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巨大
背景    
加入收藏

第十二章 牡丹宴(下)

此刻虽然玉佩已经找到,但是此时此刻皇后觉得自己的怒气已经快压制不住了立刻问道“是从谁的身上搜到的“

“回娘娘是从一个叫颂芝的姑娘身上搜到的’宫女恭敬的答道

“说,为何偷盗,你是谁的丫鬟。”皇后怒气冲天

二地上跪着的颂芝更是吓得发抖,庞落雨也是一脸惊讶,怎么会在颂芝身上,明明在雪儿身上才是,此时庞落雨心中祈求希望颂芝说是雪儿的丫鬟。

颂芝更是惊讶,这东西明明在二小姐身上,大小姐是王贵妃的亲身姨母必定会帮她,于是道,“奴婢是庞公国大小姐的婢女”说罢趴在地上不敢说话。

“好,很好,”皇后道

“姐姐,许是丫鬟的主意,我看与大小姐没什么关系。姐姐……”王贵妃还未说完,便听到皇后啪的一声将绣品扔到庞落雨身边大吼道“住嘴”

王贵妃吓了一跳,也不敢说话了,这**还是皇后当家,此刻她还不能与之为敌。

“果真是好主仆,庞落雨亏你还是出身庞国公之家,虽是庶女,却也无知到此种境地么,牡丹与芍药都分不清么。”皇后怒道,牡丹是花中之王,芍药是花中之相,她是在暗指本宫是相不是王,她若不是,那么。。。哼,果真是侄女当真阴毒。

庞落雨下了一跳,昨日回去太晚并未细看,加之夫人院中牡丹芍药都有,那是也说画的牡丹图,怎么会是芍药?难道是庞落雪害我?她还未来的及大呼冤枉。庞落雪从中出来道“皇后娘娘请不要怪罪姐姐,此图….”

看到庞落雪出来求情,庞落雨便知大事不好,如果皇后知道此图不是她绣的必定是欺君之罪于是道“都是臣女的错,还望娘娘息怒,”狠狠的蹬了庞落雪一眼。赶紧承担了罪名。

庞落雪委委屈屈的看着庞落雨,不敢说一句话。哼,我不推你一把,你怎么好好承认呢。

皇后愤怒到了极点“好,既然你承认了,本宫也就安心了,没有冤枉你们主仆。”

庞落雨心惊肉跳的看向王贵妃,见她扭过头去心顿时坠入谷底。

“那就赏你们主仆二人拶邢”皇后勾起一抹微笑,当真以为我好欺负么,杀鸡儆猴,皇帝自然懂皇后意思,一个庶女虽是贵妃的侄女,涉及皇后尊严,皇帝也不好说什么。

不一会便有人拿着刑具过来,庞落雨吓得脸色苍白,颂芝也好不到哪里去,宫人们给她们二人带上刑具,用力一拉,手指上钻心的疼痛便钻入她们四肢百骸。“啊。。。啊。。。皇后娘娘饶命”二人痛喊出声,只可惜皇后下了心要立威。宫人们连续几次二人都晕了过去,见皇后并未叫停,于是泼了凉水,再度开始,二人手指都已经严重变形。皇后才叫人停止,拖了出去。

皇后看了一下我,微笑道:可是吓到了,不是本宫心狠,是你姐姐犯下的错,本宫必定不会牵连到你。看你小脸都是苍白的。快些到本宫这里来。

我低头走了过去,深知皇后是看在父亲的面子上,毕竟是国家肱骨之臣,父亲又重权在握,伤了他一个女儿,必定要给另一个女儿好脸色,以免伤了老臣之心。皇后不愧是皇后,权术之道玩的倒是精深。

我走到皇后身前恭敬的行礼道:臣女谢过皇后娘娘,望娘娘莫要再生姐姐的气了。娘娘保重凤体要紧。

皇后见我姐妹情深感叹道:你姐姐未必有你这般姐妹情深,方才见你求情,本宫真是觉得雪儿是个重情重义的姑娘,本宫膝下只有一子,今日本宫就收你为义女,这样本宫也有人作伴了。你看可好,陛下?

皇帝如何不知皇后是给了一巴掌再给一个枣,于是笑道:朕也觉得此事甚好,那便封为雪郡主吧。

雪儿谢过皇上皇后

皇后满意的笑着,拉着我的手说道,以后可要经常来看母后啊,如今母后也是有个知心小棉袄了。

皇后膝下只有豫王爷一个儿子,最终也死在晋王手中。皇后娘娘没有女儿,豫王虽然孝顺,必定没有女儿贴心,我看皇后眼中流露出几分真情,顿时便动情的说道:母后放心,雪儿必定常来看您。陪您说说话。皇后这才满意放我回去。

来时庞落雨心心念念害我,此刻却只只能自食恶果。有苦说不出。牡丹宴后。我扶着莲叶与莲藕的手上车,吩咐人将庞落雨抬到我的马车上。此时的庞落雨还在昏迷当中,双眼紧闭,双手更是血迹淋淋甚是可怕,看样子这手真怕是废了,前世虽然我被废了手,但是庞落雨也没有被皇后收为义女,今世我既然与皇后有缘,希望皇后能得到善终,我也多重倚仗。

庞落雨我前世的锥心之痛,你今生也尝到了,别急,这只是开始,我们还有很多账要算。于是对莲叶到:回去吧,姐姐这样需要尽快医治,不然怕是手会废掉,可惜姐姐一双巧手,要是醒来发现,可怎么好。快些回去。

莲叶点点头,于是浩浩荡荡的一群人又各自回去。

我也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庞落雨你自作聪明的结果等你醒来会是怎样一番田地,还有你那心狠的生母,虽然阴毒狠辣,却对庞落雨极其宠爱。母女两个当真是蛇鼠一窝,我真是等不及看你娘亲会有什么表情,前世杨氏可是心痛的要死,至今记得母亲哭的红肿的眼睛,纵然知道我是被冤枉的也无可奈何,父亲奈何皇后下旨无法反驳,加之王姨娘的枕头风和庞落雨的惺惺作态,导致我与父亲隔阂越来越大。庞落雨,今生我都会还给你。

马车一路颠簸,快到府中,我掀开帘子看到母亲与姨娘们已经等在窗外,看到母亲的一脸着急,而王姨娘却一脸笑容,心中便有了计较。于是让马车走慢点,让莲叶附耳过来。莲叶点点头下车骑马快速回府禀报。王姨娘你的笑容太过刺眼,不要怪雪儿了。

...  </P>