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六十二章 风起云涌

皇后听王贵妃如此辩解,只是越听越愤怒,冷冷地笑着,嘴角僵直得斜吊上去,就像嘴角裂开了个口子。没等他说完,就暴喝出来:“这么说错全在宜贵妃,皇上?是陛下想要让你做皇后吗?

王贵妃心中恨得要死,她敢肯定一定是庞落雪做的手脚,庞落雪看着没有动手的必要,那么一定是宜贵妃。凤簪用的是最好的软金,庞落雪是趁着所有人不注意的时候将这八尾凤簪割开了一尾!她犹豫了瞬间,却知道自己根本没有证据,若是现在说出来,只怕皇后非但不信还要治她一个诬告的罪名,因为庞落雪根本没有理由去割凤簪,她又不是宫妃,为什么要陷害自己呢?就算说她怀恨在心自己说她盗窃好了,又怎么可能聪明到立刻就动手的地步!说出来荒谬的连王贵妃自己都不信!更何况皇后这分明是被戳到了痛处——

王贵妃还未开口,她身旁的另一名贴身女官信儿已经扑了上去:“皇后娘娘,我家娘娘的凤簪曾经遗失过,想必是那时候被人动了手脚!您不要误会了娘娘啊!”

王贵妃心中一沉,该死,这丫头太天真了!

果然,皇后冷笑一声:“别人诬陷?这里数十宫人,难道还能有谁强迫她把凤簪戴上去不成!分明是她先有了不敬之心,才会做出这种事,你是德妃身边的丫头,居然还妄想帮助你家主子将罪名推到别人身上,真是罪不可恕!”说着,她的双眉猛地立起,喝令左右:“快把这大胆奴才乱棒打死!省得留着她扰乱人心!”

信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惊慌地看着王贵妃,然而王贵妃却是用一种谴责的眼神看着她,顿时一颗心沉了下去。怎么会这样?王贵妃一贯是很得宠爱的,皇后娘娘也一直对她敬畏三分,今天怎么会这样的发怒……信儿不敢置信。

庞落雪的笑容淡淡的,皇后最恨王贵妃恃宠而骄,觊觎她的位置,只差一个导火索罢了,自己亲手给皇后送上这么一个好理由,想也知道她会怎么收拾王贵妃了!

听了皇后的话,太监们立即一起动手,转眼信儿就挨了无数棍。宜贵妃想劝又不敢劝,见皇后竟要打杀人命,不得不出声劝阻:“皇后......”

“住口!”她刚开口皇后就来了雷霆般的怒喝。宜贵妃被吓住了,犹豫着不敢再说。就在她犹豫的当口,眼前已经血肉横飞,信儿已经被当场打死。信儿是陪嫁宫女,伴着王贵妃多年,她和景泰都是王贵妃的左膀右臂,今天一天一下子折损了两个,王贵妃不禁吓得魂飞魄散,身体就像被浸在冰水里一样彻骨寒冷,心里想呕,却呕不出来,不敢再多看信儿血肉模糊的身体一眼。

众人屏气,大气不敢出一声,太监将信儿的身体拉了出去,垂首站在一旁,他们知道下一个就轮到王贵妃了。

皇后掩面垂泪道:“皇上您若是嫌弃了臣妾,直接废了臣妾就是了,何必这样。”

皇帝赶紧安慰道:“今日这簪子是朕命人做的送给宜贵妃的,明明是八尾。”说着看向宜贵妃,难不成是宜贵妃吃陷害故意送给王贵妃的,庞落雪只是个小姑娘哪里懂得这些,自己的妻子也不是个胡搅蛮缠的人,今日的确是动气了,说着眼光冷冷的看向宜贵妃。

宜贵妃接触到皇上的眼神,心里暗道不好,皇上向来多疑,这下怕是要怀疑到自己的身上了。宜贵妃刚要开口,外面传来吵闹声

就在这时候,突然有一名太监扑倒在地:“启奏陛下,皇后娘娘,奴才是内务府姜承,奴才前来领罪!”

庞落雪看了那太监一眼,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皇帝皱眉:“领罪?”

