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一百五十五章

只可惜,庞落雪是不愿意的,他能做的就是成为她背后的势力,不用她过的这么辛苦。

楚沐阳道“你让我想想吧,压制的药方在那里搁着,我会尽快研制出解药,今天四国狩猎,我要先走一步了。”

庞落雪重重叹了口气道“四国狩猎说的是狩猎,不过刀剑无眼,师傅要保重自己。”

还在出门的楚沐阳身子微微停了一会儿,又出去了。

庞落雪看着庞策一脸的担心,安慰道“师傅是个心软的人,你放心,我一定会成全你跟长乐公主的。”

庞策心事重重,没想到楚沐阳是这样难缠的一个人。

“对了,雪儿,豫王来接你了。说要跟你一起去狩猎场。”庞策才想起来,此时怕是豫王已经等了很久了吧。

庞落雪看向庞策道“你先去,我随后就到。你顺便去请白公子我在门口等着,就让白公子做我的马车好了。”

“好,那你快点。”庞策好忙上前跑到药楼去。

白君若刚刚起来,白府的马车早已经等在门前了,白君若特地留了不少的守着药楼,他知道庞落雪对这个昏迷的人在意,所以特意留下了不少的人。

庞策的话让白君若受宠若惊,没想到这个丫头心思这么细腻。

“多谢雪儿的好意了,我有马车,告诉她,在狩猎场见。”白君若对着庞策说道。

“嗯,那我就不勉强了。猎场见。”庞策转身出去。

白君若好心情的喝完了一整碗的蜂蜜燕窝粥。破天荒的又吃了不少的的茶点。旁边的跟着他的侍卫眼睛睁得老大,看着白君若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庞落雪看了看苍翼,发现他的呼吸已经平稳了。也放下了心。

莲叶跟莲藕照顾着她,戚瑶也抱着小四子现在一旁看着。

庞落雪上前捏着小家伙的脸,觉得比前一段瘦了不少,有些心疼。

小四子笑眯眯的伸手让庞落雪抱,庞落雪接过他,走到床前摸着苍翼的脉,已经平稳了。伤口也缝合好了,终于松了口气。对着小家伙笑道“舅舅已经好了,等过了这些日子就好了。他现在太累了,等他睡醒了就会陪你玩了。”

小四子看着床上的苍翼,小手摸了摸苍翼的脸,小声道“舅舅。你快点起来。小四子以后会乖的,会好好吃饭听夫子的话。”

小家伙的话,让屋里的几个人都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多么乖的孩子。

庞落雪对着莲叶道“去弄些吃的给小家伙,昨天弄了不少的吃的,你们去看看有什么好的,给苍翼多准备点,他醒了肯定会饿的。小四子知道他的口味,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

“是。小四子一定会准备好的。”小四子认真的看着庞落雪说道。

庞落雪摸着小家伙的头给了他一个大大的微笑“去吧!”

小四子拉着莲叶的手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等看不到小四子,庞落雪脸上的笑容渐渐变得淡了,看着戚瑶又是满面的愁容。

戚瑶道“雪儿,师兄怎么说,苍翼有救么?”

庞落雪点了点头

众人松了一口气,戚瑶道“那就好,雪儿还是有什么事情不成?”

庞落雪的眼睛里面露出渗人的光道“晋王的爪牙我看着很不爽,这次我便要他亲自将他自己的爪牙给抓起来。”

戚瑶看着庞落雪的表情,重重的点着头。“雪儿,你需要我做什么?”

庞落雪看了看床上的苍翼一眼,道“准备一些死士,今天我就要行刺。”

庞落雪看着戚瑶,戚瑶嘴巴张得老大。难以置信的问道“雪儿,行刺谁?”

“自然是行刺那个东秦陛下了,我昨天偷偷留下的尸体用药保存好了吧,等下他们便要派上用场了。”庞落雪挑起嘴角邪۰恶的说道。

昨天起的刺客不少,有一些庞落雪将他们留了下来,用药保存好了,就为了今天的栽赃嫁祸,晋王你可要收着我送给你的这份大礼才好啊。

“留点人保护好苍翼跟小四子。我会带着白芷和白汀的,戚瑶你留下。”庞落雪说道。

戚瑶皱眉,但是也没有不听庞落 8雪的,只是对白芷白汀道“一定要保护好主子记住没?”

“是。”

戚瑶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莲藕看着庞落雪,眼神殷切,她知道自己不会武功,去也是拖累庞落雪。

庞落雪自然知道莲藕在想什么,拉着莲藕说道“你今天将那些穷苦孩子转移到庞策新买的地方,想必虞山内会比较安全,在里面建造房子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好好的教育他们。”

“是,姐姐,你也要小心。”莲藕不放心道

“你放心吧,我自然会小心的。”庞落雪对着莲藕认真的说道。

“好了,我该走了。”庞落雪对着几人说道。

“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几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嗯”庞落雪头也不回的走了。

刚出门便见庞落冰打扮的像一只蝴蝶一般,站在院子里等着她,庞落雪眼神幽深。

“二姐姐可是要去狩猎场上?”庞落冰问道。

庞落雪点了点头

“那大姐姐会去吗?”

