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一百零九章

杨氏看着这个儿子,都怪自己平常把他保护的太好了。杨氏伸手摸着庞策的脸颊,看着这个五分像庞国公的儿子冷声道:“你可知道,为什么雪儿要布置这一切。”

庞策摇了摇头

杨氏详详细细的说起庞落冰是如何让自己折磨的不堪来嫁祸到杨氏的身上。二夫人刚才为何又要阻扰他的婚事。自己怀孕的时候庞国公的妾室又是怎么欺辱她的。一桩桩一件件杨氏都记得清清楚楚,当她一件件细细说起来的时候,没想到心里却是这般平静,果然啊,哀,莫过于心死。

庞策惨白着脸听着母亲用平静的语调说着一件件残忍的事情,庞策觉得这些年,父母亲表面的相敬如宾,举案齐眉都是假象。

杨氏说的平静,不代表着庞策可以平静的接受这一切,他是庞国公的嫡子,也是唯一的儿子,杨氏和庞国公在他很小的时候便送到山上拜名师学习,直到学成才下山,虽然,跟他一起学习的人有皇室子弟,普通的百姓,不过男人的世界都是以武力来解决问题,没有女人那么多的心思。这也是杨氏对他太过保护的缘故。

杨氏看着庞策,心里也有些难过:“这个家就是这样,这也是为什么,我跟雪儿都不想你掺和到家里的事情上来,你是男人,将来要做的的是光宗耀祖,母亲很喜欢长乐公主,明日自会去荣亲王府拜见。”

庞策点点头:“母亲,等下我去跟小妹道歉,母亲好好休息。”

杨氏又恢复了从前的温婉善良。

落雪阁

庞策心事重重的走到落雪阁门前,一次次鼓起勇气想敲门,又怕面对庞落雪那张冰冷的脸蛋。

反复几次。终于庞策下定决心敲门。

刚抬手,门“吱呀”一声开了,莲叶看着庞策站在门前说道:“大公子,您怎么不进来,小姐在里面等你。”

庞策惊讶:“雪儿知道我会来?”

莲叶点点头,将门打开,拿着一个篮子要往外面走。庞策好奇的问道:“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

莲叶不假思索道:“小姐让我给三夫人送些吃得,她现在身子差,离园那个地方冷的像冰窖一样。三夫人现在身子不好,小姐怕她撑不过去今晚。”

庞策点点头:“你快去吧,我自己进去。”

屋内

庞落雪看着眼前这两对儿双胞胎,一个个眼高于顶。庞落雪双手泡在玫瑰汁里面,百无聊赖的拨着花瓣。看着像是在发呆。四个人看着自己的小主子,他们不明白,为什么豫王这个从来不近女色的,会对这个丫头这么上心。他们左看右看也不知道这个庞国公的二小姐不过是长了一张如花的脸蛋而已。只不过豫王是他们的救命恩人,若不是豫王,也没有他们的今天。所以就算豫王让他们去死,他们也不会不会皱下眉头。

庞落雪也不说话。莲藕托着帕子,在一旁等着。

庞策咳嗽了一声,:“妹妹还没睡呢?”

庞落雪看是庞策,懒洋洋的应了一声:“嗯。”

庞策尴尬,看着自己的妹妹根本就不愿意搭理自己,自己挠挠头,突然房间里的另外四个人,眼神一凛,他看的出来这四个人都是武功高手并且是不输给他的高手。

“这四位是?”

庞落雪拿过莲藕手上的帕子:“哦,很明显,我的手下。”

庞策挑眉道:“哦?怎么没听说咱们家的下人功夫这么高了?”

庞落雪似笑非笑的看着庞策:“大哥,你今天来是干嘛的,这个家有母亲当家,我买几个人还是可以的,难不成哥哥你有什么意见吗?”

庞策摸摸鼻子:“那道没有,只是没想到妹妹的下人都武功那么高。”

庞落雪冷笑一声:“哥哥,没想到的多了。”说着眼睛瞥了庞策一眼“哥哥不是还没有想到我会这么冷酷无情吗?”

庞策尴尬道:“今日我说话是有点重了,特地来给雪儿道歉的。”

庞落雪萎靡的点点头。

“喂,我哦好歹也是来道歉的,你好歹也给我点回应啊。”庞策无奈的看着庞落雪。

“哥哥既然道过歉,那就请回吧。”庞落雪下着逐客令

“哦,好。”庞策点点头转身就要走。

刚走到门口庞策才想起来扭头道:“妹妹,今日是哥哥说话重了你不要放在心上,哥哥不是那个意思。”

庞落雪嘲讽了笑了笑:“哥哥说的不错,我就是个残忍的人,哥哥就老老实实的把公主嫂子娶进门就可以了。”

