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五十三章 无法替代的那个人

庞落雪好好睡了一夜,本想第二天好好休息一下,把医术好好学一下。刚拿起书准备好好研究下这个人品面具,庞落雪想若是有了这个东西,那她办事会方便很多。自己刚得意没一会儿,那边丫鬟来报说是豫王殿下求见。

庞落雪心里漏了一拍,豫王干嘛来找自己,庞落雪整了整衣服对丫鬟说:“请豫王殿下去前头花厅稍作休息,好生伺候着,我稍后就过去。

豫王跟着丫鬟来到花厅,小丫鬟上了杯茶,就行了个礼告退了。

豫王也没有急,随意找了个凳子坐着开始端起桌子上茶杯,仔细的品起来,想他豫王也是喝了不少名茶,这辈子里的茶叶倒是喝起来别有一番风味,喝起来倒是提神醒脑,这丫头还真是都有有趣,挑起一丝邪魅的微笑。

庞落雪带着莲叶莲藕推门进来,便见豫王慵懒的靠在花厅的一个美人榻上,端着一杯茶,仔细的品着。

“臣女庞落雪见过王爷”

豫王抬头看着庞落雪带着丫鬟走进来,虽然一身素雅的衣服,还未及笄的她眉眼如画,肌肤胜雪。“雪儿不必多礼,叫我正扬就可以了。

“礼不可废,纵然王爷客气,雪儿也不敢放肆。”

“雪儿不必这么见外,怎么说你也是我母后的名义上的义女,怎么说我们也是一家人。”

庞落雪见豫王脸上写满了认真,心里被电了一下,也不坚持。

小声的叫了声“正扬”

豫王听到心里好像被泉水洗涤过一样,心里的激动,自己也不知道自已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有些人是无法被替代,怕是就是这种感觉吧。

莲叶跟莲藕看着二人不说话,也觉得好奇,这二小姐向来厌恶皇室子弟,怎么对这豫王这么客气,难不成因为他是皇后的儿子。

庞落雪只觉得自己的脸在烧,想起心口的玉佩和今日拿来的凤簪,抬起头道:“让您久等了,又对莲叶道“将东西拿过来”

莲叶捧上来一个锦盒,乌木盒子上用金漆描绘出的凤凰翱翔的景象。

豫王接过去,打开,发现那根血玉簪子躺在盒子里。赵正扬心里突然一痛,难不成她是在讨厌我?

豫王抬起头,合起来放到庞落雪的手里,“雪儿是嫌弃在下的簪子配不上你?

庞落雪摇了摇头“这簪子太过贵重,请王爷收回。况且正扬已经送给雪儿一块儿玉佩了,雪儿很喜欢。,这簪子请恕雪儿不能收。“

赵正扬看她一脸的认真笑了“本王的规矩,送出去的东西,自然不会收回。”又靠近雪儿道“上次已经说了,这个簪子本来就是给你的,既然你不喜欢,那就扔了吧。”说着将盒子放在庞落雪的手上。

庞落雪无语,话都说到这个,只好收下。

豫王点头,从盒子里拿出簪子戴在庞落雪的头发上,凤凰于飞,和鸣铿锵。果真适合她,自己果然没看错。

豫王看她脸色红晕,咳嗽了一声,转移话题,赶走两个人的尴尬道:“这茶喝着不错,可是我却尝不出到底是什么茶叶。”

庞落雪捂着嘴偷笑:“这茶叶是我亲自培育的,是叫一种薄荷的嫩芽,这泡茶叶的水是梅花上的雪水,莲叶跟莲藕去年收的,放在树下刚启出来,你倒是会赶”

“只有这两种么,为什么还有一股凛冽的感觉?”

“正扬倒是个会喝的,里面添加了松针和竹叶,这才喝起来才有这种凛冽的感觉”

“的确,雪儿倒是很会享受,对了,昨日跟你说过了,母后想要见见你,让我特地来接你的”

庞落雪愣了愣,她还以为他只是说说,原来是真的。“不知皇后有合适找雪儿呢”

豫王摸了摸鼻子,尴尬道:“母后只让我来接你,并没有说是什么事情,也不早了,赶快走吧”

庞落雪点了点头,心道皇后待她还是不错的,点了点头,也没在意这簪子待在头上就跟着豫王出去了。

庞府门外,豫王府的管家亲自驾着马车。

“莲叶去回禀父亲母亲,就说皇后娘娘宣召,雪儿跟着豫王殿下先去皇宫了”

莲叶点点头,“莲藕你可要好生跟着小姐”

莲藕点了点头

豫王亲自把车帘拉起来,虚扶着庞落雪上去,莲藕紧跟着上去,马车里铺了软垫,坐着倒是挺软。

这边二人刚做好,豫王上马道:“出发”

庞落雪心里也没底,这皇后到底是什么意思,虽说自己是她名义上的义女,不过也是对庞落雨处罚的补偿,自己是在想不通。

“小姐,你在纠结什么,眉毛都皱到一起了。”

庞落雪抬头看到莲藕也是一脸担心,给她一个笑脸“没事,只是在想最近生意不错,该给你们些什么奖励呢。”

莲藕脸红红的道“姐姐不要再给我们了,我现在的首饰比你的都多了。”

“那是自然,我家的莲藕也是独挡一方了,自然要好好奖励,权当给你存嫁妆首饰了。庞落雪打趣道

莲藕看了窗外的欲望一眼,狭促道:“姐姐还没有嫁出去,妹妹我还不急,不过呢,小姐长得如此美貌,追求者必定不会少哦”

庞落雪羞红了脸,这死丫头“你再胡说,我就先把你嫁出去。”庞落雪吓唬道

莲藕吓了一跳求饶道“好姐姐,我错了,莲藕要伺候小姐一辈子的,我以后绝对不敢在开姐姐玩笑了。”

庞落雪狡黠一笑,小妮子,还想跟我斗,你还嫩了点。

正是因为莲藕的插科打诨庞落雪才觉得如今真是放松了,管她呢,大不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自己好歹也是庞国公府的嫡出小姐,皇后要想动她也要仔细思量一番。

车外的豫王听这主仆俩的对话无奈的笑了起来,果真是有其主必有其仆,这丫头主子古灵精怪,连带着这丫鬟都调皮。见过这么多大家闺秀,狡诈的,虚伪的,故作矜持的,做作的,也有英姿飒爽,落落大方,也不缺正派的才女,只是像庞落雪这样的国公小姐,狡猾的像只狐狸又却又那么沉稳又耐心,自己还真是看不透她。

“你们不必担心,母后只是嫌宫中寂寞,让雪儿去陪她说说话,用皇后的话说,就是你们娘俩之间的体己话,不适合跟握着这个儿子说。”豫王说罢也是摇了摇头,颇有些无奈道。

庞落雪刚想在问些别的,前面管家停了马车道“王爷,小姐,皇宫到了。”

庞落雪只能忍住不问了。

豫王挑了挑眉,“走吧”

庞落雪点了点头,莲藕早已经下去了,扶着庞落雪一步步走下车....

...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