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三十九章 第二匹凤凰火

临江楼内,推开窗户,风吹开一室**。

庞落雨睁开眼,看到晋王穿好衣服,现在窗边看着远处不知道在想什么。

庞落雨动了动,身下传来的痛楚告诉她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这不是梦。庞落雨羞红了脸颊,双手紧紧攥着被子,看着被单上的点点落红,又紧张又羞涩。

晋王站在窗前却是另一番心境,自己虽然喜欢庞落雨,但是并没有娶她的打算,以她的身份做个庶妃倒是可以,不过自己承诺过给她正妃之位,庞落雨家里的那位生母是父皇宠妃的妹妹,若是闹起来怕是自己跟皇位无缘了吧,今日自己实在不应该太忘情了。他不是没怀疑过,难不成是庞落雨做了什么手脚?

“王爷?”庞落雨道

晋王眉头皱了皱,此时此刻还不能因为庞落雨而得罪国公府。

于是抬起笑脸道:“可是,累着你了”走过去搂着庞落雨一脸温柔道

庞落雨脸红的像是要滴出血了,抱着晋王的腰身道:“王爷何时去庞府提亲呢?”

晋王摸着庞落雨腰的手一震,抬起她的脸蜻蜓点水般的吻落在庞落雨的脸上。一脸委屈道:“雨儿,你知道我一直不愿意委屈你,只可惜你知道母妃的意思,你毕竟不是庞国公的嫡女……”

庞落雨听到此心里失落更加憎恨庞落雪,若不是她们母女自己母亲出身不低怎么可能甘心居于庶女之位。庞落雨也不傻,知道自己身子已经给了晋王,此时不逼他做出承诺,到时候怕是连个庶妃都没有了。

庞落雨紧紧攥着晋王的衣袖道:“雨儿不求名分只愿意在王爷身边有个位置伺候”

庞落雨也是担心的,紧张的等待晋王的回答。

晋王叹了口气道:“我何尝愿意委屈你,雨儿你是懂我的。我一定要给你最好的,才能对得起你对我的付出,雨儿,你愿意帮我的对吗,我保证,等我站上那个位置一定封你做我的皇后”说完话晋王深情款款的看向庞落雨。

都说恋爱中的女生智商为零,一点都不假。庞落雨听到晋王的承诺,顿时心中的那点担心都烟消云散了,用力回抱着晋王,汲取他身上的温暖道:“雨儿愿意等你,愿意为你做任何事”

晋王才如释重负道:“委屈你了,以后我会补偿你的,对了,今日叫你来是有东西给你”

晋王打开衣柜,亲自拿来一匹布料打开道:“听你身边的菊青说你很喜欢凤凰火,雨儿肤白胜雪,这火红的颜色正适合你,尤其这图案的凤凰,与你相称。”

庞落雨感念晋王的用心,凤凰火,庞落雪,你有的我也一定会有,你没有的,我还是会有。

“天色已晚,你在不回去,国公爷会担心。来为夫亲自伺候我的皇后穿衣。”晋王拿起庞落雨的衣衫伺候庞落雨穿起衣服。

庞落雨抬头看了下天色也知道再不回去会出事情,安心的接受晋王的服侍。晋王亲自派出暗卫送到国公府的路口才回去复命。

晋王看到回来复命的侍卫,点头让他回去,立刻叫来管家过来,敏锐的他觉得今天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于是叫管家仔细的检查了这里所有的物件,尤其是他进门闻到的一种花香味,虽然淡,但是逃不过他的鼻子。

当他回头看到床单上点点落红如同红梅殷红的花瓣,只可惜这些花瓣打乱了他的计划,让他烦躁不安。庞落雨,虽然他对她有过心动。但是更让他血液沸腾的是对皇位的渴望,是对高位者的掌控能力,那才是他的毕生所爱。让他不必掩藏自己对权利的渴望。

管家站在他的身边轻声道:“王爷,已经让人仔细查过了,所有的东西都一切正常”

“那香炉呢”赵晋问到

管家恭敬道:“已经命太医查过了,一切正常”

晋王陷入自己的思绪之中,不可能,到底是哪里出错了?

