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三十章 风雨欲来

听雨轩内

庞落雨身子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自从被皇后所责罚以后,自己一直都在养病,再也没有见到过晋王,虽然他对自己仍然是无微不至的写信安慰,但是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颂芝自从被打发出去以后,自己就身边的心腹就少了,送信的事情暂时落在菊青身上。好在自己身子终于是好了。哼,此次受伤虽然是意外但是毕竟庞落雪因此受到如此大的殊荣,想想都生气。不过她相信不久的将来,等自己坐上晋王妃的位置,庞落雪就成了自己手中的一个面团,任凭自己揉捏。

落雪阁。

庞落雪在灯下仔细看着戚瑶送来的账目。翠微楼果然是日进斗金。戚瑶的管理非同一般,连其他**的挑衅现在都应对自如,还顺便吞并了其他的三家,等于现在整个**都掌握在自己手里。翠微楼虽然是老大,但是对其他的三家都投入了较大的力度整改。戚瑶坐镇翠微楼,如今这里可是京城最大的销金窟。

庞落雪又示意戚瑶用自己的名义把京城所有的绣娘和首饰师傅集中起来开了一家新的集服饰首饰一体的店铺名叫琳琅阁,琳琅阁自然是京城贵女最爱的地方,这里的东西只有一件,有最好的师傅设计制造。哪怕一方手帕,琳琅阁都能做到精致到宫中都无法相提并论。所以宫中的娘娘经常差遣婢女出宫来买。胭脂水粉因为牡丹园的存在,莲叶高薪聘请了全京城最好的师傅亲自调色,自己又亲自上去学习调香,如今也是忙得不可开交。莲藕被自己派出去蚕食京中的酒楼业,而这所有的费用皆来自翠微楼的支持。

“阿嚏”庞落雪拿起帕子擦了擦嘴,四月天气为什么寒意这么浓。想必是有人想她想的紧了。

抬头看看天色,已经月上中天了,这么好的日子,怕是有人又要耐不住寂寞了。

第二日

窗外的天有些灰蒙蒙的,在紫娟的伺候下穿上衣服,洗漱完毕,披上一件斗篷,往锦绣阁走去。

大夫人刚醒,想必昨日睡得不好,神情有些恹恹的。庞落雪亲自端了参茶,捧过去伺候杨氏喝下。

杨氏温柔的捧茶喝过,道:今日来的这样早,你父亲已经让人过来说今日去主院吃饭,老太太说吃过饭去荷香院,我估摸着是有事要说,对了,你哥哥送来了一批布料,我已经让人都送到荷香院了,等下你也挑一下。

这般刚说完便听到庞落冰过来请安。

杨氏点了点头。紫雀亲自带人进来。

庞落冰一身淡紫色裙衫,外面罩着一件半旧的深色坎肩。小玉跟在她的身后。

进来恭谨的行个礼:冰儿给母亲请安。

杨氏点了点头:等下过去,去你父亲院子里吃饭。策哥送来一批料子一会你也去挑几匹,裁几身衣裳。你刚过来怕是衣服不够,等下让雪儿的衣服拿来几身你先穿着。

庞落冰心想这衣服是小玉选的,想必有她的理由。抬头看了看杨氏道:多谢母亲。

杨氏点了点头,等一切收拾好之后。披上披风,对着她们道:好了,走吧。

说完扭头走在最前面,庞落雪跟庞落冰跟在后面。

……

到了主院,庞国公已经坐在塌上了,二夫人一脸娇羞的站在庞国公身边,两个人亲昵的说着话。

大夫人一进去就看到二人说说笑笑好不热闹,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失落,很快笑道:妹妹今日气色很好。又转过头道:见过老爷。

庞国公点点头

庞落雪和庞落冰也赶紧道:见过爹爹。

二夫人一脸得意:见过夫人,夫人哪里话,我瞧着夫人最近气色不是很好,前些日**中贵妃送了许多东阿阿胶,美容养颜是最好不过的了,等下妹妹便送去锦绣阁一些。

庞国公拉着夫人的手:手这样的凉,虽说到了四月份,可是你一向身子弱,正好若笙是个谨慎懂事的人,虽然你有雪儿帮衬着,可我还是不放心,以后就让若笙帮你管家,你也可以好好休息。看你憔悴了许多。

杨氏心头一跳道:如此当然是好的,只是家中琐事繁多,妹妹也要养好身子,毕竟雨儿身体不好,劳烦你照顾,更重要的是妹妹能多给老爷添个儿子才是。

此话说到了王姨娘的痛脚,可是在大家族浸淫过的人,怎么是善茬:多谢夫人关怀,雨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妹妹也会多多像夫人学习,协助夫人管理家中的大小事宜,让您也能多些时间休息。

二人相视一笑,各种滋味也只有本人知道。

庞国公满意的点点头,于是让人摆饭,二夫人在一旁伺候。几人各怀心事。

刚吃过饭,管家忙送来清茶给庞国公漱口。

庞落雨此时进来,一身素纱清衫,松松的绾了个堕马髻,病中刚好,脸色还有些苍白,恭敬的捧着茶侍奉在一边。

二姨娘见庞国公没有反应心中也是一急。冲庞落雨猛使眼色。

庞落雨跪下道:雨儿给父亲请安,给母亲请安。

庞国公看到庞落雨的手上还残留着伤痕,端着杯子的手微微颤抖。

心中也有些不忍,毕竟是自己的亲身女儿,在没有雪儿冰儿前,最疼的就是她了。抬头看见二姨娘恳求的眼神,心里一软。抬手接下了茶杯:起来吧,地上寒气重,你大病初愈,别再落下什么病根。以后好好学习规矩,段不可在做什么有**份的事情。

二夫人也是拿着帕子紧张的站在一旁,杨氏亲自上前扶起庞落雨道:你已经及笄,以后做任何事都要时刻注意自己的身份,莫不要在让老爷担心。

庞落雨赶紧道:多谢母亲告诫,以后雨儿定当谨记。

庞落雪在旁边看着庞落雨一脸柔弱的表情只想作呕,要是就这样要了她的命岂不是太便宜他了。

等下一起去老夫人那里请安,你哥哥让人送来许多稀罕布匹,等下你也挑挑,过些日子,你哥哥就该回来了。

庞落雨一脸欣喜,但是想想那个老太太如此脾气古怪,顿时心里也没底了。

庞国公没注意到庞落雨的表情变化,左右各牵起夫人与二姨娘的手,准备赶往荷香院。

此时,管家满脸着急的跑进来道:老爷,不好了……

庞国公压制住心里的不悦向外看去……

...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