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一百一十四章 胜之不武的深情

荣亲王府

荣亲王留着众人吃过饭,才放人走,杨氏虽然没有得到荣亲王的明确答应,但是也差不多了,能得到今日的结果她也是极满意的,如今能做的就是等南诏国的太子松口了。

豫王一顿饭都在想着庞落雪怎么跟南诏国的太子熟络,这让她百思不得其解,这个小丫头真是不得了。

终于一顿饭吃完,杨氏带着庞落雪告辞,豫王也跟着告辞。

荣亲王看着庞策一步三回头的看着长乐公主,心里道:“此事就是要逆了皇上的意思,也要给女儿找个好归宿。”

“好了,不要看,等来日嫁过去,有的是时间看。”荣亲王看着女儿的魂都要飞了出去了,忍不住打趣道

“父王,您要是在这样打趣女儿,女儿可要不依了。”长乐羞红了脸颊.

刚出门,杨氏就觉得头晕难受,也没有出声,怕让两个孩子担心。被扶着上了马车。

刚到庞国公府门口,杨氏再也受不了,果然一个踉跄,杨氏晕倒。

庞落雪吓了一跳,大叫道:“母亲,母亲,您怎么了?”庞落雪摸着杨氏的脉象。

一旁的的庞策赶忙抱起杨氏对着庞落雪喊道:“先把母亲抱进去,叫太医,快些。”

庞落雪赶忙点头,让开一条道,不知为何,庞落雪觉得自己的心理那么不安。一直喃喃自语道:不会的,不会的,一定不会有事的。

豫王看着庞落雪一脸着急,上前安慰道:“雪儿,你不要太担心。国公夫人一定会没事的。”

庞落雪回神看着豫王“多谢正扬,雪儿就不送了。”

“嗯,你快些照顾夫人吧,我等下回府让人送来上好的补品来。”

庞落雪点点头,转身疾步走进国公府。

锦绣阁

庞国公早已经听到下人来报,赶在锦绣阁,在一旁焦急的看着太医给杨氏诊脉。

庞落雪看着庞公公。心里不是没有怨气的。更多的是对母亲的不值得,时间男儿多薄幸。

庞落雪自嘲的笑了笑,在这个薄情的世界里深情的活着。真是胜之不武。

太医皱眉道:“国公爷,夫人这是,忧虑过度,心脉衰竭之象啊。”

“太医。这可是如何是好,夫人怎么会心脉衰竭。”庞国公焦急的问道

太医为难的摇摇头“国公爷。夫人的这个病,老夫也无能为力,唯有安心静养,不要扰了夫人的心神。我现在开个方子给夫人。延缓夫人的病情。”

“如此便劳烦太医了。”

“国公爷客气。”

床上的杨氏悠悠转醒,脸上都是疲惫之色看着床边站在这么多人“这是怎么了”

庞策跟庞落雪站到床前,眼中都噙着眼泪。庞策拉着杨氏的手道“都是儿子的错,母亲身子不好。还要帮儿子操心婚事,儿子真是不孝。”

“说什么傻话,你是我的儿子,为你操心是应该的,只是母亲身子不济,怕是撑不到策儿成亲的日子了。”杨氏摸着庞策越发英俊的脸庞。

庞落雪在摸到杨氏的脉象的时候就发现杨氏的脉象比之前弱了很多,母亲只是去进香祈福,怎么会成这个样子。

杨氏拉着庞落雪的手道“雪儿,看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庞落雪听完眼泪便啪嗒啪嗒的往下掉,拉着杨氏的手道“母亲,不用在操心,以后雪儿会替母亲分担。”

“真是难为你了,母亲不妨事,不要太多担心。”

“母亲,您一定要好起来,雪儿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

庞落雪拉着杨氏的手,突然觉得害怕。

庞国公看着杨氏突然心里觉得内疚,杨氏陪他过了最艰难的日子,两人也是从小就相识了,虽然他更爱重月儿,杨氏嫁过来的一年,他心里对老夫人心有怨怼,更是没有对杨氏有过好脸色,他肯娶杨氏归根结底也是为了自己的地位,但是漫长的陪伴中,杨氏对他一直温柔体贴,两个人也是举案齐眉,若不是他看上秋月那个丫头,想必夫人在怀孕的动气,也不会落下病根,想到此,心里的愧疚又多了几分。

庞国公想起今日提亲自己并没有去,看着庞策脸色不善,到嘴的话又咽了下去。

“老爷”杨氏伸手

庞策跟庞落雪只好起身让开,庞落雪看着庞国公,心中竟然有了丝丝的恨意,若不是他,母亲也不会这样。

庞公国伸手握住杨氏的手,“夫人放心,我一定让人用最好的药,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杨氏摇了摇头“老爷,不用挂心妾身,只是妾身有一事相求。”

“夫人请讲,咱们夫妻那么多年,有什么求不求的。”

杨氏微笑“若是以后雪儿的婚事,还望老爷能多考虑雪儿的意愿,不要把雪儿往那深宫里送。”

庞落雪惊讶,原来庞国公有这个心思,这难道真的是那个从小疼爱她的爹爹吗?