“她是未来的晋王妃,能出风头的地方肯定不会错过的。”庞落雪想起庞落雨那个做作样子不悦的说道

庞落冰咬了咬嘴唇还是没有把她最想说的话说出来。

庞落雪问道“冰儿,你还有别的事情没有,没有的话,二姐姐要先走了。”

庞落冰小声道“二姐姐,冰儿只是来送送二姐姐狩猎场上刀枪无眼二姐姐可要当心。”

庞落雪上前看着庞落冰飘忽不定的眼神道“冰儿真乖,还有事吗?

庞落冰笑颜如花道“没有了。”

庞落雪淡淡道“那我就走了。”

“冰儿送二姐姐出去。”庞落冰扶着庞落雪到了花厅看到豫王在等着庞落雪眼中的嫉妒一闪而逝,他真的好嫉妒二姐姐,凭什么所有人的眼光都在她的身上,她也想去狩猎场,不过她知道二姐姐并不想带她去,所以她一直隐忍着,没有啊表现出一点点不满,她会耐心的等着,等着自己羽翼丰满。

豫王看着庞落雪道“母后让我过来接你”说完眼神飘忽不定。

庞落雪也不拆穿,笑着道“多谢母后记挂。”

“那我们走吧,不知道你吃饭没有,今天做了一些吃食都给你拿了过来,你尝尝。”说着铜爵上前将东西拿出来,果然都是精致的糕点,铜爵将最后的拿出来果然是一串冰糖葫芦。

庞落雪拿了过来,豫王道“做多了,就拿给你吃了。反正也是多出来的,你不喜欢就扔了好了。”

“不,我要。”庞落雪接了过来。她知道这不过是豫王的借口罢了。

庞落雪咬了一口,道“很好吃。”

豫王嘴角不自然的上挑道“你喜欢就好,以后做的多的我都给你送过来。”

铜爵在一旁嘴角抽抽,这个王爷真是不老实。明明就是特意做的。

“走吧,再不走就要晚了。”

…………

四国的狩猎场就是东秦的皇家狩猎场,不过为了迎接四国狩猎这个地方交给晋王重新扩大修葺了不少。侍卫巡逻的次数又增多了。

狩猎场的人已经来了不少,皇后带着后宫的妃子早已经坐在那里,肚子已经隆了起来,下手坐着宜贵妃,依然是那副柔弱的样子。

梅妃却给皇后打着扇子遮住阳光。若芳将西瓜挖好,皇后慢慢的吃着。

宜贵妃怨毒的看了一眼皇后的肚子,又笑道“今日真是热闹,本以为皇后娘娘怀着身孕不愿意出来了。”

皇后撇了一眼宜贵妃道“这是东秦国的大事,本宫自然要来的,怎么妹妹可是听到什么了?”

宜贵妃擦了擦嘴角道“也没什么只是昨夜陛下睡在臣妾那里,说皇后娘娘月份越来越大了,怕是不方便出来,没想到皇后还是来了,这么大的太阳,真是让妹妹好生担忧呢。”

皇后眼神暗了暗,笑了笑,只是这笑意并没有达到眼底,“陛下的心意,本宫知道,只是本宫是正宫,更是东秦的皇后,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代替的。”

宜贵妃手狠狠的握着,指甲都掐到自己的肉,疼痛感让她冷静下来,哼,就算你怀有身孕又能怎样,不得宠爱就是不得宠爱,否则豫王也不会落得这么尴尬的境地,宜贵妃笑道“姐姐说的是,您的位置自然不是谁都能替代的。还是姐姐的福气好,都已经这个年纪了,却能怀上。胎气也这般安稳。”

皇后笑道“妹妹还年轻,孩子还是会有的,妹妹不必着急,胎气稳还是多亏了雪儿时常送来一些安胎的吃食,这孩子也是个招人疼的知道本宫不喜欢药味,特意做了许多去除药味的方子,等妹妹有了身孕,想必妹妹的儿媳妇也会这般用心,毕竟她能是亲姐妹,想必一样的孝顺,妹妹真是有福气。听说这个大小姐还是个懂事的,对妇得了解的通透,以后妹妹少不了要好好调教了。”说完一旁的梅妃也捂着嘴轻笑。

宜贵妃气急心道“这个庞落雨真是个祸害,她能有什么好名声,清白都没了。”(未完待续。。)

...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