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一百一十九章

庞落雪跟豫王忙完杨氏那边的事情,就告辞了,宫里来人传话豫王要去迎接南诏国的使者,庞落雪虽然很想跟着去,但是莲叶却来报说戚瑶找她,没办法,庞落雪只好跟着莲叶来到戚府。

戚府

庞落雪戴着面纱从后门悄悄进去,就见小四子这个家伙儿自己坐在木马上玩的正是高兴,旁边戚瑶慢慢的推着他玩,传来了一串银铃般的笑声。

戚瑶毕竟是习武之人,庞落雪从后面进来的声音她早已经听到,之所以没回头,就是因为知道听脚步声就是庞落雪。

“小四子,玩的这般开心呢。”庞落雪从身后抱着小四子,怕吓着他从木马上掉下来,果然小四子一愣神,扭头看到庞落雪,咯咯的笑个不停。

“姐姐,你好些天都没有来看过小四子了,是不是姐姐讨厌小四子了?”说着小四子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

庞落雪刮了他的小鼻子一下“怎会,姐姐最疼的就是你了。”

“真的么?”小四子眼睛斜着看着庞落雪确定不是在忽悠他。

“真真”庞落雪用着最真诚的眼神看着小四子,心道,现在的小孩子真是不好糊弄啊。

小四子确定了庞落雪不是忽悠她,又搂着脖子跟庞落雪闹腾起来。戚瑶戳了戳他胖乎乎的屁股,小四子赶紧捂着。

庞落雪将小四子放到白芷的手上,“带她去院子里玩吧,刚才给他带来很多小玩意,小四子一定喜欢。”说着又轻轻捏着这小胖子圆乎乎的脸。

小四子高高兴兴的被白芷抱出去。

“你这么匆忙的叫我过来可是有什么事情?”庞落雪看着戚瑶疑惑道

庞落雪不说还好,一说像是想起了什么。脸上怒气冲冲,伸手一个手刀,旁边的花枝被气劲斩断。

庞落雪吓了一跳,这个戚瑶可是怎么了,“怎么生那么大的气?”

“哼,还不是那个白君若,住在翠微楼的后院不算。竟然派人盯着我们的产业。日日挑衅不说,还在外面造谣说着翠微楼的主人另有其人,雪儿。你说讨厌不讨厌,他会不会知道什么?”戚瑶握拳愤怒道

庞落雪皱眉这个白君若难不成发现了什么?,看着戚瑶愤怒的脸色安慰道“你先不要自乱阵脚,或许他是故意为之的。他可有什么异动?”

“他啊?就一个大少爷,每日闲逛游玩。但是却对我们手下的生意却过多上心,不过最近他点名要听如烟姑娘的琴,不过我告诉他未满一月,如烟姑娘是不会谈的。你猜他怎么着?”

庞落雪看着戚瑶生动的描述着白君若的欠揍的表情,拿着把扇子摇着“本少爷愿意出十倍,或者百倍。或者千倍的价格挺如烟姑娘弹奏一曲,你说他脑子是不是有病。”说完戚瑶翻了个白眼。坐到木马上面,晃晃悠悠。

“那你就告诉他千倍的价格弹奏最后一曲,也是如烟姑娘的最后一曲,如今翠微楼已经开张那么久了,也已经垄断了整个东秦的经济命脉,如烟可以消失了。”

戚瑶皱眉,倒不是因为庞落雪决定不弹奏,而是翠微楼名下产业多的数不胜数,庞落雪弹与不弹,戚瑶都是支持的,毕竟庞落雪一个国公小姐,做这些事情,她也于心不忍“雪儿,你没必要在弹了,咱们如今也不需要他那点金子。”

庞落雪摇摇头,她不仅要弹,还要留下一段传奇,这样才能有利于翠微楼的发展“瑶姐姐,这事我自己有打算,你只要帮我安排就是,顺便帮我准备点东西,金子多了也不扎手,他如今松了做小金上给我们,若是我们不收,怎么对得起白公子千里送黄金的心意,这些钱对他来说不过是个小数目而已了。”

戚瑶知道庞落雪下定的决心是几头牛都拉不回来的,只好吩咐人去准备她要的东西了。

另一边

皇宫

豫王和晋王一起奉命迎接南诏国的使者,作为一个国家实力可以跟东秦媲美的国家,东秦国的皇帝陛下也很重视,于是便让两个儿子去迎接。

豫王与晋王骑着马在宫外等着南诏国的太子嫁到。

这几天晋王正是烦闷,自从他跟庞落雨的事情被皇帝知道,不知道对他训斥了多少回,连宜贵妃都十分不满意这个儿媳妇,非要晋王想办法撤了这场婚事,加之整个东秦国里谣言四起,说是他强占了庞家大小姐的清白,还想抵赖,一下子让他陷入了两难的地步,他之所以要四国狩猎以后迎娶庞落雨,到时候这场婚事结成结不成都要两说了。

这些日子自己名下的产业都被翠微楼抢占的七七八八,连自己引以为傲的杀手组织都开始一蹶不振,她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啊,自从跟庞落雨订婚,就没有一件好事发生,坏事确是撒了欢的往他身边凑,而一旁的豫王,听说他跟庞家的嫡出小姐也就是庞落雪正打的火热,这件事让他记恨不已,且不是说晋王多爱慕庞落雪,主要的是因为他的自尊心和虚荣心在作祟,自己得不到的,便是最好的,别人也别想得到,尤其那个人是太子之位的热门人选豫王。

晋王道“皇兄,听说此次南诏国的太子有意思娶咱们的长乐公主作为国母?”

