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一百一十一章 松口

庞落雪看着豫王勾了勾嘴角,豫王抬头看着庞落雪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

“正扬见过王叔。哦,原来庞国公夫人也在啊。”

“见过王爷。”

“国公夫人请起,我只是个晚辈,实在不敢接受国公夫人的大礼,不要折煞我了。”

杨氏很满意豫王的谦卑懂礼,的确是个不可多得好孩子。

“嗯,豫王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荣亲王问道

赵正扬冲荣亲王笑了笑道:“王叔,你也知道雪郡主是我母后的义女,母后知道大公子今日来提亲,所以母后让我带来些礼品权当给长乐的聘礼了。”

荣亲王皱眉,他昨日进宫,陛下的意思是不想他答应这场婚事,可是皇后娘娘的意思,不好琢磨啊。

“皇后娘娘有心了。”庞落雪行礼道

豫王拍了拍手,便有一堆丫鬟太监抬来了数十箱子的绫罗绸缎,珠宝首饰,黄金一千两,白银万两之数,连同庞国公府的聘礼把大厅摆的满满的,怕是皇后娘娘的亲身女儿聘礼也最多这么多了。

荣亲王一下子不能明白到底这皇上皇后到底在想什么,怎么夫妻两个想的都不一样。

杨氏看着荣亲王一脸愁容以为不满意今日庞国公没有来,于是笑着说“王爷?可是有什么不满意,只要您说出口,我们庞国公府一定会尽我们所能的。”

“夫人客气了,这两个孩子彼此心意相通,我也是乐见其成的,可是……”荣亲王一脸为难

“王爷但说无妨”庞落雪站出来闻道

“是啊,父王。有什么话您说出来,不要害女儿担心,您看您这几天每天吃不好,睡不着的,人都憔悴了”长乐公主一脸担忧

荣亲王重重的叹了口气“如此,我也不瞒着了,我是很满意庞策这个孩子。这事上次我在庞国公府就跟夫人说过。只是马上就是四国狩猎,皇上有意向把长乐许配给南诏国的太子殿下”

荣亲王说完,连庞落雪都震惊了。南诏国的太子,不是楚沐阳嘛,师傅跟哥哥抢媳妇,她应该站在哪边?

按说南诏也是央央大国。也紧紧在东秦国之下,用不了联姻来巩固国家地位。楚沐阳什么时候爱上长乐公主了?不,不对,这其中一定有猫腻。

庞策看了看长乐公主,看她的眼睛里充满了悲伤。心里像是被狠狠的撕扯着,庞策握紧手,跪在庞国公年前。目光坚定的看向庞国公“王爷,庞策此生非长乐不娶。我是不会眼睁睁的看着长乐远嫁南诏国的”

荣亲王看着庞策坚定的脸“孩子,唉……我何尝想让唯一的女儿远嫁他国呢?只是你要知道皇命不可违。”

“可不可违试过才知道,要知道这圣旨还没有下,皇上只是想维系两国的邦交,但是维系帮交也不需要也不需要牺牲长乐公主一生的幸福,雪儿说句大不敬的话,不知道在王爷的心里,到底是国家邦交重要还是女儿的幸福重要?”

“当然是长乐的幸福的重要,孩子你要知道长乐是我唯一的孩子,自然是她的幸福最重要。”荣亲王不假思索说着

庞落雪看向长乐公主,只见她的一双美丽的眸子上隐隐有些忧虑,庞落雪走上前握着她有些微凉的双手,问道“公主,我哥的心意你也知道,雪儿想知道,在公主的心里,哥哥又是什么地位?”

长乐看着庞落雪探寻的目光,又看了一眼心上人,走上前跪在荣亲王的面前与庞策并排跪在一起坚定“父王,女的心早已经落在了策哥的心上,女儿此生愿意一生追随策哥,女儿不愿意嫁到南诏,哪怕皇上收回长乐公主头衔,贬为贫民,女儿也在所不惜”

庞策与长乐深情对视着,庞策抓住长乐公主的手“公主,庞策何德何能能得到公主的垂青,有公主这一句话,庞策就是冒天下之大不韪,也要跟你在一起,我心匪石,不可转也”

“策....”长乐深情望着庞策。

“王叔,您看,长乐表姐跟庞公子两个人情根深种,何不成全了他们,何苦看着一堆情侣成为两地分隔呢?”豫王也插嘴。

“这......”荣亲王为难

“王爷可是有什么不满意的,您只要说出来,我一定会尽我的所能满足王爷的。”杨氏诚恳的看着荣亲王,为了自己儿子的幸福,让她做什么都在所不惜。

“夫人客气了,本王也是只有长乐一个女儿,又何尝愿意让她嫁到别的地方,只是陛下已经明确说过了,这几天南诏国的太子都已经在来的路上了。”荣亲王重重的拍在红木桌子上。

“长乐,不管如何,我都不会放弃你的。”庞策抓着长乐公主的手

“若是不能嫁给策哥,女儿情愿一死。”说着长乐给荣亲王磕了一个头,她知道自己是在逼迫自己的父王,但是她心里已经有人了,若是嫁到南诏,怕是自己的心也会跟着他一起死去,活着也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那她还有什么意思独自活着。

“女儿,你这又是何苦?你这样不是在戳父王的心吗?”

