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一百三十五章

宜贵妃看着庞落雨的脸,没想到皇后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发难,顿时脸色阴沉,冷冷的看了一眼庞落雨转身又看向皇后笑眯眯道:“姐姐,那只簪子是臣妾赏赐的,也是臣妾多年来得爱物,只是大小姐为了表示一片孝心便戴了上去,你也知道臣妾素来喜欢清丽的装扮。”

“是吗?”皇后不怀好意的笑道

宜贵妃看了一眼庞落雨道:“大小姐,本宫说的可是真的?你便说与皇后娘娘听吧。”

庞落雨浑身打了个冷战,虽然说盛夏刚来到,酷热难耐,但是此时的庞落雨就像浸泡在寒冬腊月的冷水里面一样,庞落雨知道宜贵妃是她未来的婆婆,不管怎么说自己都不能得罪她,赶紧像皇后行礼道:“皇后娘娘,宜贵妃说的不错,这根簪子是娘娘喜爱的,赐给了雨儿,雨儿也是觉得这根簪子好看,更是贵妃娘娘的一片心意,便戴在了头上,却没有想到自己思虑不周全,没有看到自己今日的衣衫不配这根簪子,倒是雨儿的错了,辱没了这根簪子。”

宜贵妃满意的笑了笑,这个庞落雨还算识相,扭头向皇后说道:“娘娘,您还有什么疑惑吗?”

皇后垂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护甲抬头又恢复了笑容“妹妹说什么了,我哪里是有什么疑惑只是见大小姐这身打扮不相配才有了此一问,妹妹倒是多心了呢。”

宜贵妃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淡淡笑道“哦?原来是妹妹多心了。”

皇后眼光深沉,举起面前的杯盏一饮而尽。

皇帝见两个人你来我往,也不干预,看着庞落雨道“不知道庞家大小姐有什么才艺可以表演。”

庞落雨紧张。她的诗词歌赋不过不一般,若是在四国人的面前表演,不仅会触怒龙颜,也会让晋王不悦。

庞落雪好奇的看着庞落雨,她倒是要看看这个庞落雨到底要表现什么。

果然梅妃也好奇道“三小姐琴技不俗,二小姐一曲水墨舞让人折服,不知道大小姐又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惊喜呢。”

“庞落雨。你随意即可。毕竟将来要嫁给我们皇家,晋王的正妃可不是这么好当的,当时宜贵妃可是说大小姐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皇帝插嘴道

这次庞落雨真的是四面楚歌了。她表演的若是不好怕是连晋王都要埋怨她了。

果然晋王看着庞落雨,她不知道庞落雨这个闺门千金的所有才艺皆是从庞落雪身上偷来的,只是知道她绣技高超,但是皇后的刑罚让庞落雨再也拿不起针线了。这个手怕是废了,诗词方面倒是不怎么擅长。这个庞落雨难不成想要把他的脸面都丢了去,顿时道“父皇,大小姐的手受过伤,本来雨儿的绣技可是数一数二的。现在怕是不能表演了。”

皇后不悦道“晋王这话,便是怪母后了。”

晋王赶紧跪下请罪道:“母后息怒,儿臣自然不是这个意思。大小姐受伤是她自己咎由自取,怎么能怪到母后身上。儿臣万万没有这个意思。儿臣的意思是大小姐只是尽心熟读女则与女训,在其他方面倒是没有这么精通。”

梅妃道“那就是大小姐没有什么才艺了。”说着看向一直微微发抖的庞落雨。这个大小姐不知道走了什么好运气竟然可以嫁给晋王为妃,要她看来,怕是给她个侍妾的名分都是抬举她了。

庞落雨跪下请罪道“臣女的的才艺的确不登大雅之堂,怕是污了贵客的眼睛。”

皇帝看了看这是四国都在,自然不能将脸丢到这个地方,原本他以为三小姐琴技不俗,二小姐的更是惊讶,这个大小姐原本还以为有些什么不同的地方,原来竟然是个草包,这样的女子竟然还要做自己的儿媳妇,想想肚子里就觉得窝火。

南诏国的舞阳公主道“这庞家三位小姐想必肯定各自都有才艺,大小姐这样便是过谦了,不如大小姐表演一二让我们也长长见识,未来的晋王妃总不能什么都不会吧。”

楚沐阳也没用想到这个妹妹竟然会开口挑衅,不过只要不涉及雪儿,其它的他都不在意。

西陵国的皇子也道“本皇子也好奇未来的晋王妃到底有什么不同之处。”

皇后见话都说道这份上了,看了一眼宜贵妃道“不如妹妹去说说,我看大小姐必定是藏有后手,没有妹妹的允许,怕是不敢表演呢。”

宜贵妃看着庞落雨皱眉道“雨儿啊,不如你随便表演一下,不弱了我们东秦国的名声就行了。”

舞阳道“二位小姐都这么出色,想必大小姐会带给我们更大的震撼。”