阚泽晋王的试探,豫王装作恍然大悟的情状道“竟然有这样的事情,父皇的意思吗?”

“父皇的意思便是让荣亲王不要给公主定下婚事。我瞧着**不离十了。

“荣亲王爷就长乐公主一个女儿,让她远嫁他国,的确是有些残忍了。”

“哼!不过是个女子,能为国家做上贡献也是她的造化。左不过是个公主还跟我们是表中关系,有什么好值得感慨的,她愿意也好,不愿意也罢,总之这件事轮不到长乐公主知道,更不用知道她的意思了。“晋王不屑的说道

豫王皱眉,也没有说什么。

不一会儿前面的侍卫跑了过来道“王爷,南诏使者到了。”

“嗯,知道了。”

果然不一会儿远远的驶来一对人马,南诏国的太子骑着一匹白马翩翩而来,身旁尽然跟着楚沐月,一脸的傲气,看起来桀骜不驯,身边跟着一个头戴面纱的老者,一身漆黑,露出的两只浑浊的眼睛。若是庞落雪在,肯定人的出来,这位便是南诏国的毒师名唤裕度,他的一身毒是让楚沐阳都忌惮的,比他的毒更可怕的就是他的野心,正是他的夜夜撺掇,楚沐月也不会出了别的心思,最后命人毒杀了楚沐阳,最终楚沐月当上了皇上,但是也成了楚沐月一生的心疾,裕度成为了南诏国的毒师,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弄了多少人培育成毒人,弄得天۰怒人怨。

两架马车上被众人紧紧围着,但是马车上都有描绘着皇室的纹路,一看就知道里面的人怕是位份也不低。

豫王和晋王对视一眼,上前,豫王道“本王奉父皇之命在此迎接南诏国的贵客。”

说着双手抱拳,晋王跟着道“几位想必也是风尘仆仆,父皇设了宴会,几位先跟随本王去驿站休息吧。”

楚沐阳看了一眼道“多谢东秦陛下,多谢两位王爷。”

说完楚沐阳介绍道“这位是舍弟,沐月”

三个人互相抱拳,算是认识了。

“马车里的是?”晋王疑惑道

楚沐阳看着马车道“舞阳,出来见过两位王爷。”

果然马车被一双白嫩的双手打开,里面坐着一位身穿南诏国服饰的女人,肤白胜雪。只见她并没有下车,只是弯腰行礼道“舞阳见过两位王爷。”

“公主有礼。”

楚沐阳看了一眼舞阳,舞阳把帘子放下又恢复了以前的模样。看了两位王爷。

“走吧,小王亲自为贵客引路。”豫王道

“真是有劳王爷了。”楚沐阳抱拳

“请.....”

豫王和晋王引着众人到南诏国的驿站,才告退。

果然这边豫王跟晋王刚走。

马车里的舞阳从马车里下来,伸了伸懒腰,半个月的马车把她累的够呛。

“皇兄,你怎么愁眉不展的。”舞阳好奇的问道

虽然舞阳不是皇后所生是一位皇帝的宠妃所出,但是那妃子没有福气,难产而死,皇后便亲自抚养,如今舞阳已经年满十五,一个风姿绰约的美人举手投足一股媚态卓然天成,可见是经过皇后悉心调教的。

楚沐阳看着自己的妹妹安慰道“没什么。”他心底是一万个不想迎娶长乐公主的,只是父皇与母后一直催促他,让他烦躁不已,他的心里已经住了一个女子,眉目灵动,一颦一笑都在心底。

舞阳笑了笑“皇兄可是在想那个长乐公主?自从皇兄回来,就整日魂不守舍的,母后问你多次了,只是皇兄三缄其口,其实皇兄没必要娶个别国的公主,只是父皇与母后都觉得皇兄该成亲了,皇兄一个劲推辞父皇挑选的大家闺秀,父皇跟母后才会让你迎娶东秦国的公主的,正好东秦国的公主云英未嫁,听说这位长乐公主有女中诸葛之称,母后觉得娶了她不仅能够协助皇兄,更能稳固皇兄的地位,也能让两国永结秦晋之好。”

“我知道,皇妹一路舟车劳顿,还是先休息吧,这事等到改日再说。”

“是”

“嗯,我去看看沐月。”(未完待续)

ps:新的一波帅哥美女就要来了,晋王要被我玩死了。

...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