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一百三十四章

东秦皇帝看的目不转睛,最后突然笑起来,她轻轻点头,道:“这个孩子,的确很聪明。”

舞曲罢,四面屏风上全都画上了盛开的鲜花,跟这满园的鲜花胜景相得益彰,庞落雪轻轻喘了一口气,从屏风后缓缓走出,众人这时候才发现,她的袖底早已被墨汁染黑,可是她却像是没事儿人一般,笑嘻嘻地上去给皇上皇后行礼。

皇后欣喜道:“雪儿当真给了本宫不少的惊喜”

东秦皇帝微笑,道:“你能有这份心思很好,怪不得皇后也很喜欢你。这是什么舞?”

庞落雪黑白分明的眼睛眨了眨,笑道:“回禀陛下,这是水墨舞。”

水墨舞,东秦皇帝点头:“倒也恰如其分。”说着,皇帝招了招手,示意一旁的女官捧了一个托盘过去,庞落雪接过,却是一个装满珠宝的锦囊,庞落雪满面笑容地谢了恩,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却看到庞落雨跟庞落冰满脸怨毒地望着她,庞落雪毫不在意,冲她甜甜一笑,径直坐下了。

八公主跑到庞落雪身边拽着她的袖子道“雪儿姐姐,明月要学,明月要学,姐姐交明月可好?”

皇后看着庞落雪一身白衣上都是墨迹,嗔了一眼明月道:“你雪儿姐姐的衣服都脏了,她刚跳过舞,不如让她休息一下换件衣服,明月还怕你雪姐姐跑了不成?”

明月幽怨的看了一眼皇后道:“母后,有了雪姐姐就不喜欢明月了”

皇后摇着头心道:“如今宫里就明月一个丫头,她自然也是喜欢的,更何况这丫头没有一点心机。”

庞落雪看着明月道:“娘娘素日最疼的便是明月了,明月长得这般可爱。是谁看着都会喜欢的。”

明月看了一眼皇后道:“明月也很喜欢母后”又往庞落雪的怀里一扑道:“明月也喜欢雪儿姐姐”

皇后宠溺的摇了摇头看了一眼庞落雪,转身道:“墨家小姐,你可服了”

墨无双听到点名,瞪了一眼庞落雪,曲身行礼道:“小女服了”说着咬了一下嘴唇。

墨家主素来老谋深算,站起来哈哈大笑道:“我这丫头向来眼高于顶,如今让她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也是好事。只是没想到东秦国真是卧虎藏龙,这位小姐当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啊”

东秦皇帝满意的看着众人的表情,笑道:“墨家家主。这位也是庞国公的爱女,又是嫡出女儿,自然不比平常人,当然也是我跟皇后的义女雪郡主。”

墨家家主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怪不得如此出众。”

庞落雪起身行礼道:“墨家主缪赞了”

墨无双看着庞落雪的眼睛就像要把她活剥了一般。

庞落冰失落的坐在宜贵妃身边,她刚才的荣耀就像是绿叶一般。只是为了衬托二姐姐这朵鲜花一般。让她觉得自己在二姐姐身边永远渺小的像是尘埃一般,而她的二姐姐随随便便就能抓住别人的眼光,成为众人眼中的珍珠。

皇后看着庞落雪身上的墨迹对着若芳道:“去将我那套如意纹的衣裳拿过来给二小姐换上”

庞落雪惊讶:“母后,此事万万不可。儿臣不敢”

开玩笑,宫中等级分明,皇后衣服上都有着皇后专属的纹饰。庞落雪在得皇后宠爱也不能如此大逆不道。

皇后拉起她道:“这是我以前的衣服,只是家常穿穿。上面并没有描龙画凤,算不得什么。”

宜贵妃笑道:“二小姐,这件衣服可是宫宫的绣娘绣了半年才成的,二小姐不必推辞了,如今姐姐怀有身孕怕是也穿不得。”

皇后冷冷一笑:“妹妹说的是,这样好的衣服,也要看是谁穿,我看也就雪儿适合。”

庞落雪刚要说什么,若芳轻轻道:“郡主,这可是娘娘的一番心意,您就莫要推辞了”

庞落雪行礼道:“那儿臣谢过母后了,儿臣先行告退”

“去吧”

庞落雪跟着若芳下去,一路走到皇后宫中。

若芳看着这个沉默寡言的郡主,怕是今日的事情一定会震惊四国的。不由得看出神了。

“姑姑?姑姑?”庞落雪看着发呆的若芳说道

若芳惊醒,行个礼道“郡主恕罪,奴婢走神了。”

庞落雪笑笑:“姑姑客气了。看姑姑想的这么入神不知道在想什么好事呢”

“只是在想郡主今日的水墨舞当真是大放异彩,想必必定能青史留名呢”若芳夸赞道

庞落雪腼腆的笑了笑“不过是小家子舞蹈,况且雪儿在舞蹈上并不用心,不过是侥幸罢了”

