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六十六章 薄幸之人

紫雀跑了一路,气喘吁吁的对着庞落雪道:“二小姐,不好了,三小姐晕倒了,三夫人也跟着晕了”

庞落雨听到若有所思,问道:“可有叫大夫过来?”

紫雀点了点头,你先回去告诉母亲,不要让她着急,我这就过去。

紫雀点点头,行了礼告退。

紫娟上前道:“小姐,我觉得这事另有蹊跷,这三小姐前些日子还好好的,奴婢瞧得真真的,三夫人身边的丫鬟经常去三夫人院子里,鬼鬼祟祟的不知拿了什么东西”

庞落雪冷笑:“她搞什么鬼,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锦绣阁

庞落雪带着紫娟一路来到夫人院子里,径直走向偏殿,果不其然,夫人焦急的等着,床上的庞落冰脸色惨白,本就消瘦的身子,更显得羸弱,大夫在一旁把着脉。庞落雪瞅了那大夫一眼,看他眼生,夫人身边什么时候换大夫了?

紫雀上前道:“这大夫一直伺候三夫人的,三夫人三小姐晕倒了,赶忙让过来了,刚走不久,三夫人也晕倒了,夫人让身边的大夫去三夫人院子里了”

庞落雪了然,怕是庞落冰一直在大夫人这里,三夫人不放心了,她还以为她多宠爱自己的女儿,看来也不过如此,庞落冰啊庞落冰,正是你的亲娘把你害成这样,可惜你到现在还全然不知,哼,害人者,终被人害。

庞落雪对庞落冰那么一点姐妹情谊的怜悯也顷刻间烟消云散了,母亲是她的软肋,她不会允许任何人去算计她伤害她。

庞落雪走到杨氏身边安慰道:“母亲放心,三妹妹一定会没事的”

杨氏一脸忧心忡忡:“昨日,她来我房间学画画还好好的,今日不知怎的就晕了,而且,而且……”

庞落雪皱眉:“娘亲,可是哪里不对”

杨氏看了一眼庞落冰,旁边的紫雀凑到庞落雪身边道:“奴婢昨日看到,三小姐虽然瘦弱,但是气色很好,而且也没有现在看起来那么瘦弱,小姐您看,若是这个样子被老爷瞧见,一定会被认为夫人苛责了三小姐”

杨氏合唱不知,更主要的是,她受点误会没有关系,更重要的是自己的雪儿,她的娘亲苛责庶女,传出去她的雪儿名声也不会好到哪里去。这小丫头当真是匹喂不熟的饿狼。

庞落雪拍了拍杨氏的手:“娘亲不要担心,三妹妹吉人自有天相,相信很快就会好的,您莫要着急,您先坐着,我去看看落冰。”

“紫雀,去给母亲端盏燕窝进来,顺便把给夫人拿的血燕端一碗给妹妹补补身子。”

紫雀看看杨氏,杨氏冲她点点头。

庞落雪走到旁落冰身边,见她羸弱不堪的样子,头发披散在脑后,这让苍白的脸更加显得可怖。庞落雪皱眉,这才进入夏天,晚上还有些阴凉,旁落冰浑身是汗,却在不停地颤抖。

庞落雪细细看看,皱眉旁落冰一直都很正常,怎的会瘦弱的这么快。而且看起来就像被虐待很久的样子。

庞落雪走到大夫身边,大夫皱眉一脸欲言又止的模样,庞落雪笑道:“大夫有话直说,不必遮遮掩掩。”

杨氏皱眉,:“说吧。”

大夫像是下了决心说道:“恕老朽之言,三小姐脉象虚浮,浑身盗汗,本身身体又虚弱不堪,像是......像是.....”

“像是什么?”庞罗国走进来问道

庞落雪皱眉,明明让四夫人拖住庞罗国,可见还是没有拖住

“见过老爷”

“见过爹爹”

“起来吧,冰儿怎么样了?”庞国公着急的问道,紧随其后的四夫人向后使了个颜色。

庞落雪扭头看去,果真是小玉这个贱婢,哼,怕是这个丫鬟倒是有几分本事。庞落雪对四夫人点点头,四夫人站在一边。

“大夫,你接着说。”庞国公皱眉

大夫看了杨氏一眼道:“三小姐身体疲乏,像是很多天没有休息过的,而且我发现小姐食欲不振,气血两虚,而造成她的身体虚弱的原因是因为怕是小姐被人下毒了。”

大夫说完看了庞国公一眼,庞国公脸上阴沉的可怕。

小玉趴到旁落冰的身上开始嚎啕大哭:“小姐,小姐,你可要醒过来啊,你让奴婢怎么给三夫人交代啊!”

