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七十八章 贵妃之死

宜贵妃服侍着皇帝喝完荷叶粥,又亲自给他擦嘴,两个人变现的就像寻常家的百姓夫妻,恩爱,恬静。

二人深情对视,宜贵妃羞红了脸道:“陛下就爱拿人家打趣,皇后娘娘还在呢。”

皇帝道:“皇后,今日来可是有什么事情?”

皇后道:“臣妾只是想让陛下放了王答应,毕竟她还年轻,做了些错事也是可以原谅的,毕竟黄上已经降了她的位份,也算是够了。”

皇帝惊讶,宜贵妃更是惊讶,换做自己一定要了王若瑶的性命,这个皇后莫不是脑子坏了。

果然皇帝满意道:“皇后仁慈,只是瑶儿未免也太过放肆了,污蔑皇后可是大罪。”

宜贵妃道:“皇上,瑶妹妹必定是知道错了,刚才臣妾路过她的宫里听到她在呼唤陛下,想必,妹妹也是爱陛下爱的太多深才会这样。既然娘娘都原谅她了,何不给妹妹一次机会呢。”

庞落雪看着皇后脸上一点异样都没有,她可是不会相信皇后娘娘会真么好心放过她,怎么可能。

皇帝刚想说话,却见王公公道:“皇上,太医署的人到了。”

皇帝点点头:“让他进来吧。”

“老臣见过陛下,见过皇后娘娘,贵妃娘娘。”

果然进来的是范太医,皇帝知道他一向刚正不阿,道:“怎么这个时辰过来了,起来吧”

“谢陛下。老臣今日前来是有重要的事情禀告。”

“你说”

“回皇上的话,今日送来的证物那个玛瑙镯子,老臣查到一些不妥的地方。”

“哦?有何不妥?”皇帝问道

“老臣发现,这镯子是用药浸泡过的,所以才会显得那么颜色红润,而且这里面用了别的药,若是把玩时间久了,人会越发的昏沉,渐渐昏迷不醒,就算诊查也查不出来的。”

皇帝皱眉,王公公道“陛下,慎刑司的人来了,说是口供问出来了。”

“那就让她把供词拿过来吧。”

“是”

王公公将证词拿过来,皇帝看了一眼,将证词扔到宜贵妃身上道:“谁都不许替那个贱人求情,你自己看。”

宜贵妃拿起证词看到,玉镯正是小翠放到皇后的库房中的。里面的药也是王贵妃派人做的。宜贵妃心凉,这个家伙当真是没救了。

皇后道:“陛下怎么了,怎么生这么大的气。”

皇上气愤道:“这个不知死活的,竟然敢指使那个贱婢将有毒的镯子放到你的库房里,想要谋害你的性命。你怀着孩子要替那个罪妇求情,谁都不能替她求情。”

宜贵妃道:“皇上息怒,妹妹也许只是一时糊涂,妹妹刚才还在呼唤陛下,陛下,妹妹一定是有原因的,陛下一定要相信妹妹,不要那些子人的一面之词啊。”

“冤枉?好,把那个罪妇带过来,今日我便给她个伸冤的机会。”皇帝冷冷道

皇后攥着庞落雪的手道:“是啊,皇上,许是妹妹没有那个心思呢,也许是本宫多心了。”

宜贵妃淡淡的插嘴道:“是非黑白,妹妹过来便是一目了然了。”说完便低头摆弄着自己的鲜红色蔻丹,好像其她的事情都与自己无关一样。

大殿里瞬间安静了,皇帝喝着茶水,皇后静静的坐着,宜贵妃专心看自己的蔻丹指甲,庞落雪更是清闲,就在站在那里看着脚下的方砖,那里便是她的所有世界似的。

不一会儿,王公公将王答应带过来。来的时候浑身的汗水已经将脂粉弄花,黏糊糊的粘在脸上,好不狼狈。

王若瑶一进来就一路膝行到皇上脚下哭诉道:“皇上,皇上,您终于愿意见臣妾了,皇上,您终于肯见臣妾了,臣妾真是冤枉,真的,臣妾真是冤枉啊。”

“冤枉,那你说说你怎么冤枉。”皇帝冷声道

“皇上,皇上,是她,是她,她在臣妾身上放了毒,臣妾生不如死啊。”王答应抓着皇帝的袍子吓得花容失色。她指的地方正是庞落雪的方向。

皇后看了一眼身后淡定的庞落雪道:“妹妹,雪儿一向是个善良的孩子,怎么可能在你身上下毒,你可要谨言慎行啊。”

庞落雪看着皇后委屈道:“母后,儿臣不懂王答应为何污蔑儿臣。”

王若瑶气的浑身发颤,站起来吼道:“是你,是你在我身上下毒,害的我痛不欲生,你还敢不承认,是你,郡主,不要以为你有皇后包庇就可以逃过一劫,我是皇上的宫妃,皇上是不会看着我受委屈不管的。”

