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二十章 棋子

吃过晌午饭,庞落雪带上面纱与戚瑶一起从后门乘着马车赶往翠微楼。正直正午阳光正是温暖,照的人浑身犯懒。约摸一柱香的时候车夫将马车停到翠微楼的后面,戚瑶扶着我下了马车,一进门便听到里面隐隐约约传来的丝竹之声

这群丫头但是个个勤勉的,都这会子时辰了还不午睡小憩。我感慨道

妈妈也说是呢,自从你买了,这楼,她们也变得有盼头了。戚瑶回答我道。

我摇摇头笑,到底是姐姐会管理呢

戚瑶也不否认,直扶着我进去。

戚瑶虽是大家小姐出身,却实在是个性情中人,半点虚伪做作没有。让人忍不住亲近。

进去便见到热闹非凡,众人学唱,弹琴好不热闹,见我与戚瑶进来起身行礼道:见过楼主,见过小姐。

我对戚瑶挤眉弄眼道:哎呀,刚交给你两天,这些姐妹们便把你放在心尖尖上了,现在我都排在你之后了。说罢唉声叹气一脸心酸的样子。

戚瑶显得颇为无奈,只好拉着我走了进去。让我看大厅的装修可还满意。我抬头瞧了一眼,见所有的家具都已经从新换过,戚瑶的眼光独到,装修的简单大方,墙上挂着几幅名人字画,墙壁上细细描绘了妖娆妩媚的美女图,在翩翩起舞。舞台周围围了素色纱帐,却用绣线绣出诗词歌赋,显得别具一格,我满意的点点头,又让人拿来许多开业要用的红绸装点。放了紫檀高脚桌在四周,抬了几十盆的名贵花卉放在上面。戚瑶看着打趣我:可是下了血本啊,这你的小花园快被挖空了。

我看她还有心情打趣我,就道姑娘们楼主亲自给你们将绣帕拿了回来还不快去找她要去。

姑娘们一听便开心的围着戚瑶,我在一旁落得清闲,捂着嘴偷笑。

我坐在贵妃榻上看着我戚瑶分礼物顿时觉得这种相依相伴的感觉真的很温暖,眼睛里的湿意在我一次又一次的忍耐中才勉强忍过去,我知道,这辈子我就是要复仇,我知道这条路的艰难,所以我必须硬下心肠,否则这群姑娘包括戚瑶都会成为牺牲品。我不能因为报复他们而害了这些无辜的姑娘。

戚瑶默默地看着我,给我无声的力量。带着我去参观新的布置。同样这里给我留下了一个房间,在最深处的绣屏后面修建的密室而外面竟然一点都看不出来。里面一张舒适的床,贵妃榻,还有一方书桌,书架,应有尽有,可见戚瑶的细心。暗室有以免墙做了特殊的处理,从里面可以看到外面的情况甚是听得到外面的声音,而外面的人却不能发现里面的一举一动。工匠在外围做了隔音设置,又在外墙细细描绘一幅飞天侍女图,让她成为一面和四周交相辉映的墙,而不会被外人发现有任何不妥之处。

可还满意,我觉得这里视角最好,可以看到整个大厅的一举一动,你放心,这里只有我跟莲叶莲藕知道,旁边的那个门直通我的房间,当然下次你来就直接来我房间里,那个蓝底荷花纹的花瓶就是开启密室的机关,你可要记仔细了。戚瑶慢慢跟我道。

我随着她来到那面墙前,拉下卷轴便可以一清二楚的看到大厅里的人在做什么,隐隐约约有谈话的声音传进来,虽听得有些不是很清晰,但是到底是能听歌大概。我冲戚瑶赞许的点点头:楼主姐姐真是细心,这东西当真是精巧,怎么想到的?

戚瑶点了点我的脑袋道:这种机关是我师傅发明的,正好用在这里让你指点江山。你让人请的乐师是已经在教了,只是琴技没有立竿见影的法子,虽然已经进步很多,但离惊艳还是差点火候。舞蹈虽是跳的惊鸿舞,你编的舞步倒是不错,只是琵琶弹唱的词还未填好。戚瑶一脸愁容,这马上就要开业了,零零散散的事情确是不少。

这个你放心,那把焦尾是我多年的爱物,到时候将四周的帷幔放下来,我亲自谈,我自信这琴声我还是能掌握七七八八,到时候你这个楼主只需放出话去,我一个月便只弹一次。词我已经在填了,包君满意。庞落雪自信满满的回答道。

既然雪儿亲自出山,这听一次可不能便宜别人去,暂时先订成千金好了。戚瑶拿着一把扇子,新裂齐纨素,鲜洁如霜雪,裁为**扇,团团似明月。却用了一种看着摇钱树的眼光看着庞落雪。

庞落雪觉得头皮发麻,赶紧推着她走了出去道:快些去看看还缺什么,还有空在这里打趣我。如果这次能一炮而红,那我们才能有更多的资本跟皇权斗。否则也只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戚瑶听我如是说,便也严肃起来:你前些日子吩咐的事情已经有些眉目了,只是晋王府不是那么好监视的,听你的话我有去查验,晋王府的管家的确很喜欢咱们楼里的一个姑娘,名字唤月如,长得很是清秀,也是这次四大花魁之一,相比较月和如月,如雪,虽是姿容清秀但是心思更为细腻,但是晋王管家夫人是出了名的厉害,更主要的是晋王亲自赐给他的,他如何敢替月如赎身,所以只好每次偷偷摸摸的来。倒是对月如不错,现在还不能让她们插手这些事情,不过过些日子,好好**一番,才能成为我们的助力。

那姐姐等那管家在开业之后来找月如,跟月如好好交代一番,定要好好伺候,然后让人想法子告诉那个管家夫人。

雪儿,这是为何?那她可不把这里闹翻了天。戚瑶担心道

呵呵,姐姐不怕,就怕她不闹,否则这事确是要越闹越好,这样才能逼得那个管家透风给我们了。想必管家这么怕夫人多半是因为夫人是有晋王撑腰,这夫人可是晋王的贴身侍婢,对晋王可是言听计从。想必晋王为了掌控住管家,这夫人功不可没。我们只要稍加引导,不怕他不乖乖听话。

戚瑶听后,恍然大悟。二人相视一脸坏笑,这管家夫人这颗棋子不能浪费了。

...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