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三十八章 依兰香幽

且不说临江楼的旎旖风光,落雪阁内学习的气氛正是浓郁。庞落雪倒是有学医的天分,对穴位的认识倒是很敏感。楚沐阳自己不知道前世的庞落雪为了晋王曾经努力学习针灸为了缓解冬日来的腿疾之症。庞落雪虽然有过目不忘的本领,但是对穴位认知度当真是咋滴,曾经有一度自己也曾自暴自弃,不过看到晋王因为腿疾痛的死去活来,又是咬了咬牙,下了大心思学习。

想起前世自己努力学习医术为了救人,今世自己学医却为了要他的性命,不,不对,不仅仅是要他的性命,更要他生不如死。想到此,又拿起手上的银针,扎上人偶身上的天灵穴。

吓得楚沐阳一跳,这丫头也忒狠了,手不自觉摸上了自己的脑袋,好像是那根针插在自己的天灵穴上。

庞落雪像是感受到他的动作抬头,璀璨一笑。如花的容颜,笑容明媚,眉眼弯弯笑道:师傅莫怕,雪儿知道这个穴位的厉害,断不会用来对付师傅的。

楚沐阳听到此心中刚有点安慰,脸上漏出老怀安慰的表情让人看着不爽。

庞落雪话头一转,伸出一只手拖住下巴,皱眉头道:不过……

楚沐阳心中一跳,紧张起来看向这个小丫头。

庞落雪看他紧张的模样故意逗他道:不过也不好说啊,万一师傅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雪儿怕是也不得不欺师灭祖了。

楚沐阳看庞落雪一脸纠结的表情道:那师傅可要悠着点儿了,否则跟这聪明可爱的徒儿为敌,为师可吃不消。

两人相视一笑,两双狡黠的眼睛。

“好了,今日也不早了,今日就学到这里,戚瑶说你准头很好,师傅正好这里有一套发晶就送给雪儿当见面礼了”楚沐阳从怀里拿出一个梨花木盒子道

庞落雪伸手接到打开,果然是传说中的发晶,摄入人身体里就会团成一团,除非让人将肉挖掉,否则会取不出来。若是在这上面加点料,想必武力值会更高吧。抬起头道“多谢师傅,既然师傅连这宝贝都舍得给雪儿,雪儿一定会好好孝敬师傅,师傅若是还有什么宝贝不妨拿出来让雪儿一观,让雪儿也开开眼界”

楚沐阳被她迷۰魂汤惯的觉得自己眉毛胡子都是一大把了,最重要的是他觉得自己已经是半截身子已经入土的人了,交代后事似的。无奈从怀里掏出两个瓷瓶,放到庞落雪手上道:“这可是师傅的传家宝,你可要珍重使用啊”

庞落雪看着两个小瓷瓶问到:“师傅,这到底是什么”

楚沐阳诡秘一笑:“这是师傅家里的秘药,左边这瓶是蚀骨,右边的是销۰魂,这两种药都是从一棵草药身上提取的,这种花只有在南诏国皇宫有种,下次给雪儿颗种子,只是这花长成不易,南诏也不过只有寥寥几棵而已”

庞落雪宝贝的将他们收起来,果然这家伙身上是有宝贝的,南诏是毒术最强,以后可是有好东西入账了。于是狗腿的道:师傅可要记得,今日也晚了,不如师傅就不要飞来飞去的麻烦了,一会儿我让莲叶,莲藕将吃食送来给师傅。师傅也省了许多麻烦。这食费住宿费也都省了,就劳烦师傅没事摘点花花草草种在我这小院里就好了,也省的这个院子光秃秃的,失了师傅身份。

楚沐阳摇了摇头,这丫头片子太精明了。怕是以后要为了顿饭钱,奔波劳累了。

雪儿收了东西,回到自己的院子里,屋里戚瑶已经在自己喝茶了,一般戚瑶比较忙碌,没有什么大事不会往自己这里跑。

庞落雪道:“瑶姐姐,可有吃饭?”

戚瑶懒洋洋道:自然是没有的,就等着来你这吃顿好的。

庞落雪心道,现在京城最好的酒楼除了临江楼其他的都在你手里,什么好吃的没吃过。没好气道:“我这里的吃食都是你送来的,可是来炫耀来的”

戚瑶也不给她闹了:“好了,有什么好吃的不都给你送来了,我这看了好一会儿子的戏,为了赶快跟你分享,没来得及吃饭,不如我们边吃边说”

庞落雪点了点头,叫下人摆饭,又让莲叶,莲藕将院门关了,四个人慢慢坐在桌边吃了起来。

几个人吃了个八分饱,开始乘汤喝,戚瑶看大家吃的也差不多了,于是道:“今日我在望江楼看到你家那位大小姐到临江楼与晋王相会,不知雪儿可知道”

庞落雪摇了摇头道:我自然听说过二人私下有联系,并不知二人竟然公开相会,可是并没有一点风声传出来。今日下午不过是说大小姐出去上香祈福了,没想到是暗度陈仓。

戚瑶道:“那是自然没有风声的,只不过望江楼的我留的那间包间正好对着晋王爷的专属包房,真是不巧,若不是看到她身边的丫头,我也不会注意到,不过二人倒真是相配,要不是师兄来了,从他的行李之中鼓捣出来点迷情药倒也没有今日的好戏了,可见我是个善良的人”

庞落雪听到戚瑶这么说,汤里的丸子差点卡死自己,好不容易顺了下去道:“晋王是个自控力非常强的人,你是做了什么,才成全了这一对儿鸳鸯呢?”

戚瑶道:“就是看他们隐藏的辛苦,所以我就将依兰香放进他的香炉里,饶是他定力再强都没有用,我师兄调出来的药,我自然是知道厉害的”

庞落雪看她一脸兴奋道:“怕就怕晋王醒悟过来发现其中的蹊跷,他可不是什么好糊弄的人”

戚瑶满不在乎道:“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这个依兰香无色无味,而且只需要指甲盖那么三分之一就够她们受得了,更何况那个药烧完之后,香灰跟其他的香灰质地一样,他是怎么都查不出来的。”

庞落雪点了点头:“看你这么一闹,怕是庞落雨也会缠着晋王娶她,就看这晋王是否有这个心没有吧”

戚瑶不以为然的冷哼了一声:“我瞧着这两人偷偷摸摸,可见这晋王不愿意娶的,可怜了”

戚瑶嘴里说着可怜,脸上却没有任何可怜庞落雨的意思。

庞落雪擦擦嘴角,明日我大哥回来,家里会有宴会,我会让人下帖子给你,到时候可要赏个脸啊,瑶楼主。

戚瑶眨眨眼道:“这个自然,莲叶,莲藕已经让歌舞坊准备了”

庞落雪道:“有劳你了”

四人又亲亲热热说了会儿话才各自回去休息。

庞落雪在房间里想着下午戚瑶说的话,自己仔细想了想叫道:“紫娟,你过来下”

紫娟一直在门外等着今晚她也等着守夜。听到庞落雪叫她推门进来问道:“小姐可是有什么事情吩咐”

“你等会去听雨轩去叫大小姐,就说去母亲那里看三妹妹”

紫娟也没做多想,就去听雨轩了。

...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