟让上官敏下意识的松开了手。

“啊……你……”上官敏心中大恼,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从不离手的九节鞭被对方夺了去,正不甘时,那鞭子却被南宫将军操控着,朝着自己的脖子袭来,就如方才自己所使用的手法一样,上官敏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如方才南宫将军那般用手去挡。

只是这次她却没有那么轻松 那鞭子亦如方才一样,缠住了上官敏的手腕儿,南宫泽见状,却并没有给她有丝毫喘气的机会,挥动着鞭子,身形一闪,敏捷的绕过上官敏,如此两圈,等到他停下来的时候,上官敏的双手曲于胸前,被她自己的鞭子牢牢的和身体捆在了一起。(未完待续。。)

...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