庞落雨手心都是汗,她知道此事在也推脱不掉了,在推脱怕是黄上就会不悦,不由得看了一眼庞落雪,如今她能指望的便是庞落雪了。

庞落雨道“那请允许臣女下去准备一下。”、

皇帝看着觉得有戏,便点头道“去吧,朕准了。”

庞落雨看了一眼庞落雪道“妹妹,不知道妹妹能否帮姐姐一下。”

庞落雪好笑的看了一眼庞落雨,就算是这个时候难不成这个贱人还想着利用自己。

庞落雪看了一眼皇后道“母后,儿臣陪姐姐看看,看是有什么想要效劳的。”

皇后点点头,满眼的慈爱道:“去吧。你敢跳过舞,要好好休息。”

庞落雪行了个礼告退。

庞落雪跟庞落雨站到一起,底下便议论纷纷,“这鲜花啊,总要跟绿叶一起才能表现出她的美丽,你瞧着二小姐跟大小姐站在一起,这二小姐美的就让人转不开眼睛了。”

“是啊,是啊,二小姐这一身白衣倒是看起来像广寒宫的仙子了”

一旁的庞落雨听到这话,脸色隐隐发青,看起来更加可怖了,庞落雪微微挑起嘴角,这个庞落雨怕是忍不了了呢。

刚出门,庞落雪跟着庞落雨走到一旁的花厅,庞落雪走到一旁的桌子上自己倒了一杯茶浅浅的饮着,一旁的庞落雨忍了又忍才忍住自己的怒气,努力挤出一丝僵硬的微笑道“雪儿,这次比可要帮帮我。”

庞落雪看了一眼庞落雨淡淡道“不知道姐姐有什么需要我帮的,要知道姐姐可是这东秦国的第一才女了,琴棋书面样样精通。”庞落雪说的讽刺

一旁的庞落雨脸色铁青,冷冷道“雪儿这是在怪罪姐姐我吗?”

庞落雪故作惊讶道“妹妹怎么敢,姐姐为何这样想?倒是让妹妹吓了一跳呢。”

庞落雨走到庞落雪面前跪下道“雪儿,这次你一定要帮我。”

庞落雪道“姐姐,你这是做什么,快些起来,雪儿又何德何能能帮到姐姐,姐姐莫要为难我了。”

庞落雨眼泪都快出来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庞落雪欺负她,庞落雨如何不觉得委屈,不过想到只要自己牢牢把握住晋王,以后定会让庞落雪好看,今日之辱,他日必定十倍奉还。

“雪儿,你那么聪明,一定有办法的,不如你华一幅画,我拿过去就说是我画的。”庞落雨一脸希冀的看着庞落雪。

庞落雪没想到这个庞落雨这般不要脸,淡淡道“这事也不是不可,要知道一幅画倒是不值得什么,我就是怕别的。”

庞落雨站起来大吼道“怕什么,说到底你到底就是不愿意帮我,还是怕我抢了你的风头。”

庞落雪冷冷的看着庞落雨道“姐姐这算是恼羞成怒吗?既然姐姐不需要雪儿帮忙,那姐姐就自己想把,雪儿告退。”

庞落雪不屑,你以为你还是前世那个庞落雨吗,才女,温婉大方,这世你就是个挑梁小丑,不知道你还有什么风头可说。

庞落雨一下子慌了,赶紧抓着庞落雪道“雪儿啊,是姐姐错了,姐姐不应该这么对你说话的,要知道姐姐一向是最疼爱你呢,等我成了晋王妃,一定会帮雪儿找一户好人家的。”

庞落雪皱眉看着被庞落雨抓着的地方,她可不想衣服被抓破“帮你也不是不可以,画画倒是不难,怕就怕有别人质疑,毕竟使我们一起过来的,他们若是怀疑姐姐弄虚作假,要姐姐当众画出一幅就不好了,到时候姐姐丢脸是小,若是让陛下知道,那可是不仅仅是丢脸了,到时候姐姐的晋王妃位置保不住,怕是还有杀头的罪过。”

庞落雨松开庞落雪,喃喃道“完了,完了,一切都完了。”

庞落雪看着她一脸要死的样子,突然眼中眸光一闪道“倒不是没有办法。”庞落雪故作为难道

庞落雨就像是抓到了最后的一棵稻草,紧张道“雪儿我就知道你有办法,你快说。”

庞落雪道“我前些日子得到一个凤头篌,今日打算送给了皇后娘娘,要知道那个东西四国都是少见的,她的声音更清脆,弹奏起来想必不错,姐姐若是愿意一试,那妹妹便先借给姐姐用了。”

庞落雨为难道“可是我不会弹奏啊。”

庞落雪道“那有何难,我记得有个简单的琴谱,姐姐正好现在将它背熟,我正好去给你取,这首曲子曲调简单,混过今日肯定是没问题的。”

庞落雨知道自己没有后路可退了,点点头下定决心道“如此就麻烦雪儿了。”

庞落雪微微一笑“姐姐客气”我想要的一直是你的命,自然将你捧得越高才会摔得越重了。(未完待续)

...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