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六十八章 离别

庞落雪扶着杨氏的手走出院子,杨氏的手紧紧攥着庞落雪的手,庞落雪吃痛只是平静的扶着杨氏回到锦绣阁。

杨氏低头看到自己的手紧紧抓着自己女儿的手,已经变得布满指痕,赶紧用手抚平道:“雪儿,母亲抓疼你了,怎么不吭声,看看你的手。”杨氏心疼不已

庞落雪拍了拍杨氏的手:“母亲,不疼的,也没有什么事,母亲不用大惊小怪了。母亲觉得此事怎么看。”

杨氏皱眉道:“庞落冰在我这里,我并没有缺她吃穿,紫雀发现她除了日常请安之外并没有什么不同,我也是很好奇,尤其是她娘亲现在怀孕,还真是时候。”

庞落雪道:“我瞧着母亲刚才又去看庞落冰,可有什么特别之处,我看母亲好像很疑惑的样子。”

“的确如此,她在我这里的时候,脸色惨白,嘴唇上隐隐有些紫,但是眉心确是隐隐有一股黑气,脸色也是偏黑,可是偏偏刚到三夫人那里,脸色惨白,但是却没有那些黑气,嘴唇也没有隐隐的紫色。这是不是也太奇怪了。”杨氏分析道

“的确奇怪,按理说,这里的路程并不远。”

“是啊,我用帕子擦她的脸,不过却没有什么东西,可见真是有些蹊跷在里面。”杨氏道

庞落雪将帕子拿过来细细看,的确没有什么颜色,又凑近闻了闻,发现有些香味,按理说不应该啊,只怪自己医术还没到家。决定将这个帕子拿给楚沐阳看看。

“母亲不用担心,我看着这个大夫会好好三姨娘,明日老夫人那里,母亲可要把这件好事给老夫人好好说说。”庞落雪故作神秘道

“为何?”杨氏不解

庞落雪凑到杨氏耳边轻声说了几句

“你啊,真是个小调皮。”杨氏刮着庞落雪的鼻子

“那个丫鬟怎么办?”杨氏问道

“三夫人,那么喜欢她,我们还是赶紧还回去吧,省的爹爹亲自来要。”

杨氏点了点头,亲自走到偏殿道:“你家主子怀孕了,你可要好好伺候,这些补品等会带给你家主子,回去吧。”

小玉在门开的时候,心里被吓得要跳出来,可是杨氏说了几句不咸不淡的话就让自己走,感觉自己像是在鬼门关走了一圈。

“怎么?舍不得这锦绣阁还是不想回去了?”庞落雪阴测测的问道

小玉赶紧起来道:“奴婢这就给三夫人送过去。”说着拿着东西赶快走了出去,就像身后有恶鬼追她一样。

“瞧,看她走那么快,怕是也吓得不轻,紫雀做的不错。”庞落雪道

“多谢小姐,奴婢应该的,这个丫头怕是做了不少亏心事,要不然也不会怕成这个样子。”紫雀道

“没事,慢慢来,不着急,自作孽是不可活的。”庞落雪道

“雪儿赶紧回去休息,明日可要早点去给老夫人请安。”

庞落雪点点头,母女俩一起坏笑

落雪阁

庞落雪问道:“楚沐阳来没?”

莲叶道:“楚公子最近有些心绪不宁,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估计在后面种草药。”

庞落雪茫然,楚沐阳向来没心没肺,怎么会心虚不宁呢,不过作为师父,朋友,楚沐阳都是个不错的人。

“准备些酒水,我去看看他。”

莲叶点头,准备了些酒水和一些小吃,跟在庞落雪的身后,像后面的小楼走去。

刚进门便见楚沐阳在给一片草药浇水,显然是漫不经心,水都快把自己浇湿了。

“沐阳,我的草药都被淹死了,你这是故意的吗?”庞落雪道

楚沐阳一惊,手里的勺子掉在水桶里,溅了一身水,回头看到庞落雪担心的看着他,心里一暖道:“怎么?雪儿怎么这个时间过来。还不到你学习的时辰。”

“怎么不到时辰我就不能来了么?还是你楚大公子不满意我?”庞落雪接过酒水,不满道

“怎会?你来我开心还来不及呢?”楚沐阳发自真心的微笑

庞落雪把酒放到亭子里,楚沐阳也放下水桶,走到亭子里坐下,看着桌子上摆着精致的小吃和两个酒杯,失神起来。

庞落雪摆了摆手,莲叶便退了出去。

庞落雪看着他发呆,拿起酒杯倒了两杯酒,拿起一杯,看着花瓣已经落尽的树,树叶已经爬满树枝,嫩绿色的叶子,在午后的阳光下晒的软软的。阳光就这样透过缝隙进来,光线温柔的斑驳在墙面上。

庞落雪拖着下巴,拿着酒杯,眯着眼睛像是只懒洋洋的狐狸。

“你要发呆道什么时候?”庞落雪问道

楚沐阳从沉思中醒来,看着庞落雪不满的样子,宠溺的笑笑:“没什么?怎么这么好的兴致来找我喝酒?”