姜太监深深低下头去:“奴才奉命负责差人送了凤簪给宜贵妃娘娘,可是新来的太监不懂事,竟然把原来给皇后娘娘送去的凤簪错送给了宜贵妃娘娘,那凤簪是一模一样的,除了一支是九尾一支是八尾,奴才刚刚得知送错了特地前来向陛下和诸位娘娘请罪!”说完,他的头重重叩到了地面,发出砰地一声。

豫王冷笑了一声,原来如此,这晋王的手脚还真快!

庞落雪摇了摇头,凤簪分明是自己动了手脚,这位姜公公却说送错了,皇帝御赐之物,怎么可能轻易送错呢?不过是自己出来做替罪羊罢了,端看皇帝和皇后是不是买账了!

皇帝看了一眼姜太监,冷冷道:“自己下去领一百大板。”

这就是要他的性命了,然而姜太监不过低下头:“遵旨。”

庞落雪看到这一幕,不得不佩服晋王,这么快就找好了合适的人选,将一切的过错推倒内务府的头上,掌管内务府的可是豫王的亲信,豫王又是皇后的亲生儿子,今天这场戏在皇帝看来,仿佛多了另外一层意思。极有可能是豫王故意陷害宜贵妃,并且派人送错了凤簪,随后皇后在借题发挥,将这件事怪罪到宜贵妃身上,只是宜贵妃将簪子送给了王贵妃而已......

庞落雪叹了口气,可惜,看来是雷声大雨点小了。

庞落雪扶着皇后的胳膊道:“母后息怒,现在真相大白,春日地上寒冷,快让二位娘娘起来吧。”

皇后的面色一变,随即冷静下来,自己不能在暴怒下去,否则会给皇帝一种误导,他咬牙切齿一番,最终压下心头的愤恨,换上一副平静的面孔,亲自走上前去,扶起地上的王贵妃:“今日是本宫太过武断,竟然误会妹妹了。”

皇后口中这样说,眼睛里的温和却全都不见了,只余下刺骨寒冷的嫌恶,王贵妃只能当做没有看见,微微欠身,语气恭和而安稳,低头道:“臣妾先有不察之罪,请娘娘恕罪。”

皇后笑道:“好了好了,不过是一场误会,赶紧起来吧。”说着,又命人将宜贵妃搀扶起来,面上很是愧疚道:“我身子不好,脾气也暴躁,请两位妹妹多多海涵了。”

两位妃子少不得一番告罪,皇帝的目光在三人的面上过了一圈,最后语气平和地对皇后说:“你身子不好,要多多注意保养。地方刚进贡一血上好的极品血精,等下便让王公公给你送来,瞧你这脸色这样差,朕看着都担心。”

皇后微笑道:“多谢陛下怜爱。”

晋王看向庞落雪,两人的视线对上,庞落雪的那双眼睛如古井深水,看着清透乌黑,却有让人浑身一凛的寒意。晋王低下头,不想看到对方置身事外的清冷表情。

她突然之间,就明白了一切。

皇帝亲自扶着皇后进去休息,王贵妃受到很大的惊吓,被自己的宫女搀着扶着回去,王贵妃走过庞落雪身边的时候,抬眸看了她一眼,那眼神说不出的复杂,说是恨意却带着三分的惊恐,说是恐惧却又带着几分憎恶,庞落雪低头行礼,“恭送娘娘。”笑容清冷而夺目。

王贵妃浑身都发软,只能依靠在宫女身上才能勉强站稳,再也不说什么,快步地离去了,这件事件以后,王贵妃被惊得大病了一场,足足卧床三个月才勉强爬起来,当然,这是后话了。

豫王亲自送庞落雪出宫,晋王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转身扶着宜贵妃离去。

庞落雪坐着马车,一路走过长长的甬道。她掀起车帘看向外面,甬道本就极为洁净,连一片树叶都看不见,不远处有太监持长柄的扫帚,在一丝不苟地清扫着。兀地,沙沙中夹杂了马蹄声,迭迭踏踏的径直过来,踏的地面都有些发震。庞落雪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即便是这甬道两旁都焚着香,连这春日花香都隐藏了......

...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