管家看着晋王的脸色道:“王爷,今日接到国公府的请帖,明日国公府的大公子将要回来,国公府派人送来了请帖,宜贵妃也派人过来传话,她相当满意国公府的二小姐,也就是现在的雪郡主”

赵晋点了点头命人烧了这床被褥,起身回府。

晋王的恼羞成怒,却半点没有影响到庞落雨的心情,一路上都在幻想自己穿上这匹凤凰火出嫁的情形。尤其是自己身边的新郎是自己最心爱的**,想到他对自己的承诺,他的皇后,庞落雨心里便如吃了一罐蜜糖那样甜蜜,连身边的菊青都能看到小姐身上的幸福之情都要溢了出来。

庞落雨摩挲着这匹锦缎,暂时还是不能将它让他人看到,否则就不好说了。左右看看对菊青道:等下将这匹锦缎裹起来,不要被人发现,放到我的房间,任何人都不能知晓,若是让别人听到只字片语,你晓得厉害。

菊青赶紧道:“奴婢明白,小姐放心。”

庞落雨满意的点了点头,道:“等下二夫人问起我去哪里了,可知道怎么回答么?”

菊青道“大小姐去上香祈福去了。”

庞落雨满意的点了点头,自己身体虽然还有些疼痛,但是也低挡不住庞落雨内心的欢愉。

听雨轩内

紫鹃焦急的等待着庞落雨的归来,听雨轩的下人说小姐出去上香,还未回来,自己又不能确定她何时回来,想这天色已晚,就在此等候大小姐回来,听雨轩的丫头知道紫鹃是夫人的丫头不敢怠慢,引着她到院中的亭子里坐着,那丫鬟上了杯茶,便告退去忙了。

紫鹃知道二小姐虽然信任自己,但是毕竟自己是夫人指给二小姐的,虽然夫人是二小姐的亲生母亲,但是二小姐有很多事并不想夫人知道,夫人偶尔找自己去问话,自己也只能按照小姐的吩咐来说,毕竟二小姐才是她的主子,最近二小姐好像有很多秘密似的,虽然对自己信任,但是有很多事都是吩咐莲叶莲藕去做,自己并没有嫁人的打算,看来还是要像二小姐说明才是,小姐最近越发觉得高深了呢。

也许是春困,紫鹃等了好一会,大小姐还是没来,听雨轩的丫头也不在,便自己走到靠近主屋的林子前的凳子上打盹,可巧了紫鹃今日穿了一身青碧色衣裙,天色一暗倒是跟这林子一个颜色了。

带着紫鹃的丫鬟见亭子里没人还以为紫鹃走了,也没在意,就去做自己的工作了。

庞落雨带着菊青回府,左右看着没人便匆忙往听雨轩走去。

菊青用庞落雨的纱巾裹了一下布匹,天色渐晚倒也差强人意。二人走到听雨轩如释重负,庞落雨吩咐丫鬟去准备热水,她要沐浴更衣。

菊青自己悄悄从林子里的小道绕开众人将布匹放回到大小姐的屋内。

紫鹃恰巧在此时醒了,依着树木的她看到大小姐身边的菊青抱着一匹白色布料,刚想打招呼,菊青却被树上的枝条挂住了白纱,殷红如血的凤凰火便露了出来。紫鹃一下子止住了话,看着菊青迅速将白纱取下匆匆裹下便回了主屋。紫鹃一下子惊呆了,难不成是大小姐偷了二小姐的锦缎,要不为何这般偷偷摸摸,不行这事要告诉二小姐。

于是紫鹃也不记得什么二小姐约大小姐一起看望三小姐的事情了,急忙赶回落雪阁......

...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