“你瞧,夏日已经来了,树上的果子都有些泛红了,过不了多久,就有满满的果子吃了,尤其是这些海棠果,很美味的,希望师父到时候赏脸来吃。”

楚沐阳吓了一跳,难不成她看出来什么了?怎么知道自己要走?

“雪儿说的什么意思?”

“呵呵,沐阳是担心些什么吗?是要回南诏国了吗?”庞落雪问道

楚沐阳拿起酒杯一饮而尽:“是啊,沐月说父皇身子不好,南诏局势不稳,让我赶快回去。”

庞落雪恍然大悟,这个时候的确是南诏时局动荡,不过楚沐阳这时候怕是回到南诏就会死无全尸。这个楚沐月是个心狠手辣的人物,自己的亲哥哥都不放过。

庞落雪试探道:“沐阳要怎么做?”

楚沐阳苦涩的笑道:“我身为南诏的太子,自然是要回去的,只是你也知道的,南诏国并没有表面看的上去那么简单。”

“那你觉得楚沐月是个怎样的人?”

“沐月啊,沐月是我的亲弟弟,不过他比我更热衷权位,这次来信说沐月中毒了,我要尽快赶回去。”楚沐阳道

庞落雪噗嗤一笑

“雪儿在笑什么?”

“你若是担心,早已经飞奔回去了,何必在这里故作纠结,可见还是有事瞒着我。”

“呵呵,看来什么瞒不过你个人精,我的确是怀疑,这次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我父皇的身体我是知道的,不会突然间生病,而且这么严重,显然是有人做了手脚,更重要的是沐月中毒颇深,而且这个毒相当霸道,非我回去不可,你说是不是很巧,我学毒医,只有沐月知道,连母后都不清楚。”

“既然你怀疑这是个圈套,难不成还要往下跳?”庞落雪不解

楚沐阳摇头苦笑:“不管这个圈套是谁下的,我都要回去,毕竟这两个都是我的亲人,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死去。”

“沐阳,有没有人告诉你,其实你不适合做皇帝,闲云野鹤才是最适合你的,宫廷里的那些算计,真是防不胜防,尤其是发现那些算计来自于自己最亲的人。”

“不,不会的,沐月不会这么做,他从小也不喜欢权势,我肯当太子,也是为了保护他们。”

“哦?希望你那个弟弟没有完全坏了良心才好。你打算何时启程?”

“明天,雪儿我这一走,不知道何时才能回来。”楚沐阳目光殷切的看着庞落雪

庞落雪低下头装作没有看到他眼里的热忱,道:“好吧,你要走,我也留不住你,雪儿只盼你照顾好自己,我在这里等着你回来,若是你不回来,那我会跟戚瑶去南诏国找你,若是你损伤了一丝一毫,我必定要把伤你的人碎尸万段,不管他是谁,若是你不想我跟瑶姐姐伤心就照顾好自己吧。”

楚沐阳激动的手都在颤抖,能得到如此真心相待的朋友,他楚沐阳定是三生修来的福气,虽然自己并不想只是做朋友。

“你放心,我定会好好照顾好自己,不会让你的双手沾满鲜血的,我的衣钵你还没有完全继承,我怎么可能安心。”

“如此最好不过了,我敬你一杯。”

楚沐阳端起酒杯仰头喝下,虽然他不是很了解庞落雪酒精有什么隐情,不过看她的势力也是不简单的,自己虽然没有过问过,想必自己也有很大的仇怨吧,要不然也用不到如此筹谋。

“雪儿放心,我一定会活着见你,若是你有什么需要拿着这块玉佩,我就是倾尽南诏国之力也会帮你实现。”楚沐阳承诺道

“那你可要好好活着,否则我上哪里找你兑现承诺去。”说着也不客气的接下了那块紫色玉佩

“对了,沐阳,你稳下这帕子上的气味有何不妥?”庞落雪掏出怀中的帕子

楚沐阳接过放在鼻子下面细细的闻到:“除了平常的花香之外,好像我闻到落草的味道,虽然很轻,不仔细闻还真是问不出来。”

“落草,这种药草可是有毒的,长期服用会消磨人的意志的。”庞落雪喃喃自语

“是的,不仅如此,将落草碾碎,掺在胭脂里,会让人脸色看起来非常灰白,嘴唇发紫。”

哼,原来如此,这三夫人倒是舍得折腾自己的女儿。

“看来雪儿还是学艺不精啊,师父可要快些回来。”

“这是自然,走的时候,我会将医术留下,等我回来靠你,若是你不用心,师父可是要处罚的。”楚沐阳故作威严道

庞落雪点头,:“今日我为沐阳哥哥践行,雪儿等着你回来,记住我说的话,我一定会说到做到,来今日让我们不醉不归。”

楚沐阳点头:“你放心,我一定会记得...”

...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