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三十五章 收为己用

庞落雪抱着娃娃看向楚沐阳,她前世的记忆里,楚沐阳是南诏国的太子,但是他一母同胞的弟弟楚沐月却最终坐上了皇位,而这个楚沐月可是晋王的盟友。楚沐阳可是下场是因为重病而死。南诏国毒术和巫蛊之术在四国有名,想必这病也是别有原因了。想不到戚瑶跟楚沐阳有这等师兄妹关系,看样子两人关系挺好。

庞落雪梨涡浅笑道:瑶姐姐,这位便是你的师兄?

戚瑶道:自然,师兄是南诏国太子,名唤楚沐阳,南诏毒术医术都很厉害,师兄闲散惯了,半点皇家气息都没了,雪儿不用跟他客气。

楚沐阳像是知道戚瑶会如此说他,只是故作无奈的摇了摇头。

庞落雪转头看向楚沐阳:雪儿见过楚公子。

楚沐阳点了点头道:庞小姐有礼,瑶儿已经将事情跟我说了,现在不知道,庞小姐是直接想要**的配方还是?

楚公子客气,我与瑶姐姐情同姐妹,若是楚公子不嫌弃雪儿高攀,就跟瑶姐姐一样唤小女雪儿就行。雪儿想拜楚公子为师学习医术,不知楚公子可否方便?

楚沐阳还未开口,戚瑶就插嘴道:方便的,方便的,师兄你说是吧,师妹多为你着想,雪儿那么聪颖美貌,你是应该如何感谢我呢?

庞落雪也惊讶的看着戚瑶,戚瑶因为家庭变故,一向沉着,难得有这俏皮的时候,想来戚瑶也左不过十五岁的年纪,仇恨却摧毁了她的天真浪漫。

楚沐阳看向庞落雪正色道:学医是一向非常苦闷的事情,你一个大家闺秀怎受得了。你若是跟了我学习医术,我可是会很严厉的,不会顾及戚瑶的面子。

庞落雪看向楚沐阳,阳光洒在他麦色的肌肤上,像是镀上了一层光,到底他是个怎样的存在,一国太子却甘心寄情于山水之间。:这个雪儿自然知道,楚公子放心。

楚沐阳满意的点了点头:既然我已将叫你雪儿了,你也就不要楚公子,楚公子的唤我了,叫我沐阳就好了。

楚.....沐阳,我有个不情之请,还望你能答应。

雪儿但说无妨

我学医这件事,我并不想别人知道,所以,你能不能。。。。庞落雪略带尴尬道,自己拜师学医还诸多要求,恐怕这样的徒弟也只有自己了。

楚沐阳看着庞落雪纠结的脸蛋一下子看痴了。

庞落雪以为他不答应,顿时着急了。

戚瑶拉了拉他,楚沐阳回过神来道,这个自然,南诏毒术厉害,我每日晚上去教你两个时辰,能学成什么样子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说罢又恢复吊儿郎当的模样加句道:我看雪儿冰雪聪明怎么学都比戚瑶这个笨蛋强上百倍。

戚瑶一下子火了:师兄,你怎么可以揭我的短。

庞落雪见师父的事情成了,这下也不怕他跑了,赶紧道:我今日带回来的那个少年,还望沐阳师父能够帮忙救治。

楚沐阳也不跟戚瑶说笑了,已经吩咐大夫诊治了,等下我亲自去看下他。

庞落雪道:我跟你一起去。

戚瑶也跟着二人来到客房,庞落雪毕竟是个十三岁的丫头抱着个五岁胖娃娃多少有些吃力,可这小子紧紧抱着庞落雪不松手也是没办法。

小孩子的世界很简单,他相信你就会全心全意的依赖你。别看他年纪小,越是单纯的世界,感情越没有杂质,看的也就越清晰,他们不是用心而是用心。

庞落雪抱着他走进客房,浓重的血腥味传来,让人觉得作呕,庞落雪轻轻拍着怀里的娃娃,又怕吓到他,轻声说道:哥哥受伤很严重,你乖乖去休息,等你睡醒了,哥哥也就好了。

怀里的娃娃动了动,抬起圆圆的脑袋,大眼睛里泪花闪闪,用力点了点头,戚瑶感念他小小年纪遭此变故,所以上前亲自抱起他,回到自己屋里。

客房里只剩下大夫,庞落雪,楚沐阳还有那个昏迷的少年,大夫检查过少年的身体道;老朽无能为力了,小姐还是另请高明吧。说罢退了出去。

庞落雪想起戚瑶抱走的娃娃,如果他死了,那么那个小家伙也会难过的要死吧。想罢眼睛里续起泪水,她以为今世为了报仇,自己可以狠下心肠,没想到总有一些事情,自己也无法控制,比如说亲情,友情,信任。

楚沐阳掏出帕子递给庞落雪道:我还没开口,你就弄得这么伤心,他与你非亲非故,值得你为他掉眼泪么?说着伸手给床上的少年把脉。

庞落雪拿起帕子擦掉眼泪,虽然心口仍旧隐隐作痛,仍是故作冷静道:我难过并非是因为他。

哦?那你是因为什么,楚沐阳一脸好奇。

我难过是因为万一你没治好他,雪儿会觉得这个师傅真是认亏了。自己真是悔的难过要死。庞落雪嘴硬道

楚沐阳也不拆穿她:那我可要努力了,要不然我如花似玉的徒弟就要嫌弃我这个糟老头师傅了。

庞落雪看着楚沐阳一脸夸张的痛心疾首,嘴角只抽,心里的难过也降下去三分。

那师傅你觉得还有救?庞落雪焦急道

楚沐阳也不插科打诨了,皱着眉头摸着少年微弱的脉息道:大夫说的不错,他的脉息已经很微弱了,加上身体失血过多,身上的伤口也很多,最重要的是他应该被武功高强之人打了一掌,所以受了内伤很严重,更重要的是,这种掌里是有毒的,所以现在的情况非常不妙,他现在跟个死人没什么区别。

庞落雪听到此心凉半截,问道:那还有救么?

楚沐阳抬头,邪魅的挑了下眉头:你这是在质疑师傅的能力,我妙手毒医的名称可不是白来的,这种毒只是小意思,等下我开过方子让人抓药,把他浸在药汤里,我用内力将药力灌进他的筋脉里,不出三日便会醒来。

庞落雪听到他的名声也是吓了一跳。前世她是听过妙手毒医的名号的,医死人,肉白骨。但是此人性格淡薄,轻易不出手,每次出诊也是带着面纱,所以没有人知道毒医的真正身份。竟然是一国太子,自己真实拣着了个大便宜了。

庞落雪在一旁暗暗高兴,楚沐阳也挑起嘴角:这小子要两三天才能醒,我这里有本医书是我师傅毕生心血,这几日你若是无事便开始背吧,三日后我会让你把整本书背下来,若是你背不下来,那就不要怪师傅惩罚你了。每日夜里我都会去你那里教你医术。

庞落雪看他有条不紊的开着方子,一边教育她,心里不忿道;你放心,我肯定会背下来。

...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