“够了!看你的样子,半点体面都不顾了么,好歹也是一国宫妃,竟然如同疯妇。”皇帝不满道

宜贵妃翩然出列道:“皇上,这有何难呢,既然没灭说自己试冤枉的,而郡主也觉得冤枉,正好太医在这里,让太医替妹妹诊脉,便知道谁说真话谁说谎话了。”

庞落雪看向宜贵妃那张花容月貌的脸,嘴里吐出的却是毒液。

王若瑶赶紧点头道:“是啊,是啊,陛下,太医可以证明我是清白的。”

皇后道:“污蔑郡主的罪名可是不小的,我劝妹妹你老实认错,或许本宫还可以饶了你一次。”

王若瑶摸了摸两遍的乌发,对着皇后道:“娘娘这是怕了么,娘娘放心,今日陛下在这里,若是您的义女做了,那她也逃不了死罪,若是本宫冤枉了她,那么本宫愿意一死。”

皇后还要说些什么,庞落雪宽慰道:“既然娘娘都如此说了,雪儿便只有等着娘娘您的证据了。”

“太医,替王答应诊脉。”

“是”

太医搭着王答应的脉象仔细把了好一会儿道:“回陛下,娘娘,王答应脉象平稳,并没有任何不妥之处。”

“听到没有,听到没有,陛下,快把这个贱人拉出去砍了。”王若瑶疯狂的大喊道

“我看应该拉出去砍了的是你吧。”皇帝看着王若瑶就像看着一个死人。

王若瑶摇头,抓住太医道:“你说什么,你说什么,是不是她给你钱让你这么说的,你说。”

“够了。你还嫌闹得不够丢人吗?”皇帝道

“臣妾真的是冤枉的,皇上您相信臣妾啊。”王若瑶瘫坐在地上哭喊道

“太医是朕叫过来的,雪郡主有何理由加害于你,更何况她并没有跟太医做过任何交流。瑶儿,你真是让我太失望了”皇帝看了她最后一眼,扭过身去

宜贵妃知道,王若瑶已经彻底没救了,也不敢说话,大殿里只剩下王若瑶凄惨的哭声。

“来人,把王答应带下去,念你伺候朕多年,朕今日刺你毒酒一壶。”说着便转身离去。

王若瑶看着这个与她生活了五年的男人,曾经为她抛弃**佳丽三千,独宠她一人,为她画眉......

“你说山月呢喃,几缕清葭。后来闲敲云影,泪如雨下。哈哈哈........陛下您对臣妾的宠爱,却不愿意相信臣妾,哈哈哈.......”王若瑶撕心裂肺的哭喊道

“带她回去吧。”皇后对王公公说道

王公公使了个眼色,后面便有人将地上失心疯的王若瑶带了出去。

走到门前,王若瑶扭头看了皇后一眼道:“两位姐姐,妹妹今日先走一步,妹妹知道,自从妹妹进宫以来,你们便尝尽了冷落滋味,妹妹还知道,就算你们表面对我笑脸相迎,心里怕不是想吃了我的心都有。皇上给我万千的宠爱,他曾说过**佳丽三千不及我一个回眸,今日却赐我毒酒一壶,妹妹活的当真是个笑话,不过姐姐们不要担心,妹妹下去给两位姐姐引路,我倒是要看看,那个深爱我的陛下能给姐姐们一个什么下场,啊?哈哈哈.....”

屋里的两个女人,听着王若瑶的话,心里冰凉,她们争风吃醋的男人,可以把她们放在怀里宠爱,一旦涉及到利益,怕是在第一时间就可以舍弃。

皇后站起来道:“她的话你不必放在心上,毕竟陛下还是疼爱过你的,妹妹不要胡思乱想。本宫怀有身孕,你去送她最后一程吧。”

“是,臣妾恭送娘娘。”宜贵妃道

皇后带着庞落雪一路回到晨熹宫,静静的坐在自己的宫中,这晨熹宫还是如此的华美,不过却像是一个鸟笼,囚禁着她们,扭曲着她们的灵魂,她也不知道,曾几何时,镜子里的面容已经不再熟稀,只有想保住的如花容颜,却已经失去了眼里的纯真。看着眼角细细长出的皱纹,纵使有再名贵的胭脂水粉遮盖,却也洗不尽自己双手沾满的鲜血,这个**就是个大染缸,进来的女人都要受过鲜血的洗礼,一颗纯真的褪尽血色,只剩下算计。陛下的宠爱在已经失去了意义,只有他给予自己的权利才是真的。

皇后拔下头上象征着六宫之主标致的九尾凤簪,凤凰振翅的模样,皇后紧紧握在手中,烙印在心里,她要的是至高无上的权利,只有权利才能让她摆脱这种日子。

庞落雪看着皇后一言不发,一入皇宫深似海,从此纯真善良是路人......[bookid==][bookid==][bookid==][bookid==][bookid==]

...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