若芳看着庞落雪这般知道进退的大家小姐真是少见了。

“郡主稍等,奴婢将衣服拿来”若芳引着庞落雪坐到内堂。

庞落雪坐着稍等,不过一会儿便见一众丫鬟鱼贯而入,若芳亲自捧着那件白色的云纹裙。

若芳知道这件裙子可是皇后娘娘的爱物,就算明月公主喜欢,皇后娘娘都没有割爱,裙子是以白色为主,用的是上好的冰丝织就的,这冰丝可是由一种雪山冰蚕吐出的丝线织就成的,这种蚕极其难养,也只有离这千里之外的雪山上养的百十只,每年培育它们不知道花费多少银子,难得的是这件裙子竟然都是冰丝织就的,摸上去便有一股冰凉的感觉,夏天穿的确是再好不过的了。

庞落雪看着这件衣服,怕是整个东秦国也只有皇后这一件了。

裙摆上用银线绣着祥云和隐绣,怪不得绣了半年,这些祥云像是真的一般。

若芳看到庞落雪眼中的惊艳,笑道:“郡主,这件裙子整个东秦也就这么一件,上面的绣工都是绣园最好的绣娘日夜赶工绣了半年才完成,夏日穿最是清凉,皇后娘娘一直特别珍爱,也是跟郡主有缘。”

庞落雪摸着衣服指尖冰凉的触感不由得夸赞道:“当真是好衣服,多谢母后了。”

“来,替郡主换上。”若芳道

庞落雪伸开双手,几个丫鬟便上前脱掉庞落雪被墨迹染脏的衣服。

虽说庞落雪那件衣服不俗,但是跟这件一比便上下立见了。

几个丫鬟像是一体一般,不一会帮庞落雪穿好衣服,几个人帮她抹平裙角,庞落雪感受到冰蚕丝传来微凉的触感,心静也平和了,宫女拿来铜镜,庞落雪看着镜中的自己竟然感觉到有些不真实。

“这衣服也只有郡主穿才算不辱没了这件衣服。”若芳赞叹道。

庞落雪笑道“不愧是娘娘的衣服,连细节之处都透着大气。”庞落雪摸着那条腰带说道。

“这是自然,不过什么衣服配什么人,娘娘的衣服,绣园的自然不敢不用心”

庞落雪粲然一笑道:“谢过姑姑了。”

“郡主,我们回去吧,想必娘娘也想要看看”若芳道

“嗯”

宴会

自从庞落雪挫败了北燕眼高于顶的墨家小姐,倒是没有人敢在出来挑衅了,倒是几家小姐正看南诏国的舞阳公主跳着南诏国的风情舞蹈。

庞落雪出现在门口热闹的宴会瞬间安静了。

庞落雪微微一笑走向皇后身边,发间的花苞悄然开放,众人看着那些如同珍珠米粒的花苞开满了庞落雪半边的头发,像是花中的仙子,白衣胜雪,长眉入鬓。

皇后满意的看着庞落雪,连皇上看的都是目不转睛。

庞落雪行礼道:“儿臣谢过母后”

皇后拉着庞落雪道:“雪儿这身打扮差点没认出来,还以为是哪家的仙女下凡来了。”

宜贵妃闪过一丝惊艳.心道这么好的丫头不能被他的儿子娶了,当真是失算,如今却要娶那个声名狼藉的女人。

宜贵妃道“雪郡主如今还没有及笄便这般姿色出众,怕是等不到及笄这提亲的就要踏破庞国公家的大门了。”

皇后看了一眼宜贵妃道:“我这女儿眼光高,况且我也许了将来为雪儿保媒”言下之意就是宜贵妃你不用想妄了

皇后看了一眼晋王,看到他眼中的痴迷道:“等四国狩猎结束以后,怕是晋王也要迎娶雪儿的姐姐了,到时候做姐姐的我肯定会准备一份厚礼给晋王的”

宜贵妃像是吃了三斤馊饭,脸上讪讪道:“那臣妾便多谢皇后娘娘了。”

“妹妹客气,今天大小姐也来了,我瞧着大小姐打扮的倒是别致,不知妹妹看着怎样”皇后不怀好意的说道

庞落雪才惊醒,原来皇后娘娘也看到了凤凰簪,只是装作不知罢了。

宜贵妃心里堵的慌,却没有办法开口。

皇后看向庞落雨冷笑:“大小姐也在,就让她过来吧”

宜贵妃皱眉,若芳姑姑却直接走到大小姐年前道:“大小姐,皇后娘娘有请。”

庞落雨吓了一跳,心里打鼓,却也赶紧起身跟着若芳走到皇后身边行礼道“见过皇上皇后,贵妃娘娘吉祥”

宜贵妃撇了一眼庞落雨,一肚子都是气。

“起来吧”皇帝看着一身红妆的庞落雨问到“你可是晋儿要娶的那个庞家闺女”

庞落雨行礼道:“是”

皇上看了看庞落雨,又转头看向庞落雪,二人简直是天壤之别。

皇后看了一眼庞落雨:“怎么,大小姐的装扮跟来的时候不一样,这么华丽的裙子怎么配这么素的簪子”

说着皇后看了一眼宜贵妃。(未完待续)

...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