庞策突然觉得有点哀伤,自己的妹妹与母亲在庞府活的小心翼翼,自己却没有一点可以帮上忙,却还让自己的妹妹跟母亲担心。

庞落雪站起来看着庞策笑了笑:“哥哥不用担心,雪儿没有放在心上,雪儿只是希望哥哥明白,我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保护我所爱的人而已。不过我也希望哥哥明白,好好照顾母亲,她真的很不容易。你也看到了这个庞国公府活着是多么不容易。”

庞策点点头,他今天是第一次这么正式认识这个妹妹,突然觉得她小小的身体里像是住着一个不符她年纪的灵魂。

“雪儿,若是以后有什么事,我若可以帮的上忙,一定要告诉我。”庞策郑重道

“这是自然,哥哥既然回来了,自然要帮忙分担的不过我跟母亲的意思是大宅里面的事情哥哥还是不要掺和,你的任务是就是不要搅乱这个浑水。”庞落雪拖着下巴

“不管如何,妹妹若是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哥哥万死不辞,不过哥哥知道,雪儿是善良的。否则也不会让莲叶送药给三姨娘。”

庞落雪只觉得好笑,明明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妹,性格还真是相差甚远,庞策还真是善良的人,庞落雪低头笑了笑,她肯救三夫人是因为她还有用,她庞落雪重生一回。就不会愿意在跟前世一样傻乎乎的被人摆布。现在的庞策跟前世的庞落雪一样单纯。不过庞落雪愿意保护哥哥的单纯。

“哥哥回去休息,我也累了,明日我们还要一起去荣亲王那里。”

“嗯。雪儿也早些休息,若是有事,就派人叫我。”说着庞落冷冷的看了旁边站着的四个人一眼。

送走了庞策,庞落雪看着四个人。问道:“你们是不是不服我?”

“属下不敢。”四人异口同声

庞落雪冷笑:“没关系,我身边也不留这样的人。你们自由了,明天就可以离开了,豫王那里我会跟他说,你们不用担心。”

四人对视了一眼“小姐。可是我们哪里做错了,小姐只要说出来,我们立刻就会改。”

“不。你们都没有错,是我不需要你们这样的活死人。我给你们自由。”庞落雪看着他们

四人跪下,一脸着急,他们被豫王送来,就意味着他们此生都是庞落雪的人,他们就算得到自由,又能去哪里,豫王是不会再接受他们的。“小姐,求你不要赶我们走。”

庞落雪道:“我不是赶你们走,而是给你们自由,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的感觉不是你们习武之人想要的吗?”

白芷抬头看着庞落雪:“小姐,我愿意忠于小姐,永远不会背叛,求小姐不要赶我走。”

白芷是他们四个人中最大的,也是最有主见的那个,其他的三个人都惊讶的看着白芷。

庞落雪看着其他的三个人“你们的意思呢?”

其他三个人对视一眼跪下“我们愿意忠于小姐,以后只会听从小姐的吩咐。”

“那好,若是我发现你们有一点不忠心,那你们就永远不要再回到我身边了。”庞落雪冷冷道

“是”

“都起来吧,以后在我这里不需要行跪礼,以后白芷和白汀就跟在我身边当丫鬟,你们两个就隐藏在暗处就可以了,你们记住以后我庞落雪才是你们的主人,若是我发现你们跟豫王殿下透漏什么不该透漏的,就立刻从我这里走,我是半分情面都不会讲的,你们可要记清楚。”

“小姐放心。”

“都去休息吧,明日便开始跟在我身边吧。”庞落雪摆了摆手

四人告退,出门三人拽着白芷道:“姐姐,你为何?”

白芷道:“你们没有发现么,这个庞国公府的二小姐可是不简单,我有预感,跟着她,也是我们人生最重要的一个决定。”

其他三个人不可思议的看着白芷。白芷道:“走吧。”

锦绣阁

杨氏看着自己手上的镯子,冷笑着,这是她进庞国公府,大婚那天庞国公亲自给她戴上的。

“愿如此环,朝夕相见。”真是讽刺,曾经的她以为自己跟丈夫是青梅竹马,以后必定是相亲相爱的,没想到自己在丈夫的心理还不如一个丫鬟。这么多年了,庞国公还是没有忘记那个秋月的丫鬟,竟然还偷偷的找人给她医治,把院子布置成那个样子。呵呵,真是讽刺。

想着杨氏双手用力磕像桌子,只听啪嗒一声,两个镯子应声而裂。

杨氏的脸上笑着流着眼泪

杨氏想到她曾对庞国公说过,如果她在他的面前流了一次的泪,那么她永远也不会知道,她在他的背后流了多少次。曾经她也因为他的一个眼神低潮来临,无法忍受只好隐秘的情绪。当她的终于正式步入回忆,不再与未来相遇。她也终于听见断裂的声音,清脆简单,蛛网一样的裂痕,在心里上开出一朵美丽的花纹,像是庞国公的脸。

杨氏擦干眼泪将拿着碎掉的玉镯随手扔到一边....(未完待续)

ps:苹果来也

...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