“王爷,这事是不是南诏国的太子不娶长乐公主,您就同意呢?”庞落雪看出了这个荣亲王虽然是皇上的亲弟弟,但是他向来惧怕东秦皇上,只有从别的方面下手了。

荣亲王看着女儿,又看看了一脸认真策庞落雪点点头:“若是南诏国愿意放弃,那么我便答应这场婚事。”

庞落雪点点头,看着庞策“哥哥,你们先起来吧。”

“不,王爷一日不答应,我便一日不起。”

“与其哥哥跪着让王爷心软,不如去想想办法去让王爷答应,哥哥放心。我还等着长乐公主做我的嫂子呢。”

“王叔,母后的意思是她会跟父王说这件事的,到时候从其他大臣的女儿中选择一个合适的封了公主嫁过去就行了,王叔难不成连母后的话都不相信了。”豫王不悦的看着荣亲王

“豫王多心了,这事我也为难。”荣亲王骨子里的胆小怕事又占了上风。

“王叔....”豫王也恼怒了

“王爷的心意,雪儿领了,只是这是既然是皇上开口了。也不好为难王爷。雪儿跟南诏国的太子有几分交情,这件事我去说。”庞落雪也不忍心让豫王跟荣亲王翻脸

“雪儿,你说的可是真的?”庞策焦急的问道

“这是自然。哥哥不用担心。”

“唉,老夫今日便把这聘礼收下了,若是二小姐能让南诏国太子松口,那我就把长乐公主许配给大公子。这事我也会去跟皇上说的,哪怕是拼了这王位不要。也要看着长乐幸福。”荣亲王看着已经成了泪人的女儿,心里不住的疼,这可是他从小疼到大的女儿,若是她能幸福。自己也能安心去见王妃了

庞落雪惊讶,原本她还在纠结怎么跟王爷开口让他留下聘礼,看来这荣亲王对长乐公主的疼爱可不是一点点了。尽然愿意跟陛下抗衡。

“王爷,您放心。雪儿一定会说服南诏国的太子让他更换人选。”庞落雪坚定的看着荣亲王

“如此,再好不过了,来人啊,将聘礼收下,今日便留在这里吃顿便饭吧。”

众人自然不敢有异议。

庞国公府

二夫人被庞国公抱进自己的院子里,轻轻的放到了床上。

“来人,把太医叫过来,给二夫人好好看看,对了,把三小姐叫过来。”

“是,老爷。”

床上的二夫人幽幽的睁开了眼睛,看着庞国公泪眼婆娑的说道:“老爷,老爷,妾身只是不舒服,老爷不要当误了大公子的事情,怕是夫人也要生气了,妾身真是罪过大了。”

“不要担心,策儿的事情,改日我会给夫人商议的,这事原也不急,夫人已经去了,怕是这事一次两次也定不下了,你不用担心,你看你的脸色这么不好,还是多多休息才是。”庞国公亲自给二夫人掖了掖被角。

“老爷,三小姐到了。”

庞落冰双眼红肿的看着庞国公,“爹爹”

庞国公阴沉个脸“还不跪下”

庞落冰被吓了一跳,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双手不知道该放在哪里,看着床上的那个便是害死自己娘亲的凶手,心里不甘。,狠狠的瞪着二夫人。

“老爷....”二夫人看了庞落冰愤恨的眼神,委屈的往庞国公的怀里蹭了蹭。

“孽障!竟然这么不懂事,难不成还要我把你关进离园才肯罢休吗?”庞国公气愤的看着不懂事的的三女儿

“你瞧你干的事情,你看看你把你二姨娘气的都病了,看来我还是对你太过心软了,竟然这么不懂事。”

“爹爹,都是她,都是她才害的娘亲这样的,爹爹,求求你把娘亲放出来吧,不要对娘亲这么残忍。”庞落冰跪在地上楚楚哀求

“住嘴,你娘亲是咎由自取,你若是在替她说一个字,我就把你也关到离园里去,快点,给你二姨娘道歉。”

“不,我不要,是她害死我娘亲的,爹爹,爹爹,昨天二夫人要我老实听话,否则她会杀了我,爹爹,你要救我啊。”庞落冰那个膝行到庞公国的脚下抓着他的下摆。

二夫人看着庞落冰眼神变深了,低头啜泣“老爷,三小姐竟然这么污蔑妾身.....妾身真是不知道怎么在教育三小姐了。”说着二夫人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未完待续)

ps:苹果已经越来越讨厌二夫人了,还有庞落冰,弄死她们。。。。。

...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