房间瞬间安静了

大夫知道大家族的私隐,也不敢插话。

杨氏听到大夫如此说,脸色一白,她从未虐待过旁落冰,听大夫如此说,怕是老爷不知道如何想了。

果然庞国公阴沉着脸,看了杨氏一眼,一语不发,走到床边看着床上被折磨的奄奄一息的女儿,吩咐道:“把三小姐带回三夫人那里,夫人这些天也辛苦了,好好休息吧。”说完看都不看杨氏一眼走出去。

杨氏本身就是善良之人,大家闺秀出身的她,纵然是千宠万宠,没有庶出的子女,却没想到,这小小丫头竟然如此毒辣,不惜伤害自己身体为了脱离这里。尤其是庞国公,杨氏与他一同长大,二人感情甚好,可以说是顺其自然结为连理。虽然自己有了他的的儿女,但是却在老夫人的明示暗示下,纳了几房妾室,自己嘴上不说,心里也是百般不愿意的,不过传统的教育,她知道,自己能做的就是跟众多的女人分享这一个丈夫,把他妾室的女儿当作自己的照拂,虽然不比自己亲身生养的孩子,但是自己可以做到绝无亏欠,这点她真的是可以用生命起誓,不过,现在好像说什么都于事无补了,庞国公走的时候脸色就可以看得出来,他不信任她,一句话都不肯听自己说。

杨氏心里像是碎成几块,自嘲了一下,却没有发现,眼泪早已经不受自己控制。

庞落雪看着众人去扶着庞落冰,抬了出去,杨氏站在光束的阴影里,只看到眼泪不停的六,嘴角确是笑着的,庞落雪看着杨氏,知道母亲是倔强的,虽然受到家庭大家闺秀的约束,但是骨子里的倔强因为这些事情已经苏醒。

倔强是会遗传的

“你站住!”庞落雪说道,冰冷的语气没有一丝温度。忙活的重任都停了。

小玉心虚的扭头,发现庞落雪眼睛一眨不眨的看向自己,自己的心放佛看到无边无尽的冰冷,自己的心都要被这漫天的冰冷所包围,赶忙心虚的低下头。

庞落雪道:“小玉,你留一下,母亲这里有些上好的补品等下拿到三妹妹那里。”

小玉手一顿,哭泣顿时止住了,紧张道:“小...姐,奴婢......奴婢要伺候三小姐的,三夫人说了,奴婢,不可以......”

“你的意思是,我堂堂国公府的嫡出小姐连一个下人都使唤不了?还是我需要跟三姨娘说一声,我要用她一个丫鬟?你放心,三妹妹可是我的亲妹妹,紫鹃,你跟着三小姐去她那里,好好照顾她。”庞落雪别有深意道

紫鹃点点头,想起庞落雪来时悄悄对她的嘱托,眼神幽深,二小姐终于把她当成自己的心腹了。

小玉不敢在反抗,只好一步三回头的看着旁落冰被带走,而自己被留在这个房间里。

庞落雪走到杨氏身边道:“母亲,父亲说的对,您累了,先回去休息。放心一切都会真相大白的。”

杨氏惨然一笑,点了点头,走的时候,步子都有些不稳,庞落雪心里被揪痛,没办法只能狠狠心忍着。

杨氏走了出去,庞落雪道:“你在这里等一下,我等会把东西给你,紫雀在这里好好陪陪她。”庞落雪别有深意的说道。

紫雀看了小玉一眼,恭敬的行礼道:“小姐放心,奴婢懂得。”

“小姐,您去哪?”小玉紧张的问道

庞落雪没有说话,径直走了出去,紫雀关住门,定定的看着小玉:“小姐自然有他的事情,不过,小姐既然让你留下自然有她的原因,你要知道虽然你是三夫人身边的丫鬟,若是小姐愿意,也不过一句话的事情,你要知道,夫人的位置,不是谁想动就动的,不过呢,咱家夫人是出了名仁慈,你若是能跟着夫人也是你的造化。”

紫雀不说还好,一说心里更是堵了,自己是三夫人的贴身丫鬟,这次的事情,想必夫人不杀了自己都是轻的。笑着道:“紫雀姐姐不要拿我打趣了,我哪里有福气伺候夫人,奴婢是三夫人的贴身丫鬟,三夫人怎么....?”

“怎么?小玉觉得三夫人已经越过夫人了?还是觉得夫人身为这庞国公夫人连个丫鬟都要不过来?”紫雀冷冷的笑道

小玉吓得浑身发抖,她自然只带其中的厉害,只是这条路是死的,夫人不会放过她,三夫人更不会放过她。

紫雀看在眼里,知道自己的话已经吓住她了,转身离开,把门关好,外面又从新上了把锁。

小玉听到锁的声音心如死灰一般跌坐在地上,怕是这次夫人不会放过自己了,不行,自己不能死在这里,三夫人许诺过,她一定会救自己的。小玉不住的安慰自己,尽管如此,浑身还是止不住的发抖。

...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