庞落雪看着庞国公,庞公国低头避开了庞落雪的眼神,他的确是存了这样的心思,只是二夫人说过,宫里的妃子怕是过年要大选,充裕后宫,到时候二小姐也及笄了,若是二小姐进宫定能够让庞公国府的地位更加稳固。他本来也有考虑,只是他曾提过跟杨氏提过一嘴,杨氏想也没想就拒绝了,今日夫人这样说,怕是雪儿心里也会心有芥蒂的,只是夫人生病多半也是因为自己,庞国公只好宽慰道:“夫人放心,我一定会更考虑雪儿的意愿。”随着看了庞落雪一眼,却触及到庞落雪冰凉的眼神,冷到让人的心肺都冻住了。

庞落雪看着杨氏安慰道:“母亲放心,雪儿不是三岁孩童,不会任人给卖了,当作棋子。”说着看了庞公国一眼,母亲今日状况,都是这个爹爹和那群姨娘造成的,如今倒是好,竟然还想卖了自己,真是不知所谓。

“雪儿胡说些什么,只是二姨娘说雪儿聪颖,入宫侍奉皇上也是雪儿的福分,你是父亲的心头肉,父亲怎么会想到卖雪儿呢。这话真是让父亲伤心。”庞国公心虚道

杨氏看了一眼雪儿,拍了拍她的手“你这个傻孩子,父亲一向是最疼你的了,连你哥哥都不及于你,只是二妹妹想的太多了,也是母亲不中用,没想到我自己的女儿婚事也要个姨娘操劳了。”说着杨氏垂眸

庞国公心中一纠“夫人哪里话,是我一味娇惯她了,夫人不要多心。夫人放心,我一定不会把雪儿送进宫的。”

杨氏点点头,咳嗽了两声,脸色更是疲惫。

庞落雪心疼道:“母亲,不要多想,雪儿一定会保护好自己的,母亲今日劳累,不要再费心思了,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杨氏欣慰的点了点头。

庞落雪看着庞公国一脸情深的样子,淡淡道:“父亲,今日的提亲,母亲已经都打点好了,父亲不用操心了,还有雪儿有个不情之请。”

“雪儿,请说。”

“母亲这个样子,怕是要静养,以后这锦绣阁就不要随便谁都来了。”

庞公国想了想“嗯,雪儿说的有礼,只是这家中的事情,不如交给若笙?”庞国公试探性的问道

“怎么?难不成雪儿不在吗?二姨娘只是个姨娘,雪儿确是这个家的嫡女。”

庞国公道“雪儿毕竟是孩子,爹爹只是担心。”

“爹爹,不久哥哥就要娶公主进门,到时候这个家自然有公主做主,爹爹可以放心,现在有四姨娘帮衬,雪儿不会太过辛苦。”

“这......”庞国公犹豫

“老爷放心,妾身跟着夫人,学了不少,妾身会好好辅佐二小姐的。”四夫人看着庞公国

庞国公看着四夫人点点头,“你要好好帮衬雪儿。”

“是.妾身明白。”

杨氏点点头,“老爷,妾身知道自己身子弱,就派绿芙那丫头出去看了不少人家的的女子,准备给老爷纳上几房妾室。也好给老爷添些子嗣,家里的孩子终究是少些。”

“夫人有心了,只是夫人还是多多照看自己的身子才是。”庞国公感慨

“老爷....”杨氏刚想说话

“都给我让开”门外传来了老夫人的大吼道

庞国公皱眉,便见外面的来了一大堆的丫鬟婆子簇拥着一个身穿紫金福字衫的白发老人进来。赶忙迎了出来道“老夫人,您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怎么不通知儿子一声,儿子好去接你。”

“哼!”老夫人气冲冲的打断庞国公,脸色黑的跟锅底似的,看着庞国公的在杨氏在床上连起身迎接都没有,又是气不打一处来。数落庞国公道:“如今这个家越来不把我放在心上,可是嫌弃我这个老婆子了。”说着龙头拐杖重重的击打在地上

庞公国赶忙扶着老夫人安慰道“老夫人这是折煞儿子呢,这个家永远都是老夫人做主,不知道为何让老夫人生了如此大的气,若是气坏了身子可怎么是好,儿子真是担心。”

“哼,你只管会纵着你那个夫人,胡作非为,半点不把我放在眼里。”

“老夫人这话我倒是听不懂了......”庞落雪幽幽的看着老夫人说道。(未完待续)

ps:苹果今天跟脆皮鸡拼字,也希望大家多多支持黄金脆皮鸡的,求订